第432章 忙事

第432章 忙事

安芷在看到林書瑤下馬車的時候,就知道林書瑤要挑刺,她淡定道,「不管是不聞不問,還是日日哭喪,這種無憑無據的話,郡王妃還是少說為好。我聽聞郡王是明著放了話,說最討厭你的這張嘴,嘰嘰喳喳,一句好話都說不出口。」

按身份,安芷見到郡王妃要行禮。

可世人拜高踩低,林書瑤一個沒落混日子的郡王妃,又怎麼能和安芷這種權臣之妻比呢。

從最開始,裴闕就告訴安芷可以嬌縱任性,不管什麼事,都有裴闕在撐著。大多時候,安芷都還是按著情禮來。

而現在,安芷本就心情不好,林書瑤還要撞上來說些陰陽怪氣的話,就直接懟了回去。

林書瑤在王府的日子如何,不用她說,京都的人都知道她過得不好。不得夫君寵愛,又沒了娘家撐腰,從這會穿的舊衣裳便能看出來了。

「你!」林書瑤瞪著安芷,「你怎麼可以對我說這種話?」

「我說什麼了呢?」安芷淺笑道,「我只不過說了一些事實,並沒有添油加醋毀謗你。死人為大,郡王妃還是收斂下你的嘴吧,不然你叨嘮的,可就不是咱們這些活著的人了。」

說完,安芷便轉身進了府內。

今兒和前兩日都沒差,等安芷到靈堂的時候,李氏已經帶著女兒在了,對方的心思大家都知道,這會人不多,也沒必要在這裡裝模作樣。

所以安芷給大哥上完香之後,就去了後院,幫忙分配茶水。

過了辦個時辰左右,二房和三房的人也到了。

許氏看到安芷,比以前客氣多了。

孟氏則是和安芷站到了一起,「方才我進來的時候,看到林書瑤也來了,還有雲夫人,都來了。」

「今兒不過是第三日,大嫂要等裴鈺回來才肯讓大哥下葬,還有好些天呢,這些人那麼早過來,不過是東拉西扯,各自打聽罷了。」安芷不想出去應酬不喜歡的人,只想躲在這後面。

孟氏知道安芷的心思,「那些人是討厭,但不管怎麼說,咱們還是要露露面。這以後少來往都可以,但畢竟是親兄弟呢。」

「我明白的。」安芷放下手中的茶葉包,拉長視線,往遠處的假山望去,「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呢。」

就算有再大的仇恨,於面子上,大房和四房都要顧著。內里怎麼斗都可以,但不能讓外人看笑話去,這就是世家。

安芷和孟氏一起去了前院,裴錚死得突然,府里什麼都要重新置辦,那些夫人老爺來弔唁,大多待一會就走了,之後等出殯的時候再來。

若是親近的,就基本每日都來。

安芷到了前院的時候,林書瑤那些人已經走了,就算再厚臉皮,也不會在人家辦忙事的時候一直待。

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,結果遇到了前來弔唁的陶蔚然和裴鶴鳴。

這兩個人,也是安芷不願意看到的。

她掉頭就走,可陶蔚然喊了她一句四嫂。

安芷只好回頭,耐著性子問,「陶公子有事?」

陶蔚然經過上次的事之後,被他父親寫信罵了個劈頭蓋臉,這會雖然還是多看了安芷幾眼,但還是很快就移開目光,「沒什麼事,就是看到四嫂,想著咱們兩家的關係,特意問句好。」

這話放以前,那沒什麼事。可從陶蔚然寫了那艷詩還不解釋,那這他口中的「關係」兩個字,便有些含糊不清了。

「我們兩家祖輩交好,陶公子客氣了。」安芷看到大房的丫鬟正朝這邊走來,忙把人喊來帶走陶蔚然。

在大房這裡待到傍晚,安芷才腰酸背痛地回府。

拐個彎就能回到自個兒府上,所以安芷連馬車都沒坐。

可沒想到,她剛拐了一個彎,就遇到了陶蔚然。

「喲,好巧啊四嫂嫂。」陶蔚然笑著和安芷行禮。

雖然這會街道上人不多,但還是有稀疏行人,安芷不願和陶蔚然多糾纏,點頭說了句好,便要離開。

陶蔚然好不容易逮到機會,往後退了一步,繼續攔著安芷,「四嫂,你這麼回去不安全,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「不勞煩陶公子了。」安芷真想寫信問問定南王,怎麼會生出陶蔚然這種潑皮無賴,像她這樣身份的都要被糾纏,可想其他平民女子遇到陶蔚然是什麼光景。

陶蔚然見過的美人無數,可如安芷這般美艷又清冷的,他還是頭一回見。他們定南民風開放,女子和離再嫁比比皆是,所以最開始的時候,他並不覺得安芷有什麼。後來被父親責罵后,他確實老實了幾天。可他從小就沒什麼得不到的,頭一回有個那麼合心意的美人,他卻只能想一想,今兒好不容易見到安芷,又忍不住來說話。

「不麻煩的,就這麼點路,還是由我送四嫂回去比較好。」陶蔚然看安芷皺眉,反而覺得安芷有個性,越發心癢難耐,笑嘻嘻地想給安芷帶路。

「哎喲!誰丟老子?」陶蔚然的膝蓋突然被一塊石頭打中,疼得跪在了地上。

安芷聞聲回頭看到了下馬的李紀。

李紀一手拿著馬鞭,沖陶蔚然哼道,「我還以為是什麼地痞流氓,原來是定南王家的公子,敢問陶公子,你這麼糾纏世交家族的兒媳,你父親知道嗎?」

陶蔚然不認識李紀,捂著膝蓋沖李紀喊,「你他么是誰嗎?」

「我?」李紀指著自己,薄唇上揚,「既然你不都不知道我是誰,那我幹嘛和你說。」轉頭看安芷,「還不走?」

安芷看陶蔚然坐在地上表情痛苦,想來膝蓋很疼,怕李紀闖禍,偏頭去看福生,「福生,你帶世子去塗點膏藥,他的手破了。」

「我沒……」李紀剛張口,福生就過來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雖然知道安芷是好心,可覺得輕易放過陶蔚然不甘心,只能癟嘴和福生走了。

而陶蔚然疼得站不起來,只能由隨從扶著,「你們幾個都是廢物,那麼大一個人騎馬過來都沒發現!滾,都滾一邊去!哎喲喂,可疼死爺了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2章 忙事

50.0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