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章 世人

第433章 世人

安芷被李紀叫到了耳房,開口說了謝謝,「陶蔚然就是那麼個人,他是定南王小兒子,所以格外得寵。」

李紀比安芷小兩歲,但身量最近拔得快,比認識那會矮一些,現在反而比安芷還要高半個巴掌,黑溜溜的眼珠往下瞥了兩眼,語氣嫌棄,「平日里你懟別人倒是厲害,到了陶蔚然跟前,就跟閹雞一樣。就算你要顧忌著兩家人的情分,也不用這般忍著陶蔚然吧。還是說,你覺得陶蔚然一副小白臉模樣,心動了?」

「你說什麼呢?」安芷純粹就是不想在這幾天生事,等裴闕回來后,自有陶蔚然的苦頭吃,但如果她出手,那家裡老爺子豈能給她好臉色看,「你個小孩子家家,怎麼那麼會想?還有,你當我是什麼人?看到一個就愛一個嗎?」

李紀看安芷急眼了,知道自個兒說錯話,心裡嘀咕得厲害,卻不肯說抱歉的話,「那你自己注意點,別和陶蔚然見面,他就不是好東西。」

說完,李紀匆匆轉身走了。

冰露想去送李紀,結果她剛走到門口,就看不到李紀的背影,回頭道,「夫人,小世子走了。」

「走就走吧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走出耳房時,聽到冰露感嘆說李紀人不錯,「他心地是好的,但還是太年輕,少年意氣更多。」

「畢竟小世子年紀還小嘛。」冰露對李紀挺有好感,年紀雖小,卻很有義氣。

被安芷主僕說年紀小的李紀,這會已經找到了陶蔚然。

李紀看陶蔚然不順眼,陶蔚然也記恨著李紀,兩人約著到了莊子里,赤手空拳地打了起來。

誰也不服輸。

陶蔚然雖然被寵著長大,但讀書和功夫都沒落下,畢竟家裡有個兇巴巴的父親,學業是偷不了懶的。

而李紀作為獨子,他爺爺就怕李紀身體和他父親一樣不好,小小年紀就開始學武。

兩人差了個幾歲,切磋下來,卻是不見輸贏。

一個時辰后,陶蔚然沒力氣地靠在木樁上,在他對面的李紀也不見得有多輕鬆,他哂笑道,「小毛孩一個,倒是挺會看女人。」

李紀的胳膊已經使不上力了,不然這會一定要狠狠打陶蔚然一拳,「我是年紀小,但你比我大那麼多,還只是和我打個平手,你就是嘴巴說說,實際一點本事都沒有!」

「小王八蛋,你又找打!」陶蔚然扶著木樁想站起來,腿卻沒力氣地踉蹌摔倒,身後的隨從想過來攙扶,被他瞪住,「扶我做什麼,老子又不是廢物!」

李紀冷哼接話,「陶蔚然,你在定南作威作福,我都不管你,但你給我記住了,這裡是京都,不是你的定南,夾著尾巴做人吧,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一次!」

說完,李紀艱難地扶著木樁,拒絕了隨從的攙扶,儘管身上的每一寸骨頭都瀕臨散架,可他絕不能在陶蔚然面前倒下。

就是逞能,他也要做最酷的。

直到走出莊子,李紀才噗通坐在地上,身旁的隨從忙把他背上馬車。

「今兒的事,你們誰都不許說,小爺我要好好養幾日,陶蔚然那狗東西,看著細胳膊細腿,結果力氣賊大!」李紀靠在馬車的軟墊上,聲音越來越小,他實在是累了。

~

安芷又連著去了大房那五日,算著日子,再有個三五日,裴闕就該回來了。

可出了件讓安芷很意外的事,本來要比裴闕遲回來的裴鈺,先一步回到了京都。

安芷讓臨風算過時間,裴鈺得幾天幾夜不吃不睡,用最快的馬,才能在這會到京都。可如果一個人連續好多天不吃不睡,根本受不了這個折騰,早就死在了半路上。

所以只有一個結論,裴錚沒死之前,就給裴鈺寫了他要死的信,因為裴錚料定老爺子會同意。但是又怕裴鈺比裴闕遲回來,會被裴闕攔在外頭,便用了計謀,提前寫了假信去西北。

看著靈堂里,下巴長滿胡茬、膚色偏黑的裴鈺,安芷藏在袖中的手攥得緊緊的。

裴鈺跪在靈堂前,雖沒哭聲,眼淚卻一顆一顆地往下滾落,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。

「哥,你可算是回來了!」裴雪朝裴鈺沖了過去,抱住裴鈺嚎啕大哭。

裴鈺這才有了哭聲,鬆開妹妹后,用力磕了三個頭,伏地大哭不起。

安芷看大房一家哭得傷心,愣愣地往靈堂上的牌位看去,說沒有觸動,那是假的。

但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呢?

一些虛名功利,就那麼重要?

安芷懂裴錚的不甘心,卻不能認同他的做法。

看著長跪不起的裴鈺,安芷默默退到人群后,假裝沒發現那些審視的目光,面無表情地去後院讓人準備茶點。

「夫人,要不咱們先回去吧?」冰露猶豫道。

「這會回去,別人只會更加肆無忌憚地看我的笑話。」安芷淡淡地笑了笑,「只有我還在這裡,他們才會覺得我不在意,一旦離開,就是落荒而逃。」

安芷確實不在意過去和裴鈺的事了,但她還是不想看到裴鈺。

有些人就是戳在心底的痛,看不開,也不用看開。

她又不是菩薩,世人有的怨惡,她都有。

「行了,你不用愁著臉,就算裴鈺在,那和咱們也沒關係,他現在看到我,是要稱呼我為四嬸,該行禮的。」安芷笑道,「再說了,我手中還有他賣身為奴的契書,若是大房惹我不高興,那咱們拿著契書出去宣傳一下,裴鈺這輩子都別想有出息。」

冰露點頭嗯了一聲,「對,我們有裴鈺的把柄在。」

安芷這邊說話的功夫,裴鈺已經把額頭磕破了,這會正被小廝帶去洗漱。

在西北待了好些日子,裴鈺的身體強壯不少,傷痕也增添許多。

不過裴家人底子都好,一番洗漱過後,等裴鈺再換上白衣孝服,即使膚色偏黑,卻更顯他俊朗的五官。

換了孝服后,作為兒子,裴鈺應該去前院支應著。

但他剛出了屋子沒多久,就看到走在前面的安芷。

許久未見,安芷的背影,還是記憶中的那樣,曼妙婀娜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3章 世人

50.6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