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章 借口

第437章 借口

「你慢點。」安芷吃力地攙扶著裴闕,夫婦倆艱難地往前走。

靈堂里的人,都看呆了。沒有一個人知道裴闕回來了,更沒有人清楚裴闕眼下一身的傷是怎麼回事。

特別是裴鈺,他愣愣地盯著裴闕看了好一會兒,等裴闕走到石階前摔了一下,聽到他身後的堂叔問了句怎麼了,才回神過來,踉蹌地朝裴闕走下去。

裴闕顫巍巍地抬起一條腿,看到迎面跑來的裴鈺,眼淚說掉就掉,「鈺兒啊,你可算是回來了,你是不知道,你父親等你等得好苦啊。」

裴鈺:這話不是他要說的嗎?

在裴鈺再次呆住的時候,靈堂里之前義憤填膺的叔伯走下來問裴闕怎麼回事,一個個雖然面色還是不太好看,但表情還算自然,沒有最開始的氣憤。

裴闕一隻手搭在裴鈺的肩膀上,語氣無奈,「我本來是要回京都的,可半路上遇到匪盜,原以為只是一些普通的匪盜,但沒想到那些匪盜背後有人。但我聽說大哥去世,就連夜趕來了,結果不小心中了埋伏......嘶。」

說到最後,裴闕皺眉收回搭在裴鈺肩上的手。

安芷聽到裴闕的低吟,小聲關切道,「我都說了讓你在家中躺著,叔伯都是通情達理的人,他們又不是那種在背後猜忌和罵人的人。」說著安芷也哭了,「都是傷筋動骨一百天,你這手也不知道......哎。」

在安芷說話的時候,裴闕像是無意得撩起袖口,他之前受過一次傷,有部分傷疤露了出來,看得那些叔伯心肝直顫。

裴闕鬢角有些濕了,看著特別疼的樣子,「你快別說了,無論如何,我都要親自來送大哥出門。」再抬頭看裴鈺,「鈺兒啊,你怎麼就一直不回來呢?你父親一早就寫信給你,還有你母親,也讓你快點回來。若是你能早點回來,說不定大哥......嗚嗚,說不定大哥就......就不會想不開了啊!」

從裴鈺去西北后,裴錚夫婦就一直有和裴鈺互通信件,後來裴錚被罷官,也確實寫過信讓裴鈺回來,但那會裴錚是在氣頭上,裴鈺自個兒也覺得不妥,就沒有回來。而李氏一直思念兒子,好幾次都表明不要那些虛頭八腦的東西,想讓裴鈺回來過安穩日子。

可裴鈺一直沒回來。

而裴鈺與大房之間的每一封信,裴闕都知道寫了什麼,因為幫忙送信的就是裴闕的人。

所以裴闕眼下看著是倒打一耙,但說的也沒錯。

裴鈺張了張嘴,半天沒反應過來怎麼把話給推回去。本來是他要質問裴闕怎麼遲回來,可裴闕先發制人,把責任全推到他身上。

裴鈺劍眉不動聲色地蹙了點,「四叔,我也想回來,可是祖父和......」

「裴鈺,你不要怪四嫂說話難聽,你最初就不該去西北,大哥大嫂一心期望你能出人頭地,若是你不去西北,肯定前途無量。」安芷聽裴鈺又想把話拋回來,先打斷了裴鈺的話頭。

而安芷這話,成功勾起那些族老們遺忘了的事,若不是裴鈺最開始的任性私奔,又豈會有後邊那些事。如果裴鈺年少有成,那裴錚也不會鬱鬱寡歡到服毒。

這一切的源頭,都回到了裴鈺的身上。

那些族老們都經歷過裴鈺私奔那事,雖說快過去兩年,但世家公子和外室女私奔,就是這會再拿出來說,也是值得人說道的事。

有人跟著發出疑問,「對啊裴鈺,你為什麼不早點回來呢?」

「就是啊,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?」同樣是世家的人,不可能不懂世家的內里,稍微清醒一點的人發問道。

裴鈺為什麼不在那會回來呢?

全京都的人都知道裴鈺私奔后,又狼狽回到京都,之後又去投靠前未婚妻的舅舅。這一條條都丟人得很。

裴鈺最開始在西北那會,就沒想過要白身離開西北。

他吃了數不清的苦,見識了各種人情人暖,之所以還要堅持,那是他明白了以前私奔時的幼稚。

所以他要有功名地回來,可還不等他混出功名,他父親就先等不及了。

說實話,父親的服毒自殺,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,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。

可回來奔喪,再藉此留在京都,但凡有個人看到他,都會想到他之前的荒唐事。

裴鈺後來想過無數次,如果能重來,他還會私奔嗎?

答案是不會的。

那會他太傻。

為了安蓉拋下一切,現在想來,太不值得。

可當時他被所謂的甜言蜜語蒙蔽了雙眼,所以才做了後悔莫及的選擇。

聽到族老們問自個怎麼不早點回來,裴鈺知道他的先機沒了。

「噗!」

裴鈺跪下了。

膝蓋垂直著地,一聽響聲,就很疼。

「四叔,你打我吧。」裴鈺額頭貼地,脊背微顫,「你說得對,如果不是為了想爭一口氣,我要是能放下過去,父親也不至於想不開了。我堂堂八尺男兒,忽略父母恩情,是我不對!」

說完,裴鈺開始磕頭,一聲比一聲響,等邊上人拉住他的時候,額頭已經磕破了。

初夏的風簌簌吹來,夾雜著靈堂里的哀樂,濕了大部分人的眼眶。

在場的都是裴家親朋族老,誰都懂大房和四房之間的芥蒂,有些剛質疑裴鈺為什麼不早回來的人,這會又能理解裴鈺的倔強。

眾人再去打量裴闕,發現裴闕確實身負重傷,不像是故意拖延的模樣。前兩日刁難過安芷的人,這會心裡又有些愧疚。

到最後,大家都不作聲了,默默給自己找借口的時候,也給在場的每個人都找了借口,包括躺在棺材里的裴錚。

裴闕對裴鈺的反應,有些驚艷,確實有長進了。

不過大哥到底是死了,他在這會出手太狠不好,而且老爺子也不會同意,便和裴鈺假情假意地互相攙扶著進靈堂。

既然裴闕到了,那下葬的日子就能定了,就在後日。

安芷陪著裴闕在大房待了一整天,就算再多人勸裴闕去休息,但裴闕都守在靈堂里,若是別人再多勸,就把人懟走。

等李氏醒來的時候,什麼都定下了,她想找裴闕再說什麼的時候,又被裴鈺給悄悄拉住了。

所以裴錚的這場喪事,就這麼結束了。

最後,便是裴鈺的前程問題。

雖然大家都知道裴鈺回來了就不可能再走,可如何留下,又是一個大問題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7章 借口

51.11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