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章 丁憂

第438章 丁憂

裴錚下葬后的第二日,裴家四房的大人和裴鈺,都到了裴懷瑾的院子里。

裴鈺站在廳中央,其餘人坐著。

裴懷瑾打量了一圈在場的人,見沒有人主動說話,手裡的茶蓋輕輕碰出一聲,「沒人想說點什麼嗎?」

裴敬往裴軒那瞥了一眼,見弟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,他也不打算開口。雖說他也有野心,可庶出就是庶出,很多時候拚死都比不上嫡出。所以這會並不想參與進嫡出兩房的爭鬥中,靜靜看著大房和四房爭就行。

許氏看相公不說話,她憋得很是難受,剛想要開口說,卻收到了相公掃過來的眼神,只能撇開頭不去看裴鈺,忍住好奇。

裴軒夫婦來之前就說好了,裴鈺的事不多發表意見,畢竟老爺子和四房意見相左,他們誰都不想得罪。

至於安芷夫婦,他們也說好了,見機行事,不做出頭鳥。

裴懷瑾見沒人回答,只好看向裴鈺。

本來他是想把裴鈺安插在西北,讓裴鈺從西北開始打拚,日後有了前程,也不用回京都和裴闕爭,避免之前的兩房爭鬥。同時也是裴家走的一步暗棋,就算裴懷瑾如日中天的時候,他也一直保持隨時會傾覆的警惕。

而現在,大兒子的自殺,徹底打亂了裴懷瑾的策劃。

白髮人送黑髮人,裴懷瑾連著一段時間都沒睡好覺。

這幾天里,他也想了很多。

矛盾已經積累下,想要完全解決,是不可能的事,畢竟有條人命在。

但如果任由大房和四房斗下去,那裴家內耗會很嚴重,而且裴懷瑾也不想再看到有傷亡。

人老了,就會更重感情了。

「裴鈺,你有想好今後的事嗎?」裴懷瑾蒼老的聲音打破了安靜。

裴鈺抬頭看向祖父,就算祖父致仕了,也不再是掌家人,但祖父還是有話語權。

裴鈺原本的計劃被裴闕打破了,但也不能說之前做的準備毫無作用。

他分析了幾天,雖說有個功名在身,可他後來私自和安芷簽訂賣身契,那是他現在最大的把柄。只要安芷把賣身契拿出來,他這輩子都別想當官。

所以他現在不能和四房撕破臉,然後最大的靠山是祖父。

「回祖父,之前是我太荒唐。」裴鈺跪下道,「是我給家中添亂了,這兩年,我也時常後悔。但過去的時間裡,也給了我很多的經驗。」

說到這裡,裴鈺有些哽咽,「本來我不該繼續留下來,但母親遭此打擊,身體每況愈下,妹妹又年紀下,所以我想懇求祖父讓我留在京都照顧母親和妹妹。還請祖父放心,早前我就不在裴家族譜,而且已經分家,不會與我父親有一樣的心思。」

裴懷瑾心裡想要的就是裴鈺的這番話,但真的聽到這話,他又感覺有點變扭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「那你就只在家待著嗎?」

這話的潛台詞就是——想當官嗎?

裴鈺當然想有個展現能力的地方,可這裡是京都,就算他有裴家在撐著,但如果他被隨便插進一個位置,勢必會引起許多麻煩。而且他還有熱孝在身,需要丁憂三年。

「孫兒暫時沒有別的想法。」裴鈺道。

李氏聽到這話,眼淚立馬滾落出來,「你還那麼年輕,我怎麼能拖累你。」轉頭看向老爺子,「父親,我自個兒的身子我知道,並沒有病到需要人每日照顧的時候,雪兒年紀雖小,可也懂事了。還請您幫鈺兒想想出路,他還那麼年輕,日後我們大房都得指望鈺兒撐起門楣。」

聽此,裴懷瑾才覺得真實。

但他不能貿然答應,轉頭去看裴闕夫婦,「裴闕,你們夫婦倆怎麼看?」

裴闕聽到問題拋了過來,思索片刻,「確實,正如大嫂說的一樣,裴鈺要做一家之主,確實需要一個好前程。不過朝堂上的人,都知道裴鈺以前的事,想讓裴鈺直接進朝為官,恐怕會遭受非議。」

裴懷瑾有些沒耐性了,「然後呢?」

「我覺得可以讓裴鈺先修養兩年,正好他有熱孝在身,三年後會選拔武舉人,讓裴鈺去參加就好。」裴闕這話,是真心建議。

眼下裴鈺需要丁憂三年,三年後再從文官做起,裴鈺不會有什麼出路,連帶著裴家也要繼續被人指指點點。正好裴鈺在西北快兩年,去走武舉人的路子也可以。

只不過三年時間,真的不短。

裴錚服毒自殺那會,肯定漏了丁憂這件事,一心想著讓裴鈺能回來,卻忘了他一死,裴鈺回來是回來了,卻還要蟄伏三年。

所以之前裴鈺才會措手不及,到底是裴錚太心急,沒能沉住氣。

不過裴錚已死,再去議論死人的好壞,就顯得小氣了。

說完后,裴闕靜靜地看著他父親,等候老爺子的想法。

裴懷瑾也知道丁憂是個大問題,畢竟這是孝道祖傳下來的規矩,不管他有多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讓裴鈺跳過丁憂。

只不過,棄文從武這件事,裴懷瑾之前沒想到。

但裴闕給他提了個醒,如果裴鈺從武,那和裴闕會少了許多衝突,這也是裴闕在暗示他,別再讓裴鈺的野心也起來了。

裴懷瑾在心裡嘆了口氣,問裴鈺怎麼想。

雖說眼下的朝代,並沒有特別的重文輕武,但文人骨子裡的高傲,還有大家根深蒂固的想法,都會覺得文人比武夫更高貴一點。

裴鈺知道他的看法不能改變什麼,但心裡還是有一絲絲不情願。

三年,他還要花三年時間去隱忍。

這漫漫長路,還有數不清的磕磕絆絆。

「多謝四叔和祖父關心,我覺得挺好的。」裴鈺笑得很真誠,「正好我在西北歷練過,覺得走武舉人的路,更適合我。」

「鈺兒!」李氏驚呼道,她還想說點什麼,卻對上兒子意有所指的眼睛

「母親,孩兒能有新出路,已經是祖父和四叔儘力幫助了,咱們應該感恩。」裴鈺道。

縱使李氏心有不甘,但也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而且還有三年的時間,等三年過去,又會是怎麼樣的情景,都是未知呢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8章 丁憂

50.52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