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李肅

第439章 李肅

皇宮,仁政殿。

李肅剛從太傅那回來,十歲的人,身量還沒到跟前雲盛興的肩膀。

雲盛興坐在御賜的紅木雕花椅上,問,「陛下近來學業可好?」

李肅嗯了一聲,端坐著看雲盛興,「一切都好,有勞外祖父記掛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雲盛興捋著鬍子道,「陛下還是以學業為主,朝堂上的事,有我幫您看著,您大可放心。不過有些人,您得注意點,雖說都是先帝託孤,可不是所有人都向著陛下。」

李肅當了幾個月的皇上,很艱難地在適應天剛亮就要起床的日子,每日除了和太傅讀書,還要跟著教頭練習騎射武術,到了夜裡,還要聽言官回顧朝堂上的事。

主要是過去的九年,他完全是按一個享樂王爺的方向長大,現在突然被揠苗助長,實際上身心俱疲。

這會聽到外祖父又說要小心提防,疲憊得很,「若是有什麼人心思不正,那外祖父也不用顧忌,按照律法來辦就行。」

雲盛興搖頭說不行的,「陛下是一國之君,咱們的江山未來都要靠您來撐著,朝堂大事,還是要陛下首肯的。」

李肅這會有些困了,耐著性子催道,「最近又有什麼事嗎?」

雲盛興等的就是這句話,「年初的時候,裴闕南下巡查河道,不說他活幹得如何,但從他回京都后,卻沒進宮面聖,這是居功自傲了吧。」

之前傅金旋的案子,雖然李肅知道,可他卻不知道傅金旋是他外祖父的人,所以認為是外祖父單純對裴闕不滿,「裴闕回京都那日,就送了摺子進宮,說重傷有損形象,怕殿前失儀,所以等他下屬剿匪后,再進宮面聖。外祖父為朕憂慮,朕甚寬慰,但外祖父也要注意身體啊。」

他每日中午就半個時辰的休息,結果午膳還沒吃,就聽了外祖父絮絮叨叨說了好些東西,然而那些事,他大部分都做不了主,所以聽了也是白聽。

李肅偏頭看了內侍一眼,讓他出聲提醒下外祖父。

而李肅的小動作,被雲盛興看在眼中,頓時竄火,語氣僵硬地道,「雖說陛下還沒親政,可您遲早要主持大局,現在把人認清楚,才不至於以後走彎路。」

這話的語氣不太好,聽得李肅心裡不舒服,但母后出宮前,曾和他說過,現如今朝堂上,他只有外祖父一人可依靠,其他人都是為世家謀利,而不是為了他。

可他也想問問母后,那外祖父就不是為了世家嗎?

這皇位,又不是他要坐的!

「有外祖父在,朕自然是不會走彎路的。」李肅蹭地站了起來,他還不敢和外祖父翻臉,只想著逃避,「今兒就到這吧,朕有些困了,英德,你去送外祖父出去。」

話畢,李肅走下高台,往內殿走去。

等看不到外祖父時,李肅才捂著胸口大口喘氣。

沒過多久,英德就回來了。

「皇上,您方才怎麼了嗎?」英德捧來一盞茶,「說到底,雲大人也是為您好呀。」

「朕知道他是為朕好。」李肅潤了口嗓子后,把查找遞給英德,「可朕是皇帝,又不是他府里的門客,對著朕大呼小叫,一點都不尊敬!」

走到椅子上,用力拍了下,猶不解恨,「再說了,他說的那些事,根本就不是詢問朕的意見,就是一個通知。既然是通知,為何要與朕說,又不需要朕拿主意!」

本來李肅心裡沒有那麼多抱怨,就是每次都要忍一點,剛才開了口,一點帶一點,就情緒化了。

英德愣了愣,看到主子爺哭了,忙拿帕子過去幫主子爺擦眼淚,「既然皇上不喜歡,那下次就直接和雲大人說嘛,太後娘娘不是說了么,她出宮后,您身邊能信任的就只有雲大人了。至於裴大人那些,奴才也不懂他們是怎麼回事。但論起親厚遠近,肯定是雲大人更會為了您著想啊。」

這點李肅也知道,他母后是雲家女兒,只要他在位,那雲家就能一直尊貴,所以外祖父肯定不會害他。就是外祖父的態度,讓他覺得不太舒服,明明他才是皇帝,卻有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。

「罷了,先不說這個了。」李肅肚子咕咕叫了下,「讓人擺午膳吧。」

英德點頭說好,走到門口通傳了一聲,馬上就有小太監和宮女提著食盒進來。

皇帝的午膳繁而雜,但李肅都不覺得稀奇,因為他當皇子那會,就吃過這些了,所以簡單吃個七分飽后,便放下了筷子,「英德,你派人去和教頭說一聲,朕今兒身體不適,遲半個時辰再去找他。」

英德一聽,就知道是皇上想偷懶,為難道,「皇上,您要是讓奴才這麼去傳話,那沒多久,保管太醫們就會來了呀。」

「那朕不管,你自個兒想由頭去說,朕今兒心情不好,就是想多休息半個時辰。」李肅哼了一聲,起身走到軟榻上,叫來小太監幫他捏肩。

英德比皇上要大個六歲,已是大人心思,他知道皇上這會是小孩心性上來,想到皇上之前吐槽雲大人的話,只好想法子去。

李肅偷懶了半個時辰,心情好了許多,等下午去了練武場的時候,也樂意配合。

只不過到了傍晚,雲盛興那的人又過來了,說皇上中午多休息半個時辰,那傍晚再多練半個時辰。

這話一出來,李肅的臉當即就變了,手中的韁繩一緊,沒控制好力道,被馬給掀翻到草地上,當即暈厥了過去。

裴闕聽到消息的時候,正在書房裡看這段時間工部的奏摺。

來傳話的太監催得急,裴闕匆忙留了話,就跟著傳話太監進宮去了。

等安芷聽到小廝來報,安芷心裡突突的,新帝還是個孩子,卻從馬上摔下來,若是有個什麼事,朝堂恐怕要更亂了。

當即,她就讓福生去了娘家,默默祈求新帝別出事。

而裴闕到了仁政殿的時候,成國公先到一步,皇上躺在龍床上,還沒醒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9章 李肅

50.6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