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八卦

第440章 八卦

裴闕被成國公拉到外殿。

成國公甩袖嘆氣,「皇上年紀還小,正是沒有主意的時候,雲家那老頭太專制了。」

裴闕聽到此事和雲盛興有關,就不奇怪了,他更關注的是皇上的身體,「那皇上的情況怎麼樣?」

「太醫說身上沒什麼事,具體要看皇上醒來後會怎麼樣。」成國公道,「裴闕啊,你我都是世家出身,咱們是最不希望看到皇權動蕩的人。而且先帝臨終託孤,咱們就得當起輔佐大臣的職責。這段日子以來,雲家的所作所為你也看到了,實在是不能再姑息了啊。」

裴闕揉了下眉心,「國公爺有什麼想法嗎?」

成國公搖頭,「老夫是個什麼樣的人,你清楚得很,這種事,得你來想法子。」

成國公做事一板一眼,是典型的古板派,他沒想到的法子就是從正面剛,可正面碰雲家,那皇上日後是要記仇的。

於自己而言,成國公很有自知之明。

所以來找了裴闕。

裴闕微微勾唇,「國公爺,你這是在打趣我嗎?」

「不是啊!」成國公有些急了,「老夫又不是許侍郎那種老油條,怎麼會打趣人!你快別說這些沒用的,說說你的看法?」

裴闕的目光掃視了四周一圈,「現如今的雲家,占著是外戚,肆意橫行。但經過傅金旋的事之後,雲盛興有所收斂,他現在的那點小打小鬧,還不足夠咱們拿到朝堂上說事。而且說雲家壞話的人,不能是咱們。」

說到這裡,裴闕故意頓住,目光深深地看著成國公。

成國公立馬就明白了裴闕的意思,「對,如果是我們說,那皇上會以為是咱們在挑撥離間,但如果讓皇上親眼所見,那才是真的隔閡。」

裴闕點頭說是的,「雲家勢大,不是咱們能一下子根除的,國公爺就先靜觀其變吧。」

成國公點頭說好,聽到殿中的人說皇上醒了,兩人忙進屋去。

仁政殿里忙得熱火朝天,安芷也是焦慮得不行。

宮裡的消息傳到外面,少說得花上半個時辰。

在這半個時辰里,孟氏和許氏都過來了。

許氏雖不喜歡安芷,可如今大房落寞,裴家能指望的就只有四房,所以許氏不得不過來打探消息。

「安芷,你說皇上今兒的事,會不會另有原因啊?」許氏猜想問。

安芷皺眉道,「二嫂可不敢這麼說,眼下還沒有結論的事,咱們若是亂猜疑,是要給人送把柄的。」

孟氏也跟著說是,「是啊二嫂,咱們先等宮裡的回話吧,如果真的有什麼事,四弟肯定會與我們說的。」

「那好吧。」許氏來了有一會兒了,她沒有安芷和孟氏的好耐心,閉嘴一會後,想到沒來的大嫂,不禁八卦起來,「昨兒個我去瞧了瞧大嫂,她瘦了好多,好在一雙兒女都懂事了,會伺候在床前。可心病還要心藥醫,若是大嫂自個兒想不開,誰也沒辦法救她。」

孟氏聽到許氏提到大嫂,眉頭一皺,並不想接這話,怕安芷尷尬。

安芷倒是淡定接話,「昨兒我也派人給大嫂送了補藥過去,既然父親都給裴鈺安排好後路,其實大嫂可以寬心些,她身體好了,才能保持起一個家。等三年過去,雪兒也到了成婚的年紀,可不能沒有母親啊。」

「是啊。」許氏贊同道,「大嫂出身名門望族,眼光也高,不僅是雪兒,就是日後裴鈺的婚事,也要大嫂來定。對了,你們可能不知道,裴鈺這才回來沒多久,竟然有人去給裴鈺說親了呢。」

雖說裴鈺眼下在熱孝里,但裴鈺是世家嫡出長孫。就算沒了爹,可有萬貫家財,那些二三流的人家,想要攀附世家的,裴鈺就是個好出路。只要互相看對眼,先私下說好,等三年後再過門就行。

孟氏忍不住了,「裴鈺有熱孝在,那些人也太心急了一點。」

「誰說不是呢。就是不知道,咱們裴家的這位長孫,最後會娶個什麼樣的夫人呀。」許氏說這話時,特意往安芷那看一眼。

安芷抬頭的時候,正好對上許氏的眼睛,直直地看著許氏,「二嫂關心裴鈺的話,那你就多幫裴鈺看看,如果有什麼好人家的姑娘,咱們這些做嬸嬸的,也該替裴鈺相看一二。」

許氏本來是想埋汰一下安芷,但沒想到安芷能那麼淡定,彷彿過去和裴鈺訂婚的不是安芷。她自討沒趣,撇開視線不再看安芷,轉頭看向屋外時,正好看到了她方才說到的裴鈺。

裴鈺剛進門,先和安芷幾人行禮,再說明來意,「小侄聽聞宮裡出事了,怕對裴家我影響,所以過來問問。」

安芷沒想到裴鈺會來,自從那日商議過後,大房的人就沒來過這邊。

好在安芷早就做過心理準備,依舊能保持淡定,「那你先坐,想來快有消息回來了。」

裴鈺坐在許氏的對面,他剛坐下,就有丫鬟奉茶,「許久沒喝這裡的茶,倒是還和從前一樣醇香啊。」

許氏聽到這話就來勁了,眉毛一挑,「鈺兒你可是想念以前在家中的日子嗎?說起來,那會其實你挺乖的呀。」

聽此,裴鈺沒有馬上回答,而是先轉頭看了安芷一眼,再回答許氏的話,「回二嬸,以前家中四房同住,自然是比現在要熱鬧,那是侄兒小時候的回憶,確實會懷念。」

裴鈺的過去,那都伴隨著安芷。他們是娃娃親,從安芷出生后,兩人不管做什麼,都會被綁定到一起。他現在說的懷念,明事理一點的人就會覺得他是在思念亡夫,八卦的人就會想到裴鈺不舍安芷。

而許氏,就是那種八卦的人。

如今二房不上不下,許氏有心做誥命夫人,奈何她相公沒那個能力。日子久了,她心裡便漸漸放棄了那個念頭。沒了大指望,說話就更不加掩飾了,「那鈺兒你可不能再多想過去,要往前看才是,畢竟過去的人已經過去了。」

這話就很明顯了,安芷手指一頓,隨後輕輕地點了下桌面,「二嫂,二哥是不是又納妾了啊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0章 八卦

50.87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