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作廢

第446章 作廢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裴鶴鳴張嘴說了好幾個我字,對上裴闕的眼睛后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。

陶宇聽到這裡,也覺得事情不太對勁,拽住裴鶴鳴衣領道,「裴鶴鳴,你最好是老實交代,不然後果你懂的!」

裴鶴鳴的身子都在顫慄,目光四處遊離,說話帶著哭腔,「我……我真沒想害死陶兄啊!你們信我好不好,如果我有那個心思,天打雷劈!」

裴闕從不信發毒誓有用,加重語氣,「裴鶴鳴,你為什麼不直面我的問題呢,是心裡有鬼吧?」

說話時,裴闕蹲在裴鶴鳴的跟前,單手掐住裴鶴鳴的下巴,對上裴鶴鳴的眼睛,讓裴鶴鳴沒有閃躲的機會。

裴鶴鳴的兩手被麻繩捆住,他想起身掙扎,奈何裴闕力氣大,「裴……裴大人,我真問心無愧。」

「好,好得很。」裴闕冷笑兩聲,「你是我裴家族人,因為你的小心思,間接導致陶蔚然重傷,那就逐你出族譜。至於你給陶宇下巴豆粉的事,讓陶宇來罰你爸。」

裴闕起身的時候看了一眼陶宇,往屋裡走去。

陶宇眼下雖是管家,但他在定南時,卻是定南王的一個得力助手。論起話語權,比裴鶴鳴重多了。

「你們兩個,把裴鶴鳴帶到後面的柴房去,再找一個人,去和書院說,就說裴鶴鳴品行不端,不配參加科考,讓考試院取消他的科考成績。」陶宇道。

科舉報名的時候,並不是讀書人就能參加,還要經過德行考察,如果有過敗壞道德的事,是沒資格參加科舉的。

而裴鶴鳴給陶宇下巴豆粉,以至於陶蔚然躺在床上生死不知,往大點說,抓他去報官坐牢都可以,更別說德行敗壞了。

陶宇這招打在了裴鶴鳴的七寸上,讀書人苦讀半生,特別是家境一般人家的學子,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。

一旦這次科舉作廢,那裴鶴鳴日後再無前程可言。

裴鶴鳴當場愣住,瞪大眼睛被拖走一會後,他拚命大喊,「不行,你不能這樣!我會這麼做也是受到陶兄指使,你不能讓我去死啊!」

「要是你死能換小公子無事,那也值得了!」陶宇應聲大吼,「堵住他的嘴,拖到柴房,什麼都不準給!」

「嗚嗚……陶宇你別去,我求你了,我說!我都說!」裴鶴鳴哭喊著求饒。

陶宇見裴鶴鳴真的另有企圖,心中對裴闕又高看一眼,若不是裴闕眼神提醒他,他真的要信裴鶴鳴給他下巴豆粉的事是偶然。

他走到裴鶴鳴跟前,抬手示意小廝放下裴鶴鳴,「說吧,到底怎麼回事?」

屋子裡的裴闕,聽到裴鶴鳴願意招供時,露出了一抹得意笑容,聽到大夫說陶蔚然的傷口都處理了,只要能醒來就性命無憂,但右手受傷嚴重,可能日後拿不了毛筆寫字。

「那你就小心盯著,只要人不死,升官發財都可以。」裴闕說完,就帶著順子出了屋子,見裴鶴鳴沒在,問陶宇打聽到什麼了。

陶宇:「裴鶴鳴說他最開始沒想到給我下巴豆粉,是一次與小公子喝酒的時候,小公子吐槽我看得緊,何必桌雲家公子出的主意。」

「如果是雲家人的主意,他直接招供不就行了?」裴闕問。

「本來是這樣沒錯,但昨兒夜裡,雲家人給他送了一箱子的金銀財寶,要他別說是雲家人的主意。因為雲家人說就是個誤會,不想被我們知道。」陶宇憤憤道,「世人都知道定南王與裴家要好,而雲家友和裴家不對付,現在雲家又花錢收買裴鶴鳴,這事肯定是雲家老頭故意挑撥離間!」

「你先別急,裴鶴鳴有說,是雲家誰說的嗎?」裴闕有些地方沒想通。

「雲振邦,雲家繼室的小兒子,也是個紈絝。」想到自家公子身上的傷,陶宇這會就想去打架。

裴闕想了想雲振邦那個人,分析道,「雲振邦沒什麼本事,因為比不上家裡的其他哥哥,所以很不得雲盛興的喜歡。你想想啊,如果昨兒的事是雲盛興安排的,那雲振邦又怎麼會私下拿錢買通裴鶴鳴呢?」

按裴闕的了解,以雲盛興的手段,應該不會讓裴鶴鳴也活著。

而且留下錢,那就是收買裴鶴鳴的罪證。

陶宇沒裴闕那麼多想法,「萬一雲盛興逆向推理呢?別人都覺得他不會留下那麼大把柄,所以才故意留下。」

「你這麼說,也有道理。」裴闕想了想,想到了袁志那個人,突然有了個主意,「你帶著人,把裴鶴鳴送去給袁志,讓袁志帶著你去雲家。」

「可袁志不是雲盛興的人嗎?」陶宇不解。

「你想啊,如果這事,雲盛興已經和袁志通氣,袁志肯定會偷偷給做生意通風報信,到時候你再安排人在衙門外候著,抓到報信的人,直接去告御狀。到時候雲盛興再想一手遮天,也不能夠。」裴闕壞笑道。

告御狀,那是要去殿前司擊鼓,所有人都能聽到的。

陶宇思索一會後,明白了裴闕的意思,迫不及待地讓人帶著裴鶴鳴去衙門。

而裴闕,則是留在這裡,他得看著陶蔚然醒了,才能安心。

他這一等,就到了傍晚。

屋子裡傳來陶蔚然醒來的聲音,裴闕才起身進屋去看,但陶蔚然很快又睡著了。

聽到大夫說陶蔚然脫離危險后,裴闕才帶著順子往外走,但讓朔風帶著人留下,這會的陶蔚然,了經不起任何刺客了。

順子花了一個下午去思考,有個問題很不理解,「爺,那京兆尹是雲大人的人,不管陶公子的事和雲家有沒有關係,但他聽說雲家小公子鬧出事,都會和雲家通風報信的啊。」

裴闕邁過門檻,走出陶府的大門,抬頭看了眼快要西沉的夕陽,笑了笑,「所以呢?」

「所以陶宇肯定會去告御狀呀!」順子道,「不管雲大人有沒有做,陶宇都會把這件事告到雲大人頭上。」

「那這樣不好嗎?」裴闕反問。

「這個……」順子原地愣了會,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腦門,「哎呦喂,我怎麼傻了,陶宇去告雲大人,當然是好事啊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6章 作廢

51.56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