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章 真兇

第447章 真兇

對啊,不管事實如何,但這事和雲振邦扯上關係,也就意味著和雲盛興扯上關係。

就算最後真的和雲家無關,但通過陶宇把雲家拉下水,又何樂而不為呢。

而且把事情鬧大后,那些看熱鬧的人也就會知道,這事和安芷沒關係了,省得背後亂嚼舌根。

可謂是一舉多得。

裴闕走到馬邊上,眯起眼睛眺望著遠方,「鬧吧,鬧得越大越好。」

順子翻身上馬,「不過,您知道誰是真兇嗎?」

「真兇?」裴闕拉緊韁繩,「從這事扯到雲振邦的時候,誰是真兇,就說不清了。一個利用一個,不是最後動手的那個才能城真兇,得把所有人都算進去。可這裡頭又牽扯進那麼多人,要想查清楚,並不是一日兩日就能做到的事。」

裴闕的首要目的,就是替安置擺脫嫌疑。

至於真兇是誰,那是附帶的。

如果能查到真兇,自然是好,可如果查不到,就看這個案子最後能推到哪一步,有什麼可以讓裴闕利用的。

讓陶宇去告御狀,就是裴闕現在能想到的最大好處。

「你回家給夫人報個平安,我自個兒去衙門走一趟。」裴闕道。

「您一個人可以嗎?」順子擔心主子的安全問題。

「我又不是陶蔚然!」說話時,裴闕兩腿踢了下馬肚子,馬帶著他飛馳去衙門。

順子只好走另一條路回府,等他到裴府時,看到門口的冰露,便知道是夫人讓冰露來等消息。

「先進去,我與夫人說。」順子怕夫人等得急。

安芷確實很急,整個下午都沒坐下來過,就怕沒進展,也怕陶蔚然就這麼死了,所以看到順子回來,忙跑了過去。

「夫人。」順子和主子行禮,邊走邊說,「陶公子已經醒了,大夫說只要好生養著,就不會死。至於您的嫌疑,也能洗乾淨了。」他具體說了在陶家的事。

安芷聽完后,腦子有點繞,自個兒梳理了一會,才理清楚這裡頭的關係。

「行,我都知道了。」安芷聽到能洗脫嫌疑就行,「你現在帶幾個人,去找你家主子,眼看著就要天黑了。」

順子也正有此意,忙出去找人了。

另一邊,雲家那裡,也得知了雲振邦花錢收買裴鶴鳴的事,因為陶宇罵咧咧地從衙門離開,還抓到了袁志給他送信的人。

這會,雲振邦跪在地上,右邊臉頰有個厚厚的巴掌印,唇角微紅,不太服氣地低頭看著地面。

雲盛興徘徊轉了兩圈,仍不解氣,抬腳狠狠踹了過去,「廢物,你就是個廢物!這麼大的事,你竟然不和我說,現在好了,陶宇去告御狀,如果你拉不出一個墊背的,你就等著被陶家人扒皮吧!」

雲夫人看兒子頭撞到地上,心疼得跑過去看兒子,「振邦啊,你說句話啊,和你父親解釋一下,讓他幫幫你啊!」

「有什麼好說的,他都認定我是個廢物,那還用救什麼,直接拉我出去頂罪吧。」雲振邦倔強道。

「小王八蛋,你還和老子嘴硬?」雲盛興抬腳又踹過去,但踹到了雲夫人身上,「雲振邦,如果拉你一個出去能解決事情,那肯定馬不停蹄地讓你去死!」

咬牙說完,聽進來的小廝說陶宇快到宮門口了,雲盛興只好先帶人去解決陶宇。

雲夫人看相公走後,才哽咽哭了出來,「我的兒啊,你幹嘛非要與你父親做對,若是你有個三長兩短,你讓我怎麼活?」

雲振邦撐著地面坐了起來,委屈道,「他總是嫌我闖禍多,所以我才想息事寧人,用錢堵住裴鶴鳴的嘴,那我也不知道裴鶴鳴會賣了我啊。」

「裴鶴鳴能為了錢出賣陶蔚然,那他勢必還會背叛你,這個道理你要懂啊。」雲夫人擦了眼淚,想到陶宇去告御狀,思索道,「你實話實說,你給裴鶴鳴出主意,是真的安排了殺手嗎?」

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,雲振邦行事不羈,靠的就是一個高興與不高興,平日里就沒怕過什麼人。如果真是兒子一手策劃的,雲夫人也會相信。

聽此,雲振邦瞪大了眼睛,「母親,怎麼連你也不信我?我要是想和陶蔚然做對,那就直接找人打他一頓,幹嘛要繞個彎,這是我能想出來的計謀嗎?」

「那你與母親說,是你自己給裴鶴鳴出的主意嗎?」雲夫人認真道。

雲振邦摸了摸額頭,若有所思一會,皺眉道,「我有點記不清了,那會喝了許多酒,好像是有人在我耳邊出的主意,好像又不是。」他舉起手掌,「但我發誓,我真沒想害陶蔚然,母親你相信我!」

「我信你。」雲夫人的淡眉緊緊皺在一起。

如果不是兒子做的,也不是家裡夫君做的,那是誰這麼處心積慮地拐著彎陷害?

雲夫人作為深諳內宅爭鬥的婦人,一時半會,卻想不到這裡頭的彎彎繞繞。

不過眼下最重要的,還是洗刷乾淨兒子的嫌疑,不然定南陶家,是絕不會放過她兒子的。

雲夫人看兒子唇角破了皮,心疼得忙讓人去拿葯來,「振邦啊,你別再和你父親頂嘴了,他本來就不喜歡你,若是這事他不幫你,那你很可能要挨板子的啊。」

雲振邦少年意氣,冷哼道,「誰稀罕他施捨我,不幫就不幫,反正他從來沒把咱們當一回事。母親你為了雲家盡心儘力,但父親不還是沒把你當主母么。外頭人看著咱們光鮮,實際上,咱們比一般人家的庶出都不如!」

這話說到了雲夫人的痛點,她確實不受重視,可為了兒子,她也得拼盡全力。

親手幫兒子上了葯之後,雲夫人柔聲交代,「這兩日你都別出門了,陶蔚然的事不是你做的,母親就一定不會讓你有事。」

論出身,雲夫人算是中上,她並非只能依靠雲家。而且這事不單單與她兒子有關,一旦和她兒子扯上關係,那整個雲家也會被牽連。所以她得讓相公動用所有的人脈,把這件事給解決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7章 真兇

51.5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