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破鞋

第44章 破鞋

李思慧哼了一聲,不屑道:「因為快要成皇子妃了唄。」

李婉是威遠侯嫡長女,身份顯赫,今年已經十四了,明年就要及笄,雲氏早就在幫她相看人家了。

眼下前頭的四位皇子,都已成婚,剩下適齡的有五、六、七、八,四位皇子。這四位皇子中,因母妃不同,身份也不同,其中八皇子穆王是最得寵的一個,也是奪嫡中比較熱門的一位。五皇子李達是最不得寵的一個。

別看都是皇子,可嫁給不同皇子,那命數可是完全不同。

「真的嗎?說的哪位皇子?」安芷好奇了,難怪她今兒看李婉頗為得意,原來是有這層緣故在。

「說的五皇子。」李思慧雖然有被安氏提醒過不許亂傳這話,畢竟還沒有坐實消息,但她在安芷面前,就沒有秘密,「我聽母親說,前一陣子皇後娘娘和丞相都在為五皇子選妃,大概是兩邊一直僵持着,五皇子誰都不想得罪,才看上李婉。」

「按李婉的身份,配五皇子確實可以。」安芷說。

如今威遠候雖有一份爵位在,可領着的不過是一般的護軍差事,吃的是老祖宗留下來的老本,實權沒多少,最適合五皇子這種明哲保身的皇子。

「這事基本上是要定下來的了,我大哥那是沒什麼意見的。」李思慧說完嘆了口氣,她想到了自己和安芷的婚事,「表姐,你說咱們女兒家,為什麼就一定要嫁人呢?」

聽到這話,安芷有些驚訝,「那你覺得如果不嫁人,女子還能做什麼?」

「可多了,女子也可以行商,前朝的胡玉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女商人。還有,為什麼女子就不能做官?」李思慧兩手撐著腦袋,愁著臉,「我啟蒙那會,比我哥可聰明多了,連夫子都誇我有讀書的天分,可自從那日被誇后,母親就再也不讓我去讀書了,說做女子不需要那麼多學問。」

安芷聽此被驚呆了,她原本以為她的想法就夠離經叛道了,可沒想到李思慧想的比她還偏離世俗,可她細細回想,又很贊同李思慧的話。

「哎,算了,這世道就這樣。」李思慧撇下嘴,「對了表姐,你家那位新太太如何?好相處嗎?」

「就那樣吧,目光比較短淺,但能治我父親。」安芷回答后,看到外頭有小丫鬟匆匆進來,得知裴鈺在馬房和人打架,忙帶着冰露告辭走了。

馬房是下人們休息的地方,裏頭都是外男,安芷不好進去,便讓李家的小廝把裴鈺和車夫帶出來。

過了一刻鐘左右,安芷看到裴鈺戴着的面具碎了一半,露出姣好的半張臉,瞪了他一眼,沒好氣道:「先回家。」

對着裴鈺冷著一張臉,可上了馬車后,安芷立刻換上笑臉。

打吧打吧,反正疼的不是她,只要裴鈺面具還在,她都無所謂。但回家后,該罰的,還是要罰。

到了安家后,安芷直接在院子裏訓裴鈺,「在別人家打架,很威風嗎?」

裴鈺抿著嘴不說話,他唇角青了一大塊,身上也有不少傷痕。

「說說吧,為什麼打架?」安芷問完后,見裴鈺還是不說話,拿了棍子是真的想打過去。她這是買了個僕人,還是給自己找了個麻煩?!

這時冰露回來了,她替裴鈺回答了為什麼打架,「因為那些車夫小廝……說您是破鞋,裴……鈺才和他們打起來。」

開始裴鈺被說不爭氣,被小廝們笑了許多的話,冰露這會並沒有說,只是說了打架的緣由。

聽到破鞋兩個字,安芷面色一頓,朝裴鈺甩甩手,「行了,這裏沒你的事,走吧。」等裴鈺走了幾步,又道,「去藥房看看,別落個殘疾,下次又打輸了就丟人了。」

這回,安芷聽到裴鈺嗯了一聲。

「小姐,您別太生氣,那些人都是嘴爛的粗人。」冰露聽到車夫的回話時,恨不得沖回李家把那些車夫都罵一遍。

說不生氣,是假的。安芷這會也很想去和那些人爭執一番,可那又有什麼用,她堵不住這全京都人的嘴,所以只能過得好好的,讓他們羨慕嫉妒去。

「冰露,我沒那麼小心眼。」安芷沖冰露笑了笑,「今兒天熱,我想吃綠豆湯,有嗎?」

「有的。」冰露聽到主子想吃東西,就知道沒什麼事了,「廚房一直用冰備着,奴婢這就去拿。」

看着冰露小跑離開的背影,安芷長長地吐了一口氣,又想到了今兒李思慧的話。

她再一次,感到到了世道不公。

所以她得靠自己,在這所有人都瞧不起女子的年代裏,讓自己變強。

與此同時,裴闕那也收到了裴鈺今兒和人打架的消息。

他和李達正在下棋。

李達兩指夾着一枚白棋,探究地看着裴闕,「你知道嗎,現在全京都的人,都在談論你們裴家怎麼想的?」

裴鈺自願簽身契到安家做僕人的事,從林書瑤上門那天後,就不再是秘密了。

裴闕瞥了眼李達手中的棋子,沒有回答,「快些落子。」

「誒,你沒聽懂我的話是吧?」李達把白棋放進棋缸里,乾脆不下了,「我問你話呢?你們裴家就不覺得丟人嗎?」

裴鈺懶懶地往後一靠,「裴鈺早就不是我們裴家人了,丟的是他自己的人,與我們何干?」

「真那麼狠心不認他了?」李達不太信。

「嗯。」裴闕起身看了眼窗外的假山,想到自己送給安芷的蘭花被她轉手送了,心裏不太舒服,便也不想讓李達太舒服,「殿下還是想想,要不要換個未婚妻吧。」

「你什麼意思?」李達站到裴闕邊上,「你是不是查到什麼了?」

「我查到李婉的母親雲氏,似乎有在和穆王接洽,具體打的什麼主意我沒打聽到,但對殿下來說,肯定不是好事。」裴闕拍了下李達的肩膀。

眼下穆王也在物色正妃,若是李婉能嫁給受寵的穆王,在李家看來,肯定比嫁給不受關注的李達好。而且說不定穆王奪嫡成功,那李婉日後可是無限可能。

李達聽到這話,臉色瞬間變了,他在夾縫中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合適的正妃人選,李家也暗示了願意和他結親,結果是拿他當備用的。

而且這消息,他還是在別人口中聽到。

李達越想越氣,過了會突然冷笑道,「既然她家這麼看不上我,那我就幫他們和八弟搭個橋好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章 破鞋

5.15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