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9章 狂喜

第469章 狂喜

信上說安旭在西北遭遇埋伏,現已經從西北回來了,但怕路上還有意外,讓裴闕派人去接應,具體發生了什麼,等安旭回京都再說。

明亮的燭光下,裴闕愁眉不展地坐在書桌邊上。

順子端來一盞熱茶,「爺,暗部已經派人去接應安將軍了,夜已深了,您歇歇?」

雖然信上沒具體說怎麼中埋伏,但裴闕自個兒聯想了一下,「順子,眼下朝堂上,你覺得哪位大臣最需要提防?」

「自然是雲大人啊。」順子立刻道,「您三番兩次攔了雲大人的財路,最該小心的不是他還能是誰?」

「是啊,不是他還能是誰呢。」裴闕喃喃低語了一句,好似他也和順子想的一樣,「行了,你先下去歇著吧,我再看會書。」

「那小的還是陪著您吧。」順子看茶有些涼了,想到夫人交代夜裡別泡濃茶,又去換了白茶來。

裴闕本來是想自己靜靜思考一會,但順子又一直在,便放下了書。

他走到窗沿邊上,抬頭望著皎潔的滿月,喊了一聲順子,「等夫人從西陵回來后,你就去找夫人提親吧。」

「提......提什麼親啊?」順子瞬間結巴。

裴闕偏頭朝順子看去,烏黑的眼眸泛著點點星光,濃密的眉毛微微上挑,「你問我提什麼親?那行,既然你不知道,那就別提了,跟在我身邊打一輩子光棍吧。」

前段時間,安芷有和裴闕提過順子和冰露的事,裴闕有暗示過順子,但順子就是不開竅。正好今兒安芷沒在,裴闕就直說了,結果順子這個獃子還問提什麼親。

一聽要打光棍,順子立即搖頭,「不,我不要打光棍!」

「那你還不快點去提親?」裴闕冷哼道,「這些年我給你的賞賜不少,足夠你成婚的了,拖拖拉拉,再等下去,黃花菜都要涼了!」

「爺,小的也急啊,但萬一提親了,冰露和夫人不同意呢?」順子發愁道。

「說你傻,你還真傻,若是冰露不願意跟你好,那她為啥每次都收你送的東西,還給你送吃的?」裴闕鬱結,擺手道,「行了,我就提醒你這一次,愛提不提,若是你不早點,日後沒媳婦,可別再來找我。去歇著吧,我也要歇著了。」

順子沒動,聽完主子說的,他才恍然大悟,慢慢到狂喜。

他跟在主子身後,「爺,您說真的嗎,等夫人她們一回來,小的就可以去提親嗎?」

「你也可以不提。」裴闕道。

「那怎麼行,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!您都說了讓我去提親,那我肯定要去啊。」順子喜得有些語無倫次了,一直跟著主子出了書房,又到卧房,「那您說,小的該準備什麼?是不是去請個媒婆?」

裴闕邁進門檻,看順子還要跟著,張開手拉住門,「你什麼都不用準備,到時候我會幫你準備好,你就等著做新郎官吧。」

說完,裴闕立馬關了門,不想再理傻樂的順子。

躺在床上后,裴闕又開始思考,雲盛興好歹是混跡官場幾十年的人了,這一步步走來,他覺得有必要好好想想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9章 狂喜

54.2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