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5章 咬舌

第485章 咬舌

安芷從正廳離開后,並沒有走,而是留在了不遠處的耳房裏。

等何氏帶着兒子走後,安芷才從耳房出來。

春蘭比冰露氣性更大一點,挑眉氣沖沖道,「元家老太爺在的時候,也算清貴人家,這老太爺走後,剩下的幾個不成器,連家族的臉面都不要了。」

春蘭這話有些逾矩了,但安芷並沒有出聲阻攔,因為這些話,也是她想說的。

主僕倆從正廳回到安旭院子時,惠平真的累歇下了,安芷便沒叫醒人,留下話,就帶着春蘭走了。

因為想給冰露再添置一些布匹,安芷出了安府後,沒有立即回府,而是往水雲間去了。

「夫人,您對冰露姐姐可真好。」春蘭羨慕道。

安芷笑道,「等你出嫁那日,我也是一樣替你準備嫁妝,就是不知道咱們的春蘭,有沒有心儀的人呢?」

「夫……夫人,您說什麼呢!」春蘭害羞轉身,但她麵皮比冰露厚一些,很快就笑眯了眼睛,抿唇輕聲道,「如果真有那個人,奴婢一定會和你說……哎喲,福生,你怎麼突然停下了?」

春蘭話沒說完,馬車突然停下,害她往前撲了個踉蹌,頭撞到了軟墊上。

一旁的安芷稍微好一點,但胳膊肘也撞了一下,趕緊捂住肚子。

福生掀開布簾,抱歉道,「前面巷子口突然跑出幾個人,裏面不懂出了什麼事,夫人您怎麼樣,要不要去找個大夫看看?」

安芷搖頭說不用,手肘的那點疼,還用不到興師動眾地去看大夫。

她掀開車簾,往外頭看去。

右邊巷子口停了幾個人,正在大口喘氣,說到了雲家兩個字,讓她頗為好奇,「福生,你去問問,巷子裏怎麼了?」

福生拿了塊碎銀子下馬車,很快帶了消息回來,憤憤道,「說雲定邦喝醉了酒,抓了個姑娘調戲,然後雲家的家丁把他們給趕出來了。」

安芷聽了直皺眉,雖說這是別人的事,但好好的一個姑娘被糟蹋了,那就活不成了。

她看到身後有巡邏的軍士,讓福生過去告知一聲。

那些軍士聽到有人鬧事,立即衝進了巷子,而安芷則是讓福生把馬車牽到邊上。

結果軍士們進了巷子沒多久,就兩手空空地出來了。

春蘭氣憤道,「那些軍士肯定是懼怕雲家的勢力,所以故意不管的,夫人,咱們不能坐視不管啊!雲家就沒一個好東西,正好趁這個機會,送雲定邦去大牢!」

安芷眼珠轉了轉,她是女人,就算進了巷子也沒用,「福生,你跑去水雲間,讓張蘭姐帶人去巷子裏。春蘭,你拿着錢袋,讓那些乞丐進巷子鬧一鬧。」

春蘭拿着錢,「唰」地就衝下了馬車。

就在這時,巷子裏突然竄出來一個人影,讓安芷瞪大了瞳孔。

她急忙大喊,「翠絲!」

翠絲聽到喊聲,停住找人,卻被身後追出來的男人給按住肩膀,整個人被舉起摔到了地上,胳膊不懂有沒有斷,但疼得她嘴巴都麻了。

「臭丫頭,你還敢咬老子!」男人不是雲定邦,而是穿着家丁衣裳的人,抬腳又去踹翠絲。

「住手!」安芷剛到巷子口,就看到男人在打翠絲,撿起的石頭丟了過去,正中男人的後背。

「誰他么不長眼睛啊!」男人怒吼轉頭,看到安芷時,瞳孔瞬間瞪大,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半步,因為他認識安芷。

安芷沒嫁人之前,就有京都第一美人的稱號,後來嫁給裴闕,更是時常出入高門世家的宴席,所以雲家的家丁認識安芷,並不奇怪。

翠絲聽到主子的聲音,蜷縮著身體艱難展開,卻沒力氣站起來,只能哭着道,「夫人,您快去巷子裏救救冰露姐姐!」

聽到冰露兩個字,安芷的腦袋「轟」地響了一聲,眼前一黑,往後倒下,幸好被趕來的春蘭給扶住。

春蘭聽到翠絲的話,驚聲問,「你說什麼?雲定邦欺負的是冰露?」

翠絲含淚嗯了一聲,掙扎著扶牆站了起來。

而方才打翠絲的男人,已經嚇傻眼了,愣了會,立馬轉身跑進巷子。

安芷頭還是暈的,但怕來不及,指著巷子道,「春蘭,你先去!快點!」

春蘭嗯了一聲好,正要追去的時候,福生帶着張蘭幾人來了。

安芷便由張蘭扶著進了巷子。

巷子是個死巷,四周都是院牆。

安芷到的時候,雲定邦正準備爬牆,但被福生丟的石頭砸中腦門,頓時有鮮血流了出來,人也從牆上摔到地上。

春蘭衝到冰露身邊,看到滿嘴是血的冰露,衣襟開了一半,心疼得全身發抖,淚花成串地往下掉,「冰露姐姐,你別怕,我們來救你了!」

冰露眼睛是睜開的,也有呼吸,但神情獃滯,像失了魂一樣。

春蘭怎麼喊,冰露都沒回聲。

像已經死了的人一樣。

狹小的巷子裏,彷彿被定格了一般,誰都不敢喘個大氣。

雲定邦扶著額頭,看到安芷帶了一群人過來,嚇得退到牆角,大聲辯解,「你們想幹嘛?這丫頭可不是我傷的啊,是她自己咬的舌頭,我衣服都沒脫完,你們就來了,我可什麼都沒幹!」

「什麼都沒幹?」安芷的眼睛已被淚水模糊,前一會她還滿心歡喜地想着給冰露準備什麼布匹當嫁妝好,結果這會人都說不出話來了,她擦了眼淚,轉身看張蘭,「張蘭姐,麻煩你去把馬車牽進巷子裏,再把冰露送到我的小宅院,請最信得過的大夫。」

福生聽到這話,過去背起了冰露。

冰露嘴巴動了動,眼珠轉向主子,想要說話,卻只有血水往下流,眼眶浮着一層薄薄的水霧,卻沒有一滴淚水留下,明顯是方才哭完了眼淚。

「別怕。」安芷幫冰露系好衣裳,她的手一直在抖,「我一定讓這畜生血債血償!」

雲定邦急了,他這會完全酒醒,腦門疼得血直流,囂張大吼道,「你想怎麼樣啊!我都說了,我沒碰你丫鬟,再說了,我也不知道是你的丫鬟啊!」

「你撒謊!」翠絲衝出人群,指著雲定邦道,「你明明就知道冰露姐姐是裴家的丫鬟,但你說我們裴家處處不給雲家面子,還故意攔著雲家財路,你就要給裴家一點顏色看看,所以才欺負冰露姐姐!」

冰露在府內綉嫁妝,時常需要針線那些,因為主子那不用她伺候,今兒發現絲線不夠用,所以帶着翠絲一塊來水雲間。兩人走的都是大路,不曾想,遇到了雲定邦這個醉鬼,二話不說就把冰露扛進巷子,也不管街上還有那麼多人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5章 咬舌

55.9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