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赫雲

第495章 赫雲

陳復生這個名字,安芷和裴闕前幾日才聽過,是裴老爺子給提的醒,裴闕當天就派人去了應城,沒想到今兒個先從賀荀的嘴裡聽到陳復生出了事。

裴闕的酒,瞬間醒了大半,看著賀荀問,「這事你聽誰說的?」

「是我父親說的。」許文娟替賀荀回答,「我父親說雲家一直覬覦鹽稅,小骨頭啃得差不多了,就剩下幾個硬骨頭。其中陳復生是最硬的一塊,所以雲家使了法子,趁陳復生醉酒時,塞了個良家女子到陳復生的床上,眼下那女子正準備來京都告御狀呢。」

安芷皺眉道,「這明顯是嫁禍啊。」

「是嫁禍又如何呢。」賀荀給自個兒倒了一杯酒,「就像你們閹了雲定邦一樣,知道這件事的人都明白是你們夫婦做的,但沒有證據,雲盛興不還是只能憋著氣。而那女子,是眾人一起在陳復生床上找到的,那麼多雙眼睛看著,陳復生又是個倔強老頭,只說清者自清,自有公道幫他證明清白。真不懂他怎麼當那麼多年官,一點事故都不懂。」

「大概不是不懂。」安芷嘆氣道,「估計是不屑。」

陳復生主管著鹽稅,若是因為此事被告,勢必會被撤了職務。一旦位置空缺,雲家就有了希望。

安芷看裴闕愁眉不展,知道裴闕在擔心鹽稅的事,轉頭去問許文娟,「那你父親呢,他怎麼想?」

「我父親說,鹽稅事關國本,他已經派人去應城了。」許文娟道,「他還說,這件事,讓裴闕最好別插手,至於為什麼,他就不肯說了。」

若是裴闕不插手,雲盛興就會因此得意,行事更加囂張,更容易露出馬腳。安芷和裴闕都想到了這點。

安芷眼珠轉了轉,自從西北的事之後,她對成家,也有了一些提防,所以這會沒直接點明許侍郎的意思,倒不是想防著許文娟,而是不想拉許文娟下這趟渾水,畢竟許文娟馬上就要離開京都了。

安芷故意岔開話題,說了到別的事,等送走許文娟夫婦后,她和裴闕回到了自個兒的屋子,才問裴闕怎麼想的。

「許侍郎的話有一定道理,但咱們不可能不管。」多喝了兩杯酒之後,裴闕的頭有點點疼,這會躺在安芷的腿上,一隻手揉著太陽穴道,「許侍郎看似圓滑,實際上沒有把任何人當同盟。若是咱們不管這事,即使雲盛興沒得手,陳復生也可能會下台。所以對外,咱們可以裝著不知道,但還是要派人守著陳復生,最好是抓住那婦人的馬腳。」

裴闕隱約有個直覺,總感覺許侍郎不僅僅是想要平衡世家之間的關係,這種感覺,從許侍郎插手西北的事時,就有一點想法。不過這到底是他自個兒的一點猜測,還沒有任何實際性的事,所以連安芷都沒說,怕安芷跟著他一塊擔心。

其實,安芷也覺得許侍郎有點看不透了,但礙於她和許文娟的關係,不太願意去多想許侍郎的不好,所以也是隱約有個感覺而已。

夫婦二人沉默了一會,再各自去洗漱。

陳復生這事,暫時還沒掀起風波。

這樣的平靜,一直持續到了九夷來人。

來的是賀荀的舅舅姜赫雲,按賀荀和許文娟想的,姜赫雲應該是來接他們夫婦回九夷,但姜赫雲卻是悄悄找到賀荀,不希望賀荀回九夷。

世子府的西院屋子裡,賀荀的掌心已經拍紅,「為什麼不讓我回去?我苦心蟄伏那麼多年,甚至來晉朝當質子,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回去報仇嘛?」

姜赫雲才年過四十,頭髮卻白了大半,眼角的溝壑盡顯滄桑,長長地嘆氣道,「當初讓你來晉朝當質子,不過是我的權衡之計,如果你那會留在九夷,肯定活不到現在。後來你說要復仇,我也有那樣想過,畢竟血海深仇,我也忘不了。可那麼多年過去,咱們在九夷安插的人越來越少,就連你父王快病危了,咱們都不知道。這樣的情形,你還不如不回去,至少在晉朝,有你岳家在,可以保你一生平安。」

從賀荀來晉朝後,姜赫雲就被監視著,手上的實權慢慢被奪走,直到後來的「耳塞眼瞎」。

因為一直身處九夷,姜赫雲比賀荀更知道九夷的情形,他明白如果賀荀想要上位,付出的代價可能不僅僅是幾年的時間。很可能會因此沒命。

作為姜家的兒子,姜赫雲自然希望有大仇得報的一日,可作為舅舅,姜赫雲又不想看賀荀因此丟了性命。

這兩年,姜赫雲幾乎是強撐著身體,因為他自個兒活不了幾年,很多事情便看開許多。

「我能來京都,多虧了你的那個朋友,不然我連京都都來不了。」姜赫雲語重心長道,「賀荀,舅舅希望你能放下啊。」

「放下?」賀荀笑了,「我怎麼可能放得下?」

從母親過世,到近十年的隱忍,每一天里,賀荀都在想報仇。

這種想法,快成了賀荀的一種執念。

現在要他放下,怎麼可能呢?

儘管明白舅舅說的道理,他也做不到。

就是因此丟了性命,那也不後悔。

不過這樣的話,他對許文娟的安排,就要做點改變了。

「舅舅,你是看著我長大的,我是什麼樣的人,你心中清楚。」賀荀肯定道,「我一定要回九夷,不管誰來勸我都沒用。這麼些年,我欠你太多,若是我有幸活下來,一定好好回報你。這次的事,等我回到九夷后,先幫你安排到別的地方去。」

「哎,我就知道你這小子不聽勸。」姜赫雲拍腿感嘆道,「但你可別想把我推開,我都活了那麼久了,沒幾年可以活。既然你堅持回去,那就好生準備一番,咱們忍了這麼多年,也不是泥捏的。」

聽此,賀荀扯出一抹笑意,「對啊,咱們又不是泥捏的。」

姜赫雲和賀荀說完后,又悄悄離開了世子府,九夷的使臣隊伍還沒進京都,他得先去匯合。

賀荀送走舅舅后,讓小廝去請裴闕來,他有事要求裴闕幫忙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5章 赫雲

57.23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