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口舌

第496章 口舌

九夷的使臣到京都那日,安芷作進宮參加了晚宴,她和嫂嫂惠平郡主坐在一塊,許文娟則是跟賀荀一起。

宮宴這事,安芷已經習慣了,沒什麼好說的。

直到宮宴結束,她在宮門口等裴闕出來時,正好遇到了雲盛興。

一般來說,男女有別,特別是在宮門口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,但云盛興還是徑直朝安芷的馬車走了過來。

看到雲盛興走過來,安芷笑換上無可挑剔的笑容,直到雲盛興到跟前,她再主動招呼道,「雲大人可是吃醉了酒,找不到自家馬車了?」

雲盛興看安芷笑了,心裏莫名竄起一股怒火,「安芷,許文娟馬上就要去九夷了,這京都里,你沒幾個靠山了吧?」

「雲大人這是何意?我這人向來隨和,既沒有仇家,又何須那麼多靠山呢。」安芷越看雲盛興急眼,她心裏就越是高興。

兩人沉默了一會,安芷餘光瞄到從不遠處走來的裴闕,再去看雲盛興時,他的隨從也尋了過來。

「安芷,我勸你莫得意,我兒遭受的苦,遲早一日是要討回來的!」雲盛興小聲警告,「你廢了他的命根子,我定會讓你給他洗腳舔尿!」

四周來往的人多,雲盛興站在這裏好一會兒了,不時會有人投來好奇的目光。

裴闕走到跟前時,還沒聽到雲盛興說的話,所以問安芷怎麼了。

安芷瞄見許多人都瞧着他們這裏看,手帕一舉,抽泣道,「雲大人在怪罪我呢,說雲家三公子被歹人閹了是我做的,可……我一個婦道人家,怎麼敢做這種事。相公,你快和雲大人說說,這事不是我乾的。」

雲定邦行三,所以安芷喊他雲三公子。

之前雲定邦被閹了的事,雲盛興沒有證據找裴闕算賬,這事又丟人至極,所以雲盛興並沒有聲張這件事。方才看到安芷一個人在馬車裏等人,心中氣不過,這才過來撂狠話,沒想到安芷直接把他剛才說的話給捅出來。

而四周離得近的人,全聽到了安芷的話。

這年頭,只有家境不好的人,才會賣兒到宮裏當太監,不然兒子都是要傳宗接代的。

雲定邦作為世家公子,更會有萬貫家財要繼承,但現在,他連一兒半女都沒有,就成了太監,這讓邊上的聽到人,直呼厲害。

裴闕沉着臉道,「雲大人,咱們都是同僚,飯能亂吃,但話不能亂說。你這般污衊我家夫人的清白,證據呢?」

雲盛興一口老血梗在喉嚨里,上不去,也下不來,被裴闕夫婦一唱一和弄得半個字都回懟不了,只能幹巴巴地瞪着裴闕好一會兒。

直到圍觀的人多了,雲盛興知道再待下去就不好了,轉身道,「你們才是別亂說話,我兒好好地回家祭祖,一點事都沒有。」

安芷可不打算放過雲盛興,「雲大人,你方才可不是這麼說的,我邊上的人可都聽到了,這事還是你親口與我說的呢。不過我也能理解你的衝動,畢竟好好的一個兒子,說沒了命根子就沒了,任憑誰都接受不了。所以方才你口不擇言而說的話,我就不計較了。但你往後可別再逮著一個人就隨便指認了,你可是一品大員,空口說白話是要下拔舌地獄的。」

一口氣說了那麼多,安芷嘴唇有些干,卻興緻滿滿。方才雲盛興說的那些話,着實氣人。

雲盛興回頭指著安芷,好半天才道,「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!」

說完,他就甩袖走了。

那些圍觀的人里,有看雲盛興不順眼的,都在心中為安芷鼓掌。同時也覺得安芷有夠囂張的,竟然敢這麼和雲盛興說話,畢竟雲家現在,可是京都里最熱門的世家呢。

裴闕上了馬車后,馬車便動了起來。

安芷捂著胸口道,「方才說那些時,我好怕雲盛興會衝過來打我。不過看他面色鐵青,又覺得好爽。」

裴闕挨着安芷一塊兒坐,笑着誇讚道,「我家夫人就是厲害,懟人的功夫沒人能比。」

「我就當你是誇我了。」安芷往裴闕夫婦肩膀靠去,「我本來沒想那麼針對雲盛興的,轉念想到早就是死對頭了,又何必裝着一副很好的樣子,還不如直接開懟。」

「挺好的,你是我夫人,想罵誰都行。」裴闕道,「雲盛興被咱們揭了丑,這會回去,的一晚不會睡了。」

確實,被人知道雲定邦被閹了,雲盛興是大大地丟了臉。事實上,大家都能知道這事是誰幹的,但就像安芷懟雲盛興的話一樣,想要別人認罪,那得有證據。

雲定邦被閹的農屋主人,早就被裴家送到了別的地方,他們也不知道是裴家買了他們夫婦房子,只知道是有錢人。現在農屋被燒成灰,想要有證據,就得讓朔風他們倒戈,但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。

俗話說,壞事傳千里,當天夜裏,許侍郎也知道了這件事。

他正在泡腳,看夫人換了裏衣過來,笑着道,「我原以為安芷經過裴鈺退婚的事後,性子會軟和許多,沒想到又被裴闕給養了起來。他們夫婦二人倒是好膽量,竟然敢直接閹了雲定邦,這與直接閹了雲盛興,差別也不大。」

許夫人笑盈盈地坐到了梳妝台前,對着銅鏡解翡翠耳環,一邊道,「文娟之所以會和安芷好,就是兩個人有共通點。要我說啊,這事就該這麼辦,省得雲盛興一天到晚地囂張跋扈,現在他兒子成了閹人,看他以後還怎麼有臉。」

許侍郎把腳從木盆里拿出來,轉過身的許夫人拿乾淨的面巾替他擦腳,「年輕人,血氣太旺也不好啊。你覺得他們這事做得好,可有沒有想過後果?」

許夫人抬眉道,「他們會敢這麼做,自然是想過後果。而且裴家與雲家早就水火不容,不差這點事了,他們遲早要爭個你死我活。只希望以後的爭鬥啊,咱們別被牽扯太多才好。」

說完這話,屋子裏安靜了好一會兒。

許侍郎沒有接夫人的話,老謀深算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一個方向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6章 口舌

57.3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