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弟恭

第500章 弟恭

雲定邦是有了報應,可他也心有不甘。

不過這事放誰身上,都不能咽下這口氣。

到這會,他還滯留在路上,因為他想回京都報仇,但老爺子不讓,隊伍就一直僵持着。

「我跟你們說,要是不讓我回京都,那就讓我死這裏吧。反正我成了廢人,父親不會再疼我了。」雲定邦躺在縣衙的床上,他在這裏停留了五日,也找了五日的茬。

侍衛們不敢不敬小主子,但也不能違背老爺子的話,他們被夾在中間,裏外都難辦。

侍衛首領勸道,「爺,老爺說了,讓您先回老宅修養一段時間,等風頭過去了,肯定會接您回京都。」

「過段時間?那是多久!」雲定邦冷哼道,「別拿那套油腔滑調的話來忽悠老子,老子現在做不了男人,還管什麼以後,就想現在回去殺個痛快。你現在就給老爺子傳話,要是不立刻接我回京都,就等著給我收屍吧,反正他有那麼多個兒子,不差我這一個。」

侍衛首領看主子態度強橫,實在勸不動主子,只好先出了屋子,打算問問老爺的意思再說,但沒想到,他剛出屋子幾步路,就看到了四公子云振邦,忙給四公子行禮。

雲振邦被父親送回老家后,日日釣魚打牌,日子無聊又清閑,心裏的怨氣憋了一大堆。

不曾想,一向被父親疼愛的三哥,也被送回雲家老宅,他抱着看熱鬧的心思等了好幾日,沒能等來三哥,先等來了三哥被閹了的好消息,便迫不及待地來接人了。

看到侍衛首領一臉苦色,雲振邦知道是他三哥又刁難人了,搖著扇子進了屋子,一點要裝的意思都沒有,直接「喲」了一聲,幸災樂禍道,「三哥這是病了么,外頭天這麼好,怎麼不叫兩個花魁來飲酒聽曲呢?」

雲定邦一向和弟弟們不對付,一個是他性格霸道,還一個是他不喜歡繼母,現在聽到弟弟挖苦自個,胳膊肘下的枕頭丟了出去,大聲道,「誰讓你進來的?快給老子滾出去!」

雲定邦身上的傷還沒好全,丟的枕頭也軟綿綿的,雲振邦隨便一閃,就躲開了。

「三哥莫生氣,我作為弟弟,應該來探望你的。」以前都在京都的時候,雖然兄弟倆都是嫡子,但云振邦處處都要讓著哥哥,私下裏沒少被欺負,就因為父親更喜歡雲定邦。現在好了,雲定邦被閹了,都做不了男人,想來父親不會再疼愛雲定邦了,所以他這會才敢那麼得瑟。

「誰他娘的要你探望!貓哭耗子假慈悲,別以為我不懂你是來嘲諷我的。」雲定邦面向門外大吼,「外頭的人都死了嗎?不懂進來一條狗嗎?」

外頭的侍衛倒是想進來,但是被雲振邦的人給攔住。說實話,那些侍衛也有自個的考量,就像雲振邦想的一樣,誰家會重視一個閹人呢。

雲定邦沒叫來人,怒火竄上心頭,動了兩下腿,卻扯開傷口,疼得摔在床上直打滾,「雲振邦你個狗東西,老子就算再不行,也輪不到你到我跟前耀武揚威。別說是你,就是你母親那個騷貨,在我面前也要跪下!你可別忘了,我廢了,但我還有一個大哥!」

雲定邦的大哥是嫡長子,日後要繼承雲家的人,確實如他說的一樣,雲夫人都要忌憚他,因為雲家日後是由雲定邦大哥繼承。

但云振邦是和雲定邦差不多的紈絝,氣到頭上,哪裏會顧忌那麼多。

他走到床邊,一把拽住雲定邦的大腿,把人從床上拖下來,一隻腳踏上雲定邦的胯部。

「啊!」撕心裂肺的一聲,雲定邦還沒好全的傷口,瞬間被踩裂開。

雲振邦尤不解氣地加大踹了幾腳,直到把人踹昏死過去,他才停下。

出了屋子,雲振邦爽快地整理着衣袖,一邊和雲定邦的侍衛道,「既然我來接三哥了,你就不用愁了,進去收拾一下,咱們出發回老宅吧。」

老宅離京都山高路遠,雲振邦待了好些日子,早就收服許多心腹,等抬着雲定邦回去后,只說是水土不服病了,別人也不敢多打擾。

以前忍下多少怨氣,這會全部都能撒出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0章 弟恭

57.9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