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 再次

第527章 再次

雲盛興中風后,許多人都在觀望雲家。

這會雲興邦放了大錯,在場的人知道太後會保下雲興邦,但云家想要恢復到鼎盛時期,又要延遲許多年。

世家起伏跌宕,往往就在一瞬間。有一日衝天的富貴,也有連連傾覆的狼狽。

雲興邦咬牙瞪著裴闕,事情是他做的,過程怎麼樣,其實並不重要了,而是陪著裴闕他們想要怎麼樣。

他心裡清楚,在場的每一個人,都想看到雲家的覆滅,「裴闕,你眼下如此相逼,真的是因為我踩到先帝的遺像嗎?你是什麼心思,還有在場的其他人,你們都是一丘之貉,害了我父親,這會兒又想著打倒我,絕不可能!」

這話有些口不擇言,聽的雲家的幾個小廝戰戰兢兢,一直在給雲興邦使眼色。

可雲興邦在氣頭上,一想到他自個兒被設計陷害了,胸口就堵著一口氣,不說兩句就要憋壞了。

裴闕倒是無所謂雲興邦說什麼,畢竟在場那麼多眼睛看著,雲興邦是逃不掉的。

即使太后強壓下來,雲興邦死罪可免,活罪可難逃。

裴闕最開始就沒想著要弄死雲興邦,他的目的是讓雲興邦退出朝堂的爭鬥,這樣雲家就沒有人能撐起門楣,至少最近五年裡,可以不用忌憚雲家。

裴闕從雲興邦身上收回目光,轉而看向成國公。他們幾個人里,以成國公為尊,要怎麼發話,還是要聽成國公的話。

成國公辦事可不講究面子,在他要開口時,許侍郎先開頭插了話,「雲興邦辦事不利,但他確實是遵循了太后的旨意來協助,既然是太後派他來的,怎麼處罰,還是讓太後來處理比較好吧?」

許侍郎向來圓滑,他怕成國公點爆太后和皇上的怒火,這事讓太後去處罰是最好的。而且讓太後下處罰,別人就不能說他們不給皇家面子,還能壓著太后咽下這口氣。

裴闕也覺得許侍郎的提議不錯,「許大人言之有理,不過翻新寶華殿,本來是我工部的職責。不論如何,這事我也有責任,就讓我押送雲興邦去西陵吧。」

有裴闕親自押送,那雲家人就不能接近雲興邦,在路上時,裴闕想怎麼折騰雲興邦都可以。

雲興邦剛想搖頭說不,成國公開口下了決定,「就這樣吧,眼下還是修復先帝遺像比較重要。」

話音剛落,皇上跟前的小德子就到了,問了怎麼回事後,小德子忙跑回去和皇上傳話。

皇上年紀小,經驗也少,不懂裡頭的彎彎繞繞,聽到讓太后處理舅舅,他倒覺得裴闕幾人挺給面子,便沒再插手了。

裴闕領了任務,讓人押著雲興邦去工部,同時讓福生回府,找安芷準備一些衣物。

安芷收到福生消息時,一邊讓人收拾,一邊道,「怎麼又去西陵?想到太后住在西陵,我心裡就不安。」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。」福生跟著姑爺辦事,學了不少見識,「成國公年紀大了,不適合離開京都,許侍郎又是個圓滑的,若是姑爺不親自押送雲興邦去西陵,只怕太後會把這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」

「可他這麼做,豈不是送上門去給太后擠兌。」安芷是心疼裴闕,怕裴闕被太後為難。

「夫人放心,姑爺本事大著呢,沒人能欺了他去。」福生淺笑道,「姑爺說了,不用準備太多東西,他這次快去快回,盡量在七天內就回來。」

安芷去過西陵,原以為裴闕要去個十天半個月,所以讓冰露幾人搬出了樟木箱子,聽福生說快去快回,又讓冰露她們收回一點東西。

最後收拾完時,也沒等到裴闕回來,而是福生直接帶著行李,趕著馬車去追姑爺。

等福生走後,安芷站在屋子的長廊下,望著天邊快要下山的夕陽,或許是有喜后更容易多愁善感,她總忍不住去想裴闕到哪兒了。

冰露過來勸道,「夫人,您進屋歇息吧,天涼了,經不住您這樣站的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轉身扶著冰露回到了屋子裡,一股熱氣撲面而來,是屋子裡燒的炭火盆子。

與裴闕成婚後,裴闕與她說得最多的,就是讓她放心。她確實很相信裴闕的能力,可她這會胸口悶的是,什麼時候她也能對裴闕說放心呢。

裴家的內院會平穩安寧,確實有她的功勞,可這也是裴闕主張分家的緣故。如果裴家四房還都住在同一個院子里,那安芷必定不會有現在的太平日子過。

「冰露啊,最近順子有來信嗎?」安芷坐下后問,「我看舅舅的來信說,順子好像升千戶了,他才去西北沒多久,就升得這樣快,想來是拼了命在掙功名。我知道你心裡還有他,既然有他,就給順子回封信吧,千戶長的上邊還有許多官銜可以升,讓他護好自個,別功名掙下來了,卻換來一身病痛。」

說到順子,冰露的表情就會自然而然地變憂愁,「奴婢上個月就回了信給他,說了讓他回來,但他不聽。」

「你要他這會回來,他肯定不願意。」安芷嘆氣道,「世人的嘴巴都是往外長的,說不得自個兒的半點不好,就愛挑別人的刺。眼下你在我身邊,有我在,沒人敢說你什麼,所以順子也想讓你在京都挺直腰板,那他就要當人上人。可將軍又豈是那麼好當的,不說別人,就是哥哥身上的傷疤,每次看到,我都要倒吸一口冷氣。」

安芷拉住冰露的手,柔聲道,「既然你們是一樣的心思,那就多勸勸順子,珍惜眼下時間才是,那些功名利祿,別太心急了。」

安芷了解冰露,若是順子在西北有個意外,冰露會自責一輩子。

她與裴闕磨合了那麼久,算是得出一些經驗。

既然想著一個人,那就要讓對方知道,不然兩個人磕磕絆絆有了誤會,到時候傷心難過的還是他們自個兒。

冰露眼眶濕漉漉的,點頭說了句好,轉頭看了眼天色,說去端熱水,到了洗漱睡覺時間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27章 再次

60.9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