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2章 好事

第562章 好事

傍晚裴闕回來的時候,安芷很遺憾地說了錢家表哥沒看上裴萱的事。

「要我說啊,錢瑾瑜就是沒遇到自個兒喜歡的姑娘。」裴闕一邊脫披風,一邊笑着道,「若是遇到了喜歡的姑娘,肯定不是現在這樣的木頭。比如我,不也是這樣?」

說起別的男人時,裴闕總是要誇誇自己。

安芷不接裴闕的問話,直說錢瑾瑜的事,「錢表哥大部分時間都在西部軍營里,打小沒接觸過什麼女人,想來是沒遇到喜歡的。且看着吧,反正和咱們沒什麼關係。」

裴闕拿起竹籃里的小孩兒衣裳看,每一件都精緻小巧,特別可愛,「那也不一定,錢夫人不是說了嗎,想要讓錢瑾瑜留在京都發展。」

若是錢瑾瑜要在京都做事,少不了要和裴家打交道。

聽到這話,安芷也點了點頭,「也是,錢家在京都沒什麼親戚,咱們都能算近的了,自然會多聯繫。就是不懂錢嬸嬸能不能說服她兒子留下,若是能留下,其實也挺好。像我,當哥哥在西北的時候,每每想到都很擔憂,可轉念再想,就算哥哥不去西北,也要別家兒郎去。誰的孩子都是命,只能怪永遠停不下戰火的邊疆。」

從懷孕后,安芷會更多愁善感一些。又因為日常都在屋子裏,想的事也更多。

裴闕有好幾次都看到安芷在發獃,「大舅哥是棟樑之才,若是你不讓他上戰場,定會逼瘋他的。」

「是啊,所以哥哥每次去西北,我都沒問可不可以留下,只要他能小心就好。」安芷理解哥哥的心情,也懂哥哥的志向,所以她憂心的同時,又是支持的。

哥哥滿腔熱血,願意以血鎮疆土;安芷的心思則在家人身上,各自有各自的心愿,能互相理解,也在想方設法地讓對方更好。

說到安旭,裴闕今兒個去了安府一趟,「我今兒見到你哥哥了,他打算參加年底的宮宴。」

「他恢復得怎麼樣了?」安芷問。

「挺好的,快有最開始的靈活了。」裴闕笑道,「年底宮宴,是人最多的時候,到時候可以看看其他人的反應。」

安芷皺眉道,「確實是可以,不過我覺得還是太快了一點,哥哥會想參加宮宴,其實是想着等開春後去西北吧?」

「是的。」裴闕扶著安芷走到床邊,等安芷躺下后,他才上床,「宮裏的是非多,到時候不管你有沒有生產,我都會幫你推了宮宴。」

安芷也不想參加宮宴,等裴闕摟住她后,閉上眼睛道,「真希望能早點抓到害哥哥的人,不然我心裏總是突突的。」

夫婦倆一人一句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次日安芷醒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去上朝了。她現在月份大,需要冰露扶著才能起來。

冰露幫主子穿衣裳的同時,一邊道,「姑爺早上走之前,親自去了小廚房一趟,他對您啊,是真的好。」

安芷笑道,「前一陣子,順子不是給你寄了個小箱子么,如果我沒記錯,是他所有的月錢吧?」

說到順子,冰露就會臉紅,「他是寄來了那些東西,可誰想要啊。」她就想順子能回來,等人走後,才覺得兩人待一塊才是最好的,但已經沒有回頭路了。

安芷笑了笑,不戳破冰露的小心思。

「對了夫人,前兒個,姑爺處理了前院的兩個丫鬟,我去打聽過,好像是那兩個丫鬟不老實,想爬姑爺的床。」冰露說起這個,還是有些憂心的,雖說姑爺對主子好,可這樣的好太難得了,每次聽到這種事,就怕會有成真的那一日,「這些日子,您一直顧著養胎,等過兩日的時候,得好好滅滅那些小丫頭的心思,不然總有不老實的。」

「這倒是。」安芷點頭道,「府里的人來來往往,人又多,是該讓新來的知道害怕。」

吃過早膳后,安芷本想看看賬本,但外頭的嬤嬤來報,說她嫂嫂來了。

嬤嬤話音剛落,惠平就掀開毛氈進來。

惠平今兒穿了翠色長袍,頭頂只帶了兩隻玉簪,很是素雅。

「前兒個你送了好些布料給我,昨兒我得了一些好皮子,就想着送給你做冬衣。」惠平來安芷這裏,從不客氣,自個兒就坐下了,「你快看看喜歡不喜歡,我還特意給你公公也帶了些。」

惠平有封地,她的皮子是數一數二的好,安芷瞧了兩眼,就知道惠平有精心挑選過。

「多謝嫂嫂了,我都很喜歡,正好我最近怕冷得很。」安芷看冰露倒完茶后,和嫂嫂確認了哥哥的事,「他還是那麼心急。」

「沒辦法,我也勸不住他。」惠平對這事已經沒感覺了,以她對安旭的了解,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,「不說他的事了,你與你哥哥生活多年,肯定也清楚他的脾性。我今兒來,是要和你說個好消息的。」

惠平神秘地笑了起來了,起身走到安芷身邊,笑眯眯地道,「你猜猜,是什麼好事?」

「是嫂嫂要和哥哥一起去西北?」安芷猜。

惠平搖頭,哎了一聲,湊到安芷耳邊道,「才不是我要去西北,是我又有喜啦,昨兒剛診出來的,我高興得一晚上都沒怎麼睡呢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62章 好事

64.97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