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5章 棋盤

第585章 棋盤

裴闕換了一身玄色裘衣出來,身姿挺拔,從裡屋走出來后,發現施詩還愣在原地,開口道,「既然姑母要先回去,那就趁天色早出門,外頭風雪大,遲了不安全。」

聽到裴闕說話,施詩才從愣愣回神,哦了一下,轉身出了屋子。

安芷瞧了眼施詩的背影,和裴闕一起走到餐桌邊,「施家與咱們本就是兩家,一起過個小年可以,但過年這種大節日,他們本該回家。」

裴闕知道安芷是在安撫他,但他並不在意這種事,「眼看著高牆起,眼看著高牆落,他們本就不是裴家的人,要走要留都是他們自個兒的事,我做不得干涉。我打小就沒怎麼見過姑母,這事傷不了我,但是會傷了老爺子的心。」

裴懷瑾就一個親妹妹在世,前腳兒剛幫了外甥女,這會家裡出了事,妹妹就要帶著兒女走,未免有些無情。即使再拖個一兩天,也比這會就走的好。

安芷聽了唏噓道,「老爺子年紀大了后,倒是越來越重感情了。」

裴闕點頭說了句是,給安芷夾了一塊青菜,心裡卻想著老爺子這是年輕的時候太過薄涼,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過於感性。

夫婦倆用過早飯後,安芷派人去送施家出門,裴闕則是去了老爺子的院子。

偌大的院子,倒是井然有序地各自忙著。

而隔壁的大房,就沒有這樣的景象,自從李氏走後,家裡的一切都是裴鈺在打理。

本來看賬這種事,應該裴雪來干,可裴雪還沒怎麼學會,李氏就走了。

至於裴鈺,他詩書可以,但算賬管家就一般。加上大房今年死了主子,所以很是蕭條。

裴雪進了書房,發現哥哥站在窗子下面看鳥,鼓著臉走過去,「哥,你怎麼還在看鳥,今兒廚房裡又因為銀錢算錯而打起來了,你就一點都不關心我們家嗎?」

「家?」裴鈺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。

從裴家脫離出來后,裴鈺就是戶主,也就是一家之主。

可他卻從來不覺得這裡有家的感覺,就像只是一個居住地,而不是以前會讓他覺得幸福和想念的地方。

裴雪不懂哥哥問話的意思,點頭道,「對啊,現在咱們家只有你和我了,若是你都不上心,那往後我們豈不是要完蛋。」

裴雪最怕的,是被人笑話了。以前她是高門嫡女,現在呢,什麼都不是。即使隔壁的四叔辭官了,那也輪不到她去笑話,因為她的日子比辭官的四叔還不如。

裴鈺看著妹妹俏麗的臉龐,想到了妹妹與皇上的事,「雪兒,等你進宮后,你是想當個寵妃,還是想爬上皇后的位置?」

「我能當皇后嗎?」裴雪從沒想過當皇后,因為它的家世已經不配當皇后了,「朝臣們不會同意皇上立我為後的,而且我也知道了,皇上對我就是一時新鮮,等三年後保不齊就忘了我。所以還是當寵妃好了,只要有寵愛,還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

裴雪想的很簡單,她也看了一些話本子,什麼賢良淑德,她都不要,就要皇上的寵愛。有了寵愛,就能讓四叔一家高看她,並且給她磕頭。

裴鈺聽完妹妹說的,笑著點頭道,「對,做寵妃好。寵妃不用賢良大度,更不用背負太多的責任,只要你能得寵,哥哥就能讓你當太后,什麼皇后不皇后的,那都是虛名而已。」

裴雪聽不懂哥哥說的話,在她的認知里,只有皇后才能當太后,但哥哥同意了她的說法,這讓她很高興。

「不過哥哥,母親臨終的時候,讓我們別和祖父斷了聯繫,現在四叔辭官,裴家要看著就要衰敗,咱們還要死皮賴臉過去嗎?」裴雪不想去隔壁,特別是現在,因為去了就會丟人。

裴鈺從妹妹的臉上收回目光,轉頭看向籠里的鳥兒,這鳥他已經餓了一天,給點小米粒就吃得歡快,「去,既然是母親的遺言,咱們就去。」

「可母親不是恨祖父不留情面嗎,怎麼還要我們再去找祖父?」裴雪撇嘴不願意道,「再說了,祖父都把我們趕出來了,即使我們過去,他也不會見我們。」

「見不見是祖父的事,去不去就是我們的事。」裴鈺耐心道,「即使我們不是裴家族譜的人,但我們和祖父的血緣還在。若是我們不過去,別人就會說我們沒良心。可我們去了,裴家不讓我們進門,那就是裴家鐵石心腸,連兩個沒了爹娘的孩子都不看顧。」

裴鈺成日里地待在家中,幾乎沒有出門,他把家裡的藏書翻了一半,見識到了許多以前不懂的東西。

裴闕還是不懂哥哥的想法,但她現在只有哥哥了,所以哥哥說什麼,她就照做好了。

這邊裴鈺兄妹準備了東西,打算去看裴懷瑾。

另一邊的裴闕還在老爺子的院子里,父子倆隔著棋盤在說話。

裴闕落下手中的「馬」,說了句將軍。

裴懷瑾上前,擋住了裴闕的攻擊,「你只有一馬一卒,這匹馬已經被我的象和車給牽制住,只剩下一個卒。裴闕,這盤棋,你贏不了。」

「我贏不了,父親也贏不了。您的車用來牽制我的馬,便沒了其他棋子將軍。」裴闕看著棋盤思索道。

裴懷瑾點頭道,「對,你和我都贏不了。就像眼下的你和雲家一樣,雲家被你打壓得喘不過氣來,太后也處於尷尬的位置。有點腦子的,可能會想到你辭官是以退為進,你也確實能達到你要的效果,可你看看棋盤上你我剩下的棋子。」

棋盤上,裴懷瑾和裴闕都沒剩幾枚棋子,可以說是兩敗俱傷。

「雖說你沒有到棋局上損傷的那麼嚴重,但你又得到了什麼好處呢?」裴懷瑾往後一靠,長長地哎了一聲,把手中吃來的棋子往地上一丟,嘩啦啦四下滾落開,「雲家被壓,你手裡的權還是那麼多,也沒有拉攏到其他人。太后被壓,你做到了一個以防萬一,但你看看這棋盤以外的地方,那些被吃點的棋子,又滾落到誰的手中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85章 棋盤

68.4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