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吏部

第586章 吏部

棋盤的方寸之外,還有更廣闊的天地。

那些從裴懷瑾手中落下的棋子,滾落到了不一樣的地方,也代表著其他世家。

裴闕打壓雲家,主要是他擋了雲家的財路,所以雲家對她懷恨在心,這才針鋒相對了起來,而不是裴闕覬覦雲家的什麼東西。

不過裴闕沒貪心,其他人就不知不覺地攬了不少東西,俗話稱坐收漁翁之利。

裴懷瑾看兒子在皺眉道,涼薄的唇角彎起一抹滿意的笑容,朝堂上的你來我往,很多時候,得親身體驗了才能懂。

「怎麼不說話了?」裴懷瑾說話的時候,茂才已經把丟在地上的棋子撿了起來。

裴闕看著被撿回來的棋子,每一枚都有著自個兒的稜角,就像這京都里的世家一樣,大家有些類似的結構,卻又是大同小異。

「您是算著我會有今日吧?」裴闕抬頭,對上老爺子布滿溝壑的眼眸,突然笑了下,「您之前就說過我氣性大,讓我圓滑著來,可我到底是那麼個性子,那會聽進去了,後頭兒又按著以前的法子辦事,所以您乾脆在這裡等著我,反正我年紀輕,等做不周到的時候,自然而然就會來找您了。」

裴懷瑾不可置否地攤手道,「就是這樣。」

自個兒養大的孩子,是什麼樣的性子,裴懷瑾最了解。

裴闕本來是想來和老爺子談下最近的局勢,沒想到兜兜轉轉,他的那點心思,老爺子早就知曉得一清二楚。

裴懷瑾拿起棋盤上的將軍,看了看,又把其他棋子一枚枚複位,「這棋盤就好比是京都,每動一枚棋子,就會牽動其他棋子。你看雲家不順心,外頭也很多人看雲家不爽。你可以第一個衝出去掛旗上陣,但你是一個統帥,你要用最小的傷亡,來贏得勝利。」

頓了下,裴懷瑾已經把所以棋子都複位,「裴闕,你是做得不錯,也成功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,但你每次出手,都是你自個兒提槍上陣,你就沒想過,為什麼同樣是輔佐大臣,許家老頭能比你們都平穩呢?」

「許侍郎?」裴闕驚奇地念了這三個字。

「對,就是他。」裴懷瑾道,「成國公形象剛正,也正因為這樣,所以得罪了許多人,幹了很多吃力不討好的事。雲家一開始太得意,落得了眼下的結果。咱們裴家也一直在風口浪尖上,只有許家,是什麼事都沒有。」

大家都是輔佐大臣,只要一個倒下,剩下的人就會有更大的權力。有時候什麼都不做,也是一種前進。

裴闕想了想許侍郎那個人,他知道許侍郎圓滑,也清楚許侍郎是個不能深交的人,「許侍郎的為人繞來繞去,都是一個利字,他為了許家能花費那麼些心思,確實厲害。」

「他厲害的地方,可不僅僅是你看到的那些。」裴懷瑾手一舉,茂才很快就遞過來一本冊子,「你且看看上面記載的東西吧。」

裴闕翻了翻冊子,越看越驚心。

裴懷瑾等兒子看得差不多了,再開口道,「以前雲家在位的時候,把控著半個吏部,眼下雲家落寞了,雖說吏部上去的許多新人沒有背景,但實際上,他們都曾得過許侍郎的資助。」

吏部掌管的是全國官員的任免、考課、升降等事務,可以說是六部裡面比較肥缺的地方,下面的官員只要有心往上爬,就會想方設法和吏部的人攀上關係,錢也會一直往吏部送。

裴闕會打壓雲家,也正是看到太多的買官、賣官,私下修改考課,真正用心辦事的官員因為拿不出孝敬的銀子,就要一直被壓著。

原想著雲家倒下后,扶上一些寒門出身的官員,便能帶來一些好氛圍,但他真沒想到,那些人里有好幾個都是許侍郎的人。

「之前許家同意西北攻打西涼,我就覺得許老頭憋著壞,便派人查仔細查了查。」說到這裡,裴懷瑾露出了一抹愁容,「沒想到過去的漫長時間裡,許家一直在資助寒門學子,並挑了一些有才幹的人拉攏。這說明,許家很有遠見和手段。」

裴家也有類似的舉措,只不過面對的是裴家的子弟親族,而不會去接濟與裴家無關的人。並且那些寒門學子崛起后,裴家也不會刻意拉攏。

因為世家一日日的壯大,在許多長期不能出頭的學子眼中,就是世家在打壓寒門。故而時間久了后,那些憤世嫉俗的學子漸漸自成一派,等其中的一些中舉后,便會和世家對立。雖說沒什麼特別厲害的人,但他們群體龐大,不容小覷。

裴闕也沒想到許侍郎會那麼有心機,「只要把控了吏部,往後許家要怎麼安排人,都會方便許多。而且許家不差錢。」

世家裡面,就是裴家,都不敢說是最富有的世家,因為大家都知道許家非常有錢。

有錢又有權,可以說沒什麼是做不到的。

裴懷瑾點頭說是,「許家這次的動作,可以看出他們的野心更大。雲家只是想要多一點的榮華富貴,但許家不一樣,我覺得……他們要的是這個天下。」

自古以來,謀朝篡位常有,就是裴家也經歷了不止一個朝代。

可乍一聽老爺子這麼說,裴闕有些意外,畢竟他從沒這麼想過許家。雖說沒有把許家當友方,但也不覺得許侍郎會有那麼大的野心。

不過現在回想起許侍郎說過的那些話,比如羨慕裴闕的年輕有為,還有其他帶歧義的話,當時聽起來不覺得有什麼,可這會聯想起來,都能對上了。

「若是許家真想翻了這個天,那我們呢?」是看著許家給皇位改個姓,還是要出手扶持李家的晉朝。

裴懷瑾仰頭往屋頂看去,「咱們在這個屋檐下,不管本事再強,想要過溫暖日子,還是雨打風吹的生活,也得看看頭頂的屋檐結不結實。」

「裴闕啊,既然你想做臣子,該有的敬畏之心還是要有。」裴懷瑾加重語氣道,「若是你的眼中沒有了天,又怎麼能好呢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86章 吏部

67.59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