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0章 二九

第590章 二九

大年二十九,是個放晴的日子。

明兒個就是年三十,裴家的其他兩房,今兒提前過來了。

多了兩房的人,院子里熱鬧許多。

安芷眼湊著就要生了,所以忙前忙后的還是孟氏,許氏帶著幾位女眷摸花牌,安芷則跟裴萱坐在另一邊嗑瓜子。

瞧著裴萱白皙的臉龐,安芷拍了拍掌心的細削,「方才我聽你母親說,你的婚事好像定下來了?」

說到婚事,裴萱立馬紅了臉,微微低頭,小聲道,「還沒說下來呢,就是兩家人都還挺滿意的,要等年後算了生辰八字才行。」

聽此,安芷就知道八九不離十了,「說的誰家啊?」

「是成家三房的嫡公子,四嬸應該知道。」裴萱道。

安芷自然是知道的,只是不太熟悉,不過聽成嫿說過一嘴,是個還不錯的人,「成家門風好,你能嫁進成家,很是不錯了。」

裴萱自己也很滿意,成家底蘊厚實,眼下還有成國公這位重臣在朝堂,只要自個兒肯上進,往後不會差。

安芷知道姑娘家臉皮薄,不再多說這事,心裡有個底就行。

對面的牌桌不時傳來歡笑聲,不一會兒孟氏來了,說已經備好了酒席,可以入座了。

安芷和兩位嫂嫂走在最前頭,許氏一直瞧著安芷的肚子。

「四弟妹,我瞧你這肚子圓得很,和我懷蘭兒時一樣呢,聽說你也吃不得魚腥,是嗎?」許氏最近瘦了些,因為裴闕這邊辭了官,連帶著她家相公也難混了,這會有些遷怒的意思。

安芷摸著肚子,知道許氏是想說她會生女兒,但對於她來說,生女兒也挺好,「我是吃不得魚腥,到這會也難咽下去魚肉,按著二嫂說的,我很可能生姑娘。如果真是姑娘,那就先借二嫂吉言了。」

許氏微不可見地撇了下嘴角,心裡罵安芷假。作為世家主母,肯定都想生兒子,沒有兒子來繼承家業,相公就要納妾,到時候后宅都可能交出去。

許氏見安芷還在笑,越發覺得安芷假得很,在心裡祈禱安芷生個女兒,看安芷還笑不笑得出來。

孟氏瞧見了許氏嘴角的嘲諷,出聲道,「四弟妹還年輕,頭胎只要平平安安就行,不管是兒是女,往後還能繼續生。而且生孩子這事,也不能一概而論,我生坤兒的時候,也吃不得一點腥味的東西。」

安芷接話說了句是啊,「只要能平安,其他的都是小事。」

說話的功夫里,一行人就到了會客廳,各自落座后,便開始用飯。

二房、三房的女眷,一直待到晚飯結束,才從主家離開,男賓則是去了老爺子的院子。

孟氏和女兒同一輛馬車,他們等二房的馬車動了后,才跟在後頭。

裴萱晚上喝了一小杯酒,粉嫩的臉頰彷彿染上一抹紅霞,她靠在母親的手臂上,淺笑道,「母親,今兒我聽到二伯母和二伯父抱怨,說四叔都落魄了,他們不用特意奉承了。」

「你二伯母向來是個眼皮子淺的,她就看得到眼前的一畝三分地,多一分都算不到。你四叔四嬸可不是簡單的人,而且今兒個你祖父半點著急的樣子都沒有,想來是早有成全。」孟氏道。

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裴萱在母親胳膊上蹭了蹭,這可能是她在家中過的最後一個年,心中格外不舍。

馬車徐徐穿過街道,停在了裴家三房的門口。

外頭小廝提醒到了,孟氏拍了拍女兒的手臂,輕聲說到了。

母女倆一前一後下馬車,正打算進府時,裴萱突然看到不遠處的牆角有個人影,看著很是眼熟。

「母親,那兒是不是有人?」

孟氏轉頭看去,什麼人都沒看到,「沒人啊,怕不是你喝醉了。往後你還是少喝酒,才一杯的量,你就醉了。」

裴萱揉了揉眼睛,又看了一眼,還真沒有人,「我可能真的醉了。」

等裴萱母女進了門后,方才的角落中才慢慢走出一個高大的人影。

錢瑾瑜望著「裴府」兩個字,沒再往前走。

「爺,您不是不喜歡裴家小姐呢,怎麼又一路護送回來呢?」錢瑾瑜的小廝不解道,「當初你們相看的時候,您可是直接回絕了。而且這裴家小姐好像快定親了,即使您這會有想法,也來不及了啊。」

「定親?」錢瑾瑜突然轉頭,「她什麼時候定親的?」

「還……還沒定,就是差不多快了。」小廝被嚇到了,磕磕絆絆道,「爺,您對裴家小姐,真上……上心了?」

錢瑾瑜也不知道方才怎麼就跟來了,這會聽到小廝問的話,立馬想到了前幾次見到裴萱的時候。

在西部的時候,錢瑾瑜見過許多女子,她們比京都的女子更奔放,好些會直接在給他送禮物,可他從來沒動過心。

但只從牽過裴萱的手后,他時常會想到裴萱,一開始,他覺得是自個兒年輕,所以難免有血氣方剛的時候。可後來又偶遇了裴萱幾次,總會記住裴萱笑起來時,臉頰上甜甜的梨渦。

舔了舔嘴唇,錢瑾瑜轉身往黑暗中走去,他覺得,有必要和母親說過的了。

這邊錢瑾瑜離開后,安芷也和裴闕說到了裴萱和成家的事。

「三哥三嫂確實挺有野心的。」安芷說這話,是褒義。

許多人都有往上爬的心思,這並不是不好的事情,有時候勢利一點,反而比聖母好。

裴闕點頭說是,「成家有成國公在,至少還能撐個好幾年,但凡有點本事的,也能往上爬一點。而且成家的家風不錯,三哥三嫂選人的時候,也不全是為了利益,還是有在為裴萱著想。」

「是的,我看裴萱自己也是很願意的。」安芷笑著和裴闕道,「咱們就等著喝喜酒吧,三房一家都是有成算的人,不會辦錯事。」

裴闕擦了擦臉,開始脫衣服,「三哥一家不用擔心,但二哥還是不太好,若是二嫂和你打聽什麼,你得防著她一點,她的嘴快,而且沒腦子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0章 二九

68.21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