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1章 畫像

第591章 畫像

安芷早就知道許氏是個什麼人,和裴闕應了一聲好,兩人各自歇下。

次日一早,院子里的婆子放了爆竹。

安芷還在床上,就聽到「噼里啪啦」的爆竹聲,不過響聲不長,一會會就過去了。

冰露推門進來,笑著道,「夫人,姑爺在外頭貼窗花呢,奴婢伺候您起來吧,今兒要過年啦。」

說到過年,大家都很高興,因為有新衣裳穿,還有賞錢拿。

安芷好生打扮一番,才從屋子裡走出去,正巧裴闕卷著袖中進來。

兩人相視一笑,裴闕先開口,「你先坐下吃,我手上粘了迷糊,得先洗洗。」

安芷看了眼裴闕臟乎乎的手指,嫌棄道,「你怎麼還和小孩兒一樣,弄得滿手都是。」

「我可不是小孩兒,就是不小心沾了點。」裴闕想到什麼,突然開心笑了起來,「不過等明年這個時候,我就能抱著咱們的孩子貼了。」

明年過年,安芷和裴闕的孩子一周歲,正是牙牙學語的時候。

說到孩子,安芷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也笑了,「對啊,等明年,孩子就會跟在你身後鬧著你玩了。」

「那我希望明年快點到。」裴闕期待道,「如果是女孩兒,我就給她買京都里最好看的首飾衣裳,若是男孩,我就教他讀書騎馬。」

孩子還沒出生,裴闕先幻想上了。

安芷看裴闕洗完手,給裴闕夾了菜,「我覺得你不能這樣想,得看孩子自個兒喜歡什麼,若是女兒也喜歡騎馬讀書,你就不教了?」

「教啊,我都教。」裴闕一開始沒想過這個,理所當然地想寵著女兒,然後嚴教兒子,但夫人這麼一問,他就覺得夫人有道理了,「咱們的孩子肯定是最好的,來,夫人吃菜。」

夫婦倆用過早膳后,其他兩房的人也來了。

因為昨兒個天晴,路上的積雪都被掃開,天也比前兒個暖和一些。

裴家的幾個小孩,便在園子里支了烤肉的架子,香味飄出院牆,到了隔壁的大房。

往年裴雪是家裡小孩的領頭人,今年她只能聽著隔壁的笑聲,嗅著香味,一臉不爽地坐著。

在裴雪對面,裴鈺正在寫對聯。

裴雪被香味勾得坐不住,「哥,你怎麼還靜得下心寫字?你沒嗅到烤肉的香味嗎?我覺得他們就是故意的,故意在圍牆邊上烤肉。」

裴鈺頭也沒抬,「你若是覺得難受,就不要在這裡待,府上地方那麼大,找個遠一點的地方,保證聞不到。」

「那你跟我一塊去?」裴雪現在特別黏哥哥。

裴鈺寫完對聯,放下毛筆,「我是我,你是你,你別總是跟著我。裴雪,嬤嬤對你的那些教養,難道都忘了?」

李氏走後,裴鈺專門請了個宮裡出來的嬤嬤教裴雪,為以後做準備。

「我當然沒忘。」裴雪嘟著嘴道,「可今兒是過年,一年中最大的節日,我就想任性這一天嘛。而且以前過年的時候,咱們一大家子熱熱鬧鬧的,多有意思,眼下就你和我兩個人,屋子多有什麼用,還不是冷冰冰的。」

「啪!」

裴鈺用力拍了下桌子,把好不容易寫完的對聯給拍出褶皺。

「你要是那麼羨慕隔壁,現在就可以過去!」裴闕凶道。

裴雪被唬住了,大大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哥哥,不一會兒落下兩行晶瑩的淚珠,抽泣道,「你……你凶我!嗚嗚,連你也凶我!」

裴鈺看妹妹哭了,突然不懂說什麼好,忍著脾氣深吸一口氣,咬牙道,「我不是要罵你,就是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,你說再多抱怨的話,爹娘都不能死而復生,你懂嗎?」

裴雪知道爹娘不能活過來,但這和哥哥疼不疼她有什麼關係,「我不懂,反正你沒以前對我那麼好了,你是不是還想安芷?」

「裴雪,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」裴鈺大吼道。

「我知道!」裴雪抬手擦了下眼睛,發狠道,「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最近常在書房裡畫安芷,當初是你不要她,現在又心心念念地畫人家,你就是賤!」

裴雪這段日子都很纏著哥哥,只要沒事就會找哥哥,一次來書房的時候,發現紙筒里丟了的畫有些眼熟,拿出來后才發現是安芷。

本來裴雪是有點怵哥哥的,但這會氣頭上,就不管不顧地說出來了。

裴鈺沒想到自己藏起來的事會被知道,指著門的方向,「你給我出去,以後我的書房,你都不許進來!」

「不進就不進!」裴雪賭氣道,「你就想著你的安芷去吧,眼下安芷和四叔過得好著呢,有本事你就讓他們和離,或者弄死四叔,到時候我再誇你都行!」

擦擦眼淚,裴雪衝出書房,哭著跑了。

書房裡只剩下裴鈺一個人,他看著書桌上壞了的對聯,撕了丟進紙筒。

其實裴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還會畫安芷,他對安芷的情意,只在比較小的時候有,後來年歲大了,每次想和安芷近一點說話,安芷總要講禮儀,弄得他覺得沒意思。後來遇到了安蓉,徹底放下安芷,甚至還覺得安芷很礙眼。

可現在隔三差五地聽到安芷和四叔的消息,裴鈺總會感覺心裡悶得慌,好像他的東西被人搶走了一樣。

再次提筆,裴鈺卻寫不出來對聯了。

隔壁的烤肉味還在,裴鈺想到安芷這會可能和裴闕說說笑笑,不爽到極致。

這會的安芷,正在看著裴家的幾個小孩烤肉,她不能吃,看著解解饞。

裴闕正從不遠處的假山後走來,不一會兒就到安芷身邊。

因為裴闕的到來,裴家的那些小孩兒,立馬沒了聲,一個個用餘光打量著裴闕,生怕裴闕會開口說誰。

裴闕也知道他自己不得人喜歡,便扶著安芷的手離開,「方才與父親說話的時候,我說到你怕冷,父親便讓茂才拿了一張熊皮子。我原以為你在屋裡,沒想到你和這些小孩兒在外頭玩,若是父親知道了,肯定要說我是騙他熊皮子的。」

安芷哈哈笑了下,「那也是你騙父親,可不是我和父親說怕冷。」

「好好好,是我說的。」裴闕哄著道,「咱們先回屋吧,大夫還等著給你把脈后,回家過年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1章 畫像

68.3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