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2章 火舌

第592章 火舌

「夫人脈象平穩,就在這兩日了。」大夫剛替安芷把脈完,「今兒個要過年,您可不能貪嘴,還是要保持之前的飲食,也切記不可喝酒。」

大夫從年輕時就在裴家藥房當學徒,即使後來安了家,也住在離裴家不遠的巷子里。

安芷收回手,笑著的時候,冰露已經拿了個厚重的錢袋過來,「這是一點小心意,今年辛苦你了。」

每年這個時候,主子都會有賞錢下來,所以大夫沒有推拒,而是笑著接過了賞錢。

春蘭送大夫出去,冰露轉身捧了一盤銀子出來,「夫人,真要這會就給賞錢嗎?往年都是吃過年夜飯才給的。」

「先提前給吧。」安芷笑著道,「就說今年家裡會添丁,所以提前一點,反正遲早都是要給的,還不如讓大家先高興下。」

「還是夫人好。」冰露捧著銀子出去,給院子里的下人分賞錢。

裴闕給安芷倒了一盞熱茶,溫聲道,「自從你當家后,咱們府上少了許多麻煩事,父親都誇你能幹。」

管家這事,安芷打小就約,以前在安府,就是她管家,所以到了裴府,很快就得心應手。

安芷笑著抿了一口茶,瞧見外頭天色不早了,放下手中的茶盞,纖細的玉指朝裴闕伸過去,「咱們是主家,得早些過去。」

裴闕扶住安芷的手,上下打量幾眼安芷的穿著,見安芷的白皙的脖頸露出外邊,又喊冰露拿來圍脖,「雖說今兒暖和了一些,但你還是多穿一點,不然外頭風吹進脖頸,是會打顫的。」

安芷習慣了裴闕的細心,由著裴闕幫她圍圍脖。

兩人出了屋子,外頭的殘陽輕柔地浮在他們身上,映著兩人光潔的臉龐,看得裴家的幾個小孩兒直羨慕。

裴坤站在姐姐左邊,感嘆道,「萱姐,若是你以後的夫君,也能和四叔一樣就好了。」

裴萱和成家的事,雖然大家都知道,但還沒定下來,所以這會裴萱立即揪了下弟弟的耳朵,「你瞎說什麼沒羞沒臊的話,快些住嘴吧,小心你嘴裡長膿瘡!」

裴坤笑呵呵地踮腳,其實耳朵一點兒也不疼,但還是喊著好姐姐求饒。

裴萱瞪了弟弟一眼,嫌棄地往前走,餘光卻是看著四叔四嬸兩人。她也很羨慕四叔夫婦,到現在,四叔屋裡還沒其他女人。儘管成家的婚事也很不錯,但她和成家三房的公子只見過一面,半點談不上熟悉,也說不上喜歡,就是覺得那個人條件挺好,看著也不錯,可以成親。

哎。裴萱惆悵額額嘆了一聲,想到其他人也都是像她這樣過來的,而且她爹娘還不曾逼她嫁給誰,已經比很多人要好了。

對面的安芷和裴闕,也注意到亭子里的幾個小輩,安芷有些不好意思,想要鬆開裴闕,但反而被裴闕給牽得更緊了。

「你是他們四嬸,是長輩,怕他們做什麼。」裴闕微微歪頭,「在他們面前,你該拿架子才是。」

「什麼啊。」安芷瞪了裴闕一眼,瞧見前頭的許氏和孟氏,這會真的用了點力掙脫開裴闕,「不要再亂說了,這樣的話在天底下說,你也不害臊。」

「我做什麼要害臊?把喜歡說給自個的夫人聽,不是應該的?」裴闕大大方方說完,再次用厚實的手掌覆住安芷的手背,隨後沖安芷壞壞地挑了下墨色的濃眉,直到前頭的兩位哥哥喊了他,才轉頭應了一聲好。

裴敬第一眼就看到裴闕夫婦牽著的手,咦了一聲,聽到邊上夫人小聲哼了下,才收回驚訝,調侃道,「四弟與四弟妹感情真是好,一同走路都怕四弟妹摔了。」

許氏羨慕道,「那是人家四弟有心。」

裴闕抿唇道,「對,我們是感情好。」

這話一出,許氏聽著心裡變扭,覺得裴闕是嘲諷她與裴敬感情不和,轉身就往廳里走。

裴敬看自個夫人那麼不給面子,只好跟了上去。

安芷和孟氏相視一笑,都懂許氏的小心思。

孟氏湊到安芷身邊,輕聲道,「你不要和她計較,她就是那麼個人,大的壞心眼不多,小心思一籮筐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是,往前瞥了一眼,見二房夫婦已經進去了,點頭道,「咱們也一塊進去吧。」

今兒在裴家主廳用晚飯,安芷進屋后,跟著孟氏等女眷坐一桌。在場的都是裴家內里的親眷,所以分了桌,卻沒隔開,都在一個大廳。

「你不能吃魚,我幫你盛碗雞湯吧?」孟氏主動道。

安芷搖了搖頭,「三嫂你自個兒吃吧,我這幾天胃口都一般,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兒,不用你一直顧著我。」

「不是小孩,卻比小孩更重要。」孟氏還是起身給安芷盛雞湯,瞧了眼對面的男人們已經開始喝酒,她給自己也倒了一盞的酒,「來,我以酒敬你雞湯,希望咱們來年都能心想事成,萬事如意。」

安芷笑著舉起碗,和孟氏碰了個杯,正打算要喝的時候,突然聽到外頭「砰」的一聲巨響,屋子裡的人都嚇到了。

安芷捂著肚子,回頭對冰露道,「你快出去看看怎麼了?」

冰露匆匆出去,但她剛到門口,外頭就有小廝跑進來,說庫房裡的爆竹突然炸了,眼下燒了起來。

裴家庫房離主廳有些距離,但年三十走水可不是什麼好事,安芷忙扶著冰露往外走孟氏幾人也跟著出去。

裴闕忙從桌上離開,小跑到安芷邊上,還沒看到遠處的火光,「走水有救火隊的人,再怎麼樣都燒不到咱們這裡,你還是快點進屋吧。」

安芷卻搖頭說不對勁,指著遠處的大火給裴闕看,「你看那火光!」

聽此,裴闕才抬頭看去,瞳孔瞬間放大。

「為了避免大規模的爆炸,我讓管事的把爆竹分開放,還留了人專門看守。」安芷分析道,「如果只是那裡的爆竹炸了,不應該燒得那麼旺。我看是火先燒起來,再點炮爆竹的。」

遠處的火越燒越大,火舌衝天捲起,一陣西風吹過,往安芷他們這邊飛了好幾丈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2章 火舌

69.2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