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9章 嬰啼

第599章 嬰啼

晨曦,天邊翻著魚肚白。

裴懷瑾沿着街道,邊上的茂才有規律地敲著銅鑼,一路走到宮門口后,屈膝跪下了有一刻鐘。

在裴懷瑾的身後,還有四個隨行的錦衣衛,他們看到裴懷瑾跪在宮門口后,都不知道該怎麼辦,畢竟跪下的人可是赫赫有名的裴懷瑾,在任期間,誰聽到裴懷瑾三個字,都不敢造次。

守門的侍衛長也認識裴懷瑾,他們都知道今兒裴家發生什麼,看到裴懷瑾跪下后,誰都猶豫着要不要上前勸一下。

冬日的早晨,露水打不說,等露水濕了發頂,又會結成冰。

茂才年輕都受不了,更別提裴懷瑾了。

但裴懷瑾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,一直保持着低頭的動作,直到侍衛長看着快到上早朝的時辰,不得不過來勸。

「裴老爺子,您跪在這裏做什麼呢?」侍衛長三十齣頭,有過不少見識,即使裴家被抄家,他這會也不敢小看裴懷瑾,「若是您有什麼冤屈,大可以去擊鼓鳴冤,在宮門口跪着,待會朝臣門看到,多不合適啊。」

裴懷瑾動了動肩膀,頭都沒抬,「若是你不敢拔劍砍了老夫的人頭,那就守你的門去,這事與你無關。」

侍衛長嘖了一聲,為難道,「怎麼就和我無關呢,我奉命把手宮門,要負責宮門口的肅靜,您這會在這裏跪着,給別人看到,算什麼事呢?您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,總不好飯最後的時候,裏子面子都沒了吧?」

「人都要死了,還要面子做什麼,虛頭巴腦,盡一些表面功夫,一點用處都沒有。」裴懷瑾的語氣很平淡,可每一個字都啪啪打在侍衛長的臉上。

侍衛長說不動裴懷瑾,只能去找跟來的四個錦衣衛,克那四個錦衣衛,也沒人敢動裴懷瑾。

幾個人為難地看着裴懷瑾,思索著怎麼讓裴懷瑾走的時候,已經有百姓圍在遠處觀看。

沒過多久,就有馬車穿過人群,緩緩駛來。

裴懷瑾的兩條腿已經麻了,他聽着車軲轆碾來的聲音,知道他的人生快到頭了。

等馬車停住后,裴懷瑾聽到了成國公的說話聲。

「咱們相識一場,我信你的為人,今兒我可以帶你進宮,讓你面見皇上。」成國公掀開馬車的帘布,他眼睛佈滿了血絲,昨兒也是一晚沒睡。

聽到成國公的聲音,裴懷瑾才慢慢地直起身子,這時又有不少馬車駛來,他看着馬車裏的成國公,苦笑道,「國公大人仗義,但我不能牽累你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今兒我跪在這裏,不為申冤,就是想讓天下人看看,世家百年功績,臨到了,還不如幾個小人的挑唆來得有用。」

過去的上百年時間,裴家一直沒直接參與每一次的奪嫡,只關注與本職。但凡裴家經手的事務,或許下屬會有抱怨,但一定能實惠到百姓。

即使百姓們知道裴闕不好惹,是個記仇的人,但談到什麼事是裴闕去做,一定能放心。

所以這麼多年來,裴家的功績,是說不完的。

成國公嘆息道,「你這又是何苦呢。你已經一把年紀,若是久跪,怕是難以保全你自個兒啊。老話說得好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你裴家又不是走到絕路,幹嘛要撞南牆弄到以死相逼?」

裴懷瑾笑了下,白須被清風捲起,「若是國公大人不懂,可以換位思考,如果你是我,你又會怎麼做?」

跪在這裏,是為了骨子裏的傲氣。

他裴懷瑾,沒有倒下,也沒有認罪。

他也不做過多的解釋,公道自在人心,讓別人去評判就好。

成國公說不出話來了,如果他是裴懷瑾,應該也是高傲的,這是世家賦予他們的骨氣。

放下帘布,成國公抬手揉了揉眼皮。

馬車徐徐往前走,裴懷瑾重新彎腰低頭的時候,聽到了一句沉沉的保重,落在他的脊樑上,讓他多了一絲力量。

緊接着,其他官員的馬車也慢慢經過,也有人試圖搭話,但裴懷瑾都不再回應。

等安成鄴看到跪着的裴懷瑾時,聯想到清晨收到的消息,兩眼一黑,嚇得直接暈死過去。

與此同時的裴家,雲興邦正和錦衣衛副使蕭正,帶着人圍了裴家人待的院子。

雲興邦看着眼前的裴軒,挑眉得意道,「我說了,我們只要帶走違逆打人的裴闕,還請裴大人讓讓,還是說,你也想違抗聖旨。」

裴敬已經怕得躲起來了,女眷們更不可能來應付這些錦衣衛,只有裴軒還站得住。

「雲大人,你們突然帶人抄家,那你們找到火藥了嗎?」裴軒聽到雲興邦沒提到火藥,並且只是帶走四弟,就知道雲興邦他們沒得手,才有底氣問這話,「既然你們什麼都沒找到,為何這會還攔着我們不讓出去?還有裴家上下的這些損失,又該怎麼辦?你說我四弟打人,可他為什麼打人,你難道不知道嗎?」

「我們是秉公辦事,難免會損傷一些物件,都是一些小東西,算的了什麼?」雲興邦只想帶走裴闕,只要給裴闕定罪,那裴家也就散了,對付一個散了的世家,不用吹灰之力就能打壓,「抄家期間,本就不允許外出,裴闕不把聖旨放在眼裏,還砍斷錦衣衛指揮使的左手。不管抄家結果如何,裴闕的罪名都跑不了!」

就算有原因又如何?

雲興邦他們就是要踩死裴家。

裴軒站着沒動,他知道抄家這事裴家贏了,但裴闕砍斷林帆左手,確實有罪。但這兩件事情,都是可以模糊真相的,就看上報的人怎麼說。

可不管是雲興邦,還是許侍郎,他們都不會如實在朝堂上說,肯定會說更利於他們,而不利裴家的話。

作為裴家的一份子,裴軒知道護住家主的重要性,可現在他卻想不到合理的說法,讓裴闕脫罪。

雲興邦看裴軒不說話,等不及了,轉頭看蕭正,「你帶人去搜,院子就那麼點大,我就不信找不到裴闕!」

「不用找了。」裴闕從一扇門後走出來,由福生攙扶著,墨色的頭髮用皮繩綁成一捆,發尾散在腰間,「我跟你們走!」

說完,裴闕看向安芷的屋子,聽着裏面忙活的聲音,眼裏儘是擔憂。

就在這時,屋子裏突然傳出嬰兒啼哭,響亮又清脆。

裴闕慘白的臉,這才有了點笑意,一步步下了台階,朝雲興邦走去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9章 嬰啼

69.25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