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2章 衣裳

第612章 衣裳

突然多出來的營帳,安芷一開始並不能適應。

在裴闕的安撫下,她才坐得安穩一點。

「夫人,小的燒火就行。」福生抱著幾條枯樹枝進來,「還好外頭的雨不大,藏在灌木底下的枯枝沒濕,小的生點火,灌點熱水,夜裡就不會那麼冷。」

往南走後,天兒沒那麼冷了,但更濕潤。

安芷夜裡總是腳寒,常常要捂許久才能熱起來,若是在路上,蕭正自然是不會給安芷熱水,不刻意刁難已是不錯。

有了營帳后,便舒服多了。

在天連著下了兩日的濛濛細雨,蕭正才明白了南方的潮濕多雨,只能冒雨繼續趕路。

而許文娟如她說的一樣,沒有再來找安芷,不過時常讓人送點東西過來。

因為多了許文娟的加入,蕭正並不敢輕舉妄動,因為他的那些人,並不是許文娟兩百軍士的對手。

日子過了十天,眼看著再有兩日就要出九夷邊境,蕭正有些坐不住了。

與此同時,安芷突然察覺到衣物上的不對勁。

之前跟著雅蘭兒學認毒,安芷把常見的、稀有的毒都認了個遍。雖然大部分的毒她都不會解,可每種毒藥的藥性,她都記住了。

因為每日都在趕路,只有夜裡才能停下休息,他們的衣裳都是夜裡掛出來晾。所以方才冰露吧衣裳收回來時,安芷摸了裡衣后,觸感粗糙了許多。

儘管聞不到味道,可她把裡衣重新沾了水,就摸到了一些滑滑的液體。

「夫人,怎麼了?」冰露問。

裴闕也看著安芷,他們這會正準備出門,繼續趕路,所以大家都在營帳里。

安芷放下裡衣,馬上用水清洗,再用隨身攜帶的酒洗手,皺眉道,「裡衣上被人灑了藥粉,一旦我們穿上,等我們出汗后,藥粉就會進入皮膚,用不了多久,皮膚就會潰爛到壞死。冰露,你也快點來用酒洗手,這種藥粉是慢性的,接觸不多,並不會怎麼樣。」

每天的吃食,安芷他們都會認真檢查。

她沒想到對方把毒下得那麼隱蔽,若不是吃了許侍郎的虧后,安芷日夜都戒備著,衣裳上的毒藥,她還真沒那麼快發現。

冰露聽得目瞪口呆,洗完手后,焦慮得不懂怎麼處理那些衣裳好。

裴闕倒是比較鎮定,既然發現了毒藥,那就為時不晚,「福生,你把這些衣裳用羊皮包起來,等到了下一個驛館再處理。」

福生應了聲好,就在這時,蕭正進來催他們快一點,差點把春蘭嚇摔倒。

等馬車重新駛向下一站,安芷幾人在馬車裡細細地檢查起其他東西。

等快傍晚時,到了郊外的一家驛館。

福生本來要去處理有毒的衣裳,但他出門后,就被裴闕給悄悄叫住。

「衣裳里的毒藥,應該不是蕭正的人下的,他日日都在在咱們眼前,且有朔風盯著,他動不了手。」裴闕低聲道,你把衣裳放到驛館的後山上,等臨風看到后,他知道怎麼做。」

裴闕這人,記仇得很。

今兒是沒穿那些衣裳,一旦穿上了,加上現在又沒有大夫,必定沒個好結果。

所以別人怎麼對他,他就怎麼報復回去,反正不能白吃虧。

而且另外跟著的人,也只能啞巴吃黃連,把這個苦咽下肚子去。

裴闕吩咐完福生后,再進了屋子。

安芷正在哄女兒,看到裴闕進來,問他是不是去處理衣裳了。

裴闕點頭說是的,「再有一日,咱們就要出九夷邊境了。若是你有什麼話和許文娟說,可以找個機會,畢竟此去經年,有沒有再見面的機會都不知道。」

他知道安芷心裡是有些捨不得的,但安芷的底線又在那裡,所以才這麼說。

安芷搖搖頭,「沒什麼好說的了,我的未來不會再有她,她也有她的九夷要忙活,各自安好就行。」

雖是這麼說,了心裡難免空了點。

裴闕不再多言,默默起身去打水。

「對了,你右手的布條,怎麼還不解下來?」安芷突然想到,「難不成真要傷筋動骨一百天嗎?」

裴闕摸了摸右手,長又翹的睫毛往下垂了點,「大夫說傷到了經脈,所以可能真的要一百天。」

安芷面露擔憂,「那你也要換下來洗洗,不然手都要悶壞了。」

「我有洗的,只不過味道不好聞,所以沒當你的面。」裴闕和安芷笑了下,「你先休息一會,我去給你打水來。」

到現在,裴闕的右手是完全沒有知覺了,不管他怎麼捏,右手就不像是他的一樣。可用刀劃破手臂,還是會流血。

沒了右手,到了葫蘆島后,怕是不太容易。

裴闕出了屋子后,無聲地嘆了口氣,幸好還有其他希望,不然真沒有翻身的餘地。

另一邊,蕭正再次和雲家派來的蒙面人會晤。

因為沒能得手,蕭正這會很心虛。

「你升不了指揮使,是有原因的。」蒙面人兩手環抱在胸前,嘲諷了一句,「幸好我們還有後手,不然按著你的能力,怕是什麼事都辦不成。」

蕭正沒理由反駁,只能由著蒙面人說自個。

蒙面人看蕭正沒回嘴,便沒繼續笑蕭正,「眼下裴闕他們還不知道自己中了毒,再有個五六日,他們就會皮膚瘙癢了,到時候你就當他們得了傳染病,全部關起來。請個大夫做做樣子,看著他們死去就行。」

對於自己下得毒,蒙面人很有自信,而且確信不會被發現。

蕭正想問蒙面人怎麼下毒,但蒙面人不願意多說,只好悻悻離開。

等蕭正走後,蒙面人也要洗漱休息。

不過,他現在不知道的是,臨風已經把下了毒的衣裳泡了水,然後灑在了他們的衣裳上。

過個三五日,並不是安芷他們會皮膚瘙癢,而是蒙面人一行。

日子過得飛快,轉眼就到了要離開九夷邊境的時刻。

許文娟嫁給賀荀,就算是九夷的人,前方是晉朝國土,沒有晉朝的允許,她不能帶兵繼續跟著。

這一日難得地出了太陽,許文娟想了走向,還是到了安芷的營帳門口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2章 衣裳

71.5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