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4章 密林

第614章 密林

南邊的密林,樹高,且枝葉繁茂,碧綠蔥蔥,抬頭只能看到星星點點的陽光。

安芷抱著女兒走了兩個時辰,本來該停下來午休,可蕭正卻反常地繼續往前走。

裴闕牽著馬,走在安芷的邊上。

「夫人,你餓嗎?」

安芷搖搖頭,方才冰露給她餵了幾口餅,餓是不餓,就是腳疼得厲害。

裴闕沉沉地看向蕭正的背影,他們就這麼,繼續趕路到天黑。

因為怕裴闕他們亂走,所以打水撿木柴的活,都是福生三個去做,裴闕和安芷只能在蕭正的視線中。

走了一天,安芷的腳磨出了水泡,她把鞋脫了后,水泡也跟著破了,刺刺的疼痛感席捲全身,疼得她直皺眉。

天邊掛著一抹殘陽,眼看著就要落入山後,低聲問裴闕,「他們怎麼還沒回來?」

再不回來,天就要黑了。

裴闕想到福生的提醒,這會應該在提水,「再等等吧,應該快了。」

「什麼快了?」蕭正走了過來,正好聽到裴闕的話,「你是說,你們的三個僕人嗎?」

裴闕和安芷抬頭看著蕭正,沒有說話。

「山林里的路雜又亂,說不定走迷路了,也有可能遇到野獸了,畢竟半大的少年,也沒什麼本事。」蕭正唇角帶著笑,第一回在裴闕他們的對面坐了下來,「都這樣看著我做什麼,難道我說錯了嗎?」

裴闕盯著蕭正,「蕭大人今兒那麼閑嗎?」

「還行,這不是馬上要到目的地了,想著在最後的一點時間裡,和你們說說話。」蕭正沖裴闕挑下眉,表情欠揍。

安芷聽得怪噁心的,抱著女兒側過身去,不看蕭正。

裴闕也很想揍蕭正一拳,但不是這會,「蕭大人有這個閒情逸緻的話,倒不如去巡查一下四周的情況,若是真有什麼野獸,你也該小心才是。」

叢林茂密,確實危險重重。

蕭正卻不屑地笑了下,附近的山林里,他早就探過了,並且在溪水裡下了迷藥,只要裴闕他們待會喝了水,暈過去后,就會放餓了兩天的狗來咬。到時候只說是遇到野獸,加上京都里的幾位主子都想看到裴闕一家死,不會有人追查。

「裴闕,你我本來無冤無仇,裴家的事也和我沒什麼關係。一路走來,也不曾對你們動手。」蕭正想到了指揮使的位置落入他人手中,心中還是氣悶,他也清楚雲家不會幫他太多,畢竟他就是個可有可無的棋子,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,指揮使的位置,我怎樣才能到手?」

聽此,裴闕哦了一聲。

他就知道蕭正會忍不住,以前有林帆壓著就算了,現在突然調來一個不是錦衣衛的人,讓蕭正十分不服。

蕭正對上裴闕嗯探究的眼神,他現在也不怕在裴闕面前暴露真實想法,因為裴闕馬上就會死了。

「你要上位,必定要拉下現在的指揮使。」裴闕倒是挺樂意幫蕭正這個忙,就像老爺子說的一樣,看狗咬狗,比自己上場還要有意思,「而現在的指揮使是許家的人,以你的能力,就算拉下他,許家也不會放過你。」

看蕭正眉頭漸漸皺了起來,裴闕嘴角的笑意更深了,「你不用不服氣,要說年紀和資歷,以前的林帆就比不上你,但最後上位的還是林帆。做人要有自知之明,搞清楚自個兒的實力很重要。既然你不能出手,那就借刀殺人好了。」

「借誰的刀?」蕭正問完后,一直打量裴闕,畢竟他們是對頭,裴闕也可能給他挖坑。

似乎是猜中了蕭正的心思,裴闕哼聲笑了下,「我是不喜歡你,但我更記恨京都的那幾位。林帆被我砍斷左手,丟了指揮使的官職后,前途也因此受損。可他伏小做低才拼來的指揮使,又怎會甘心被人頂替。再說了,他好不容易拉下裴家,自個一天福都沒享,更不會願意讓人坐享其成。所以,你說借誰的刀呢?」

自然是借林帆的刀。

聽到這裡,蕭正突然反應過來,裴闕用的是離間計。

「裴闕,你歹毒的心思!」蕭正壓著嗓子道,「你想利用我,去挑撥林帆和許家的關係,讓他們互相殘殺!」

裴闕不以為然,「那這樣,對你有什麼不好嗎?」

林帆有心計,也有手段,但不是精成狐狸的那種,對付一個新來乍到的指揮使,還是夠的。等新指揮使落馬,蕭正轉頭再把林帆賣了,而雲家肯定願意出一點力扶持蕭正,屆時想上位,豈不是有了機會。

這道理,蕭正能想到。

「如果我沒記錯,蕭大人今年三十好幾了,若是再升不上去,往後只能留在錦衣衛看看文書了吧?」裴闕突然嘲諷,「不過也沒事,看文書沒危險,旱澇保收的,一年還是有點銀子養家糊口。」

看到遠處走來的福生三人,裴闕該指點的都說了,他也相信蕭正不會讓他失望,起身扶起安芷,不再搭理蕭正。

福生很快生了火,冰露和春蘭忙著清洗採回來的野菜,每人吃了一碗熱騰騰的野菜泡饃后,各自歇著去。

而蕭正和他的幾個下屬,時不時往安芷他們這邊看,卻一點蹊蹺都沒發現。

「大哥,你說他們怎麼還沒倒?是不是量下小了?」

蕭正也覺得有這個可能,溪水一直在流動,乾淨的溪水衝下來,藥性就沒那麼強了。

「再等等,實在不行,就等天黑了再說,咱們先去吃飽肚子,晚上得幹活了。」蕭正起身道。

在另一邊的裴闕,隔著營帳縫隙盯著蕭正看,等蕭正起身後,他轉身和大家道,「冰露你和春蘭先去休息,就是睡不著,也先躺一下,等後半夜,怕是誰也別想睡。」

大家確實沒有睡意,每個人的手中都多了匕首。

安芷抱著女兒哄,許是知道夜裡要出事,悅兒一直在哭鬧。

煎熬地等了一個時辰后,安芷聽到營帳外有布谷鳥的叫聲,裴闕就出了營帳。

沒過多久,裴闕又進來,讓大家待在裡面,說蕭正那群人,已經全被葯倒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4章 密林

71.23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