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3章 沒說

第633章 沒說

吹進死巷的風,都是狂躁的。

刀與劍碰撞后,發出的刺耳鳴聲,讓臨風越來越興奮。

記事起,臨風就是佩著劍睡覺,從來都沒拿下來過。

當鮮紅的血液被長劍劃開,劍柄微顫,是劍與主人在共鳴。

既然他們不放人,臨風只能殺出一條血路。

劍鋒呼嘯而過,劃破蒙面人的脖頸,臨風片刻不敢停,一直保持高度警惕。

在解決了十個蒙面人後,前面的路漸漸清晰起來。

「要是不怕死,就繼續攔着我!」臨風吼了一聲,大步往前沖。

前面的幾個蒙面人,嚇得散開。

臨風眼睛一亮,以為馬上能衝出去,可左右的圍牆上,突然出現一群弓箭手,大約二十個。

其中一人對臨風喊道,「放下武器,饒你一命。」

~

一刻鐘之前,安芷正在焦急等待消息的時候,外頭有人敲門。

冰露詢問了誰,可對方沒有答覆,夫人喊她進屋。

安芷警惕地看着院門,裴闕站在她身後。

「夫人牽着我。」裴闕隱約知道門後面來了誰,俯身在安芷的耳邊,輕聲道,「定安縣令是許家遠支,必然是沖着我們來的。前門有人,後門肯定也有。但光天化日,他也不敢闖進來殺人。就算他想動刀劍,那也……」

裴闕話還沒說完,門就被撞開了。

走進來的,果然是許志安。

「久仰大名,裴四爺。」許志安對裴闕笑着點下頭,手中的紙扇搖啊搖,很快就有小廝給他搬來椅子,「在下定安縣令許志安,給你行禮了。」

等許志安的八個隨從都進來后,許志安再讓人把門給關上。

裴闕對許志安沒印象,他站在原地,「縣令大人是不是認錯人了?草民可不是你口中的裴闕。」

「我不可能認錯的。」許志安雖沒見過裴闕本人,但眼前兩人的氣度不會錯,按著蘭馨兒說的,這家人也能和裴闕比對得上,「本來該在葫蘆島的人,卻出現在定安,作為定安的父母官,我得為陛下分憂才是。」

安芷感受到裴闕的手微微用了點力,想着裴闕前面沒說完的話,想來院子附近還會有其他人,「這位官爺,抓人得講究證據,你是有畫像,還是有人證,又或者有公文呢?」

許志安自然是什麼都沒有,但他的判斷不會錯。

「你們要人證,呵。」許志安唇角一勾,「只要你們跟我回去,就能看到你們的人證了。我勸你們乖乖跟着我走吧,省得吃皮肉苦。」

走?

當然不可以!

安芷和裴闕對視了一眼,院子裏加上許志安,一共有九個人。裴闕壞了一條胳膊,但對付兩三個人不是問題。

定安是不可能繼續待下去,還不能引發騷亂。

安芷和裴闕,一起把目光看向許志安。

他們想要悄無聲息地離開定安,得拉上許志安。

這會的許志安,思緒也在飛轉。他還不到三十歲,還有升遷的可能,如果把裴闕一家給辦了,侍郎大人一定會提拔他。

可是提拔之後,也難爬到很高的位置,還需要大量的錢財和靠山。許志安可是聽說了,雖然裴闕被流放,但還留有數不盡的錢財。這也是今兒許志安到這會都沒動手的原因,就是不想鬧出動靜,想先把裴闕他們帶回去,等問出藏錢的地方,再殺了裴闕去邀功。

在許志安和裴闕對陣的時候,臨風本來以為自己要交代在死巷裏了,正當他準備自刎的時候,看到了弓箭手後面跳出來的朔風大哥。

薄薄的唇瓣,因為看到了希望,笑得特別好看。

朔風的刀比臨風的劍還要快,趁弓箭手不備,手起刀落,一下解決掉四個弓箭手。

臨風重新燃起希望,揮劍對抗。

兩個裴家裏最厲害的刺客,只花了一刻鐘的時間,就把所有人都給解決了。

最後抓了一個活口,朔風提着對方的後頸,「今天被你們抓住的少年,關哪裏了?」

蒙面人一直在抖,「我不說,說了就沒命。」

朔風一劍刺中蒙面人的大腿,順便轉了一圈劍柄,臨風捂住蒙面人的嘴,不讓他叫出來。

眼看着蒙面人要昏死過去,臨風直接劃破蒙面人的人中。

「我告訴你,說了你可能還有命活,但你不說的話,我可以讓你比死了還要痛苦。」朔風手中的劍慢慢用力,「比起你們衙門裏的審訊,我可有幾十種你聽都沒聽過的審訊方式。」

說完,朔風看了臨風一眼。

臨風默契地用刀劃開蒙面人的衣襟,刀尖一點點地往皮膚上用力。

「說,我說!」蒙面人放棄抵抗了,「就藏在牆後邊的密室里,不過你們這會去的話太遲了,怕是已經被弄廢了。」

「咔嚓。」

朔風給了蒙面人個痛快。

兩個人翻牆進了院子,才發現這裏的陳設,不比京都的裴家的差。

「看來咱們這個縣令大人,貪污了不少錢啊!」朔風呸了一聲,溜進園子后,開始仔細搜查起來。

最後,在一個沒人的小院下,發現了密室。

密室里只點了一盞蠟燭,光線昏暗得看不清具體有多大。

朔風的手裏提着看守密室的男人,一路拖着找到了福生。

把手中的蠟燭往前遞了一點,朔風才認出眼前血跡斑斑的少年是福生。

臨風的喉結下意識滾動了下,「福……福生,你還好嗎?」

「是……是臨風大哥啊,你們……可算是來了。」福生全身都疼,聽到臨風的聲音后,強撐著的一口氣,才吐了出來,「我……我什麼都沒說哦。」

「行,你快別說話,我們帶你回去找主子,讓陶大夫幫你看看。」朔風背起福生,把手中的蠟燭遞給臨風。

等到了密室外面,臨風才看清福生身上都是鞭痕,指甲蓋都被撬沒了。

「艹,我咽不下這口氣!」臨風低吼。

朔風到底是裴家刺客的第一人,比臨風鎮定一點,轉頭看了眼園子,「福生被抓,咱們肯定暴露了。既然如此,定安是待不下去了。臨風,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,能燒毀多少地方,就看你本事了。我先背着福生回去,一刻鐘后,務必追上我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3章 沒說

74.0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