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5章 立場

第645章 立場

晨曦的一點亮光,一點點地揭開今日得序幕。

賀荀站在遠處的高樓里,親眼看著賀崢被射死,了卻心頭大患。

「爺,咱們該出城了。」

賀荀徐徐轉身,「你現在帶著人出城,按著我們之前的路回九夷,片刻都不要停,期間也不要給我傳信。等回到九夷后,你再給我報平安。」

「那您呢?您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?」隨從急了。

「你覺得,這場較量,是裴闕贏,還是我岳丈會贏?」賀荀突然發問。

一時間,隨從答不上來,「小的感覺他們勢均力敵,猜不到結局。」

「猜不到就快點帶人回去,再拖拉,池嘉韞的那些暗衛都要找到我們了。」賀荀一邊說,一邊下樓。

他不能被池嘉韞的人發現,不然京都那裡不好交代。

在賀荀悄悄逃走的時候,池嘉韞的那些暗衛紛紛出動抓人。

即使這邊比較僻靜,但附近的院落里,還是有人居住。一開始有幾聲尖叫傳出來,但很快都沒了聲音。

另一邊,安芷和裴闕都沒怎麼睡。

天剛蒙蒙亮,裴闕就起床泡茶。

安芷攔著裴闕,「空腹喝茶會生病的,你要是想喝茶,先吃點東西墊墊胃。」

說著,安芷就去柜子里拿了幾塊酥餅出來,塞了一塊到裴闕的嘴裡,「讓我看看你的右手,動一下。」

裴闕咬下一大口酥餅,是花生餡的,「還是麻麻的,沒什麼進展。」

「唉,你都受了那麼大的罪,怎麼就不見好。」安芷憂心忡忡,坐在裴闕對面,也拿了一塊酥餅,「也不知道賀荀得沒得手,等消息的日子太難受了。」

裴闕也不喜歡等待,但現在除了等待,也就只能等待了。

沒過多久,福生很快就上樓敲門,說方才鋪子外匆匆經過一群護城軍,看架勢是要去捉人。

裴闕聽了,就知道賀荀已經動手了。

「走吧,咱們得下樓開門營業,不管怎麼說,包子得繼續賣。」安芷起身和福生道,走到門檻的時候,又回頭交代裴闕,「悅兒昨兒有些受涼,待會她醒了你注意一點,別大咧咧地抱著她晃。」

裴闕應了一聲好,他現在成了看孩子的了,家裡頭的其他事都用不上他。

等安芷下樓后,裴闕坐到搖籃邊上,看著女兒粉嫩的臉龐,忍不住用手戳了戳。

悅兒淡淡的眉毛皺了起來,眼看著要哭出來,裴闕趕忙收回手,輕聲哼唱。

也就在這時,木窗突然被推開,跳進來了一個人。

「哇哇!」

悅兒被驚得大哭。

裴闕抬頭看到是賀荀,瞬間黑了臉,抱起女兒一邊搖,一邊壓著嗓子問賀荀,「你怎麼來了?不是要回九夷的嗎?」

賀荀還沒開口說話,安芷就從外頭進來,她看到賀荀,也十分驚訝,「賀荀?你怎麼還在這裡?」

賀荀舉起兩隻手,「你們不要那麼驚訝,我就是不放心你們,打算留下來和你們一起共度難關。」

「我呸,你留下來能做什麼?」裴闕把女兒遞給安芷,聽到賀崢已死,讓安芷帶著女兒去隔壁餵奶,他定定地看著賀荀,「你小子憋著什麼壞主意呢?」

了卻心腹大患卻不走,還特意過來找他們,這不是硬把他們往一條船上湊么!

賀荀訕訕笑道,「我說了啊,我是不放心你們,所以特意過來幫你們。而且有我在,你們也能容易一些。不管怎麼說,我都想報答你們的恩情。」

「你少胡扯!」裴闕低吼了一句。

賀崢一死,池嘉韞必定震怒,外邊指不定有多亂,賀荀到了這裡,就不可能再把人給趕走。

賀荀情真意切道,「我說的都是真心話,再說了,多我一個不好嗎?池嘉韞與賀崢一直有來往,我繼承九夷后,獲得了不少他們的線索,光看你自己,還得好些時間才能弄死池嘉韞。裴闕,要有話好好說,你快……快把劍放下來!」

「我是真想一劍捅了你。」裴闕啪地放下劍柄,坐下后,冷哼道,「再給你一次機會,老實交代你的目的,不然你就等著進小黑屋吧。」

賀荀相信裴闕說到就會坐到,趕忙坐到了裴闕對面,「我方才說的,都是肺腑之言。我的的確確是想幫你,而且我的為人,你還不了解么。」

裴闕狐疑道,「我感覺是不太了解的。」

「你說這話就要傷人心了。」賀荀捂著胸口道,「哎,我本來是想回九夷的,但我看到賀崢死的那瞬間,突然覺得不能就這麼回去。池嘉韞在九夷也有不少細作,而他又是我岳丈的人。既然我岳丈能害了裴家,我覺得他對我也沒有多大的情意,所以想跟你一起解決了池嘉韞。當然,我是默默出力的那種。」

裴闕聽懂了,「你是怕池嘉韞把你的消息透露給許侍郎吧?」

心思被猜了出來,賀荀老實點頭,「我殺了賀崢,算是無形之中和我岳丈做對,你都鬥不過他,我也怕啊。」

「牆頭草,你這樣兩邊都占,就不怕引火燒身?」裴闕特嫌棄道,看到安芷進來,起身給安芷搬凳子。

安芷聽到了裴闕和賀荀的最後兩句話,坐下后,看著賀荀問,「你既然選擇在這裡,就代表了你的戰隊,可你有沒有想過,如果許文娟知道了你今天的選擇,她會如何?」

許侍郎可是許文娟的親生父親。

賀荀苦笑,「文娟回來和我說,希望我們能保持中立。可真的能中立嗎?」

安芷和裴闕交換了一個眼神,他們都覺得不可能。九夷一面環海,其餘三面都被晉朝包裹,只要晉朝一聲令下,踏平九夷不是問題。

一旦許文庸登基,勢必會引起諸多爭端,到時候除了許家的兵力,作為女婿的賀荀,自然要帶兵幫忙圍剿反對者。

等九夷的兵力消耗殆盡后,許文庸就可以輕易拿下九夷,擴張國土。

說到底,還是許文庸對裴家的態度,讓賀荀對許文庸失去了信任,反而改站裴闕。

那天裴闕說人不能腳踏兩條船,賀荀想了又想,選了裴闕這條,他覺得比較穩妥的船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45章 立場

74.7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