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3章 盈盈

第663章 盈盈

安芷聽裴闕說錢瑾瑜留下了,一點都不意外。

「方才我聽福生方才來說,錢瑾瑜可是一晚沒睡.」安芷的懷裡抱著四個月大的女兒,手有些酸,把女兒放在裴闕的手上,「你這幾日常常出門,悅兒瞧見你,都有些認生了。」

雖說正月初一是個好日子,可悅兒的生日,也是裴懷瑾的忌日,所以安芷他們沒敢給悅兒起大名,等著滿周歲后再起。

悅兒的眼睛像裴闕,不似安芷的溫柔圓潤,有些上挑,笑起來時帶了點明艷。

裴闕抱著軟乎乎的女兒,心頭也跟著軟了下來,「錢瑾瑜是個可塑之才,且本性正直,用這樣的人可以安心。對了,你讓冰露幾個準備幾間上好的屋子出來,定南王來信了,說會派兩個人過來看看。」

裴闕與定南王是盟友,但定南王與裴闕的個人關係並不深,畢竟兩個人差了好幾十歲,面都沒見過幾次。所以定南王打算派兩個比較有才幹的小輩過來,一個是看看裴闕的實力如何,還一個是聯絡感情。

安芷問裴闕來的是誰,但裴闕也不知道,「只要來的不是陶蔚然,誰都可以。」

「夫人可以放心,定南王不是拎不清的人,絕不會派陶蔚然來讓我們尷尬的。」裴闕曾書信給定南王,說明了和陶蔚然的事。

陶蔚然是定南王的小兒子,曾經在進京趕考的時候,看上了安芷,和裴家有過嫌隙。

但裴家和定南王的關係,不是一個人可以破壞的,畢竟是長久以來的戰略夥伴。

之後的兩天,錢瑾瑜被裴闕派去了嶺南。

嶺南在京都正南方向,和九夷挨著,守著晉朝的一片海域。

嶺南夏家與白家關係不錯,裴闕想知道夏家的態度,所以派錢瑾瑜去打聽下。

至於定南王的人,在錢瑾瑜走後的次日就到了。

來的是定南王的嫡長孫陶瑞明,和陶瑞明庶出的妹妹陶盈盈。兩人年紀都不大,一個十六,一個十五。

因為裴闕還是名義上的罪臣,所以兩個人只乘了兩輛馬車,行李也沒多帶。

陶瑞明抬手給妹妹扶,「盈盈你慢點。」

他們雖然不是一母同胞,但陶盈盈生母難產死了,一直養在陶瑞明母親膝下,所以兩個人的關係很不錯。

陶盈盈鵝蛋臉,淡淡的柳葉眉正微微皺著,連日來的趕路,讓她有些疲憊。

冰露和福生過來帶路,行李那些有其他小廝去搬。

「奴婢是夫人跟前的大丫鬟,夫人和姑爺已經在前廳等著了,兩位裡邊請。」冰露恭恭敬敬地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陶瑞明還是個少年人模樣,初次到個陌生地方,心裡有些緊張,但作為定南王的嫡長孫,又不能失了氣度,只能強撐著說了句好。

陶盈盈倒是比她哥哥鎮定些,好奇地看著四周,等進了正院,忍不住側身和哥哥感嘆,「裴四爺也太氣派了吧,在這種偏僻地方,還能安置出這麼大的宅院。」

陶瑞明輕聲咳了下,抬抬下顎,示意妹妹要到正廳了。

陶盈盈趕忙斂了斂神色,微微低下頭,跟著哥哥一起進了正廳。

安芷瞧見外頭來了兩道身影,看到還來了一個小姑娘,不由多看了兩眼。小姑娘眉目清秀,說不上特別驚艷的五官,但組合在一起就很融洽,給人一種小家碧玉的感覺。

客人來了,主人家也要站起來迎接。

安芷跟在裴闕面上,和陶瑞明兄妹做了介紹。

等四人重新坐下后,陶瑞明才掏出祖父拜託轉交的信,「祖父說,裴老爺子走得太突然,他沒能親自去送送,心裡一直很過意不去。故而這次過來,他老人家希望我能代表他,好好表達一下他的歉意。」

說著,陶瑞明就起身,和裴闕行了個大禮。

突然說到老爺子,裴闕恍惚了一下,但他很快就回神。

邊上的安芷先開了口,「多謝定南王記掛,陶小公子快快坐下吧,你們能在這會過來,已經是最好的情誼了。」

雪中送炭,實在是難得。

陶瑞明聽到安芷說話,眼神並沒有看去,夫子說男女有別,他得放正目光,因為他現在的一言一行,代表的都是定南陶家。

裴闕也跟著說是,在陶瑞明坐下時,他快速打量了對方几眼。雖說陶瑞明才十六,但身形筆直,坐得也端正,眉目清俊,讓人很有好感。

男人有男人要說的是,安芷以逛園子為理由,帶走了陶盈盈。

離開了哥哥身邊,陶盈盈有些拘謹。

安芷發現小姑娘不時看她幾眼,不由好笑,「陶姑娘是覺得我很可怕嗎?」

「不......不是。」陶盈盈的下唇被咬紅了,小聲道,「就是頭一回見到您這麼漂亮的人,忍不住多看幾眼。我來永寧之前,家中主母就說您是京都里的第一美人,不然我小叔......」

意識到自個說錯了話,陶盈盈立馬停下,轉頭看到了滿池的荷花,生硬地轉移話題道,「哇,您後院的荷花開得真好。」

荷花在晨曦那會才是開得最盛的,安芷聽出陶盈盈在轉移話題,識趣地接話,「是啊,裴闕知道我喜歡吃蓮蓬,特意讓人種了。你若是喜歡,待會我讓人給你采幾朵蓮蓬,夏日裡吃了最舒服。」

陶盈盈羨慕地說了句好,目光卻漸漸暗淡了下來。

安芷把陶盈盈的轉變看在眼中,但沒有多問,心裡隱隱猜到了什麼。

另一邊,裴闕帶著陶瑞明參觀了武器庫,還有後山。

等到了晚飯時,四個人才重新聚在一起吃飯,只不過每個人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
飯後,陶盈盈和哥哥一塊回屋。

剛進屋,陶盈盈就哭了。

陶瑞明不知所措地伸出袖子,又發覺該給妹妹遞帕子,緊張道,「你......你怎麼哭了呀,是裴夫人和你說了什麼,還是裴夫人看出什麼來了?」

陶盈盈抽泣道,「她沒說什麼,人也很好。但她就是太好了,長得美,說話做事都很周到,樣樣都比我好。有那麼完美的一位夫人在,裴四爺又如何會注意到我。」拉住哥哥的袖口,委屈道,「大哥,我就非要給裴四爺做妾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63章 盈盈

76.65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