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6章 春衣

第686章 春衣

安芷聽到各路宗室都收到太后懿旨時,已經是懿旨送出京都后的半個月。

她正和冰露幾個,在裁製春日的衣裳。

裴闕進來后,直接坐在安芷邊上,說完太后的懿旨,拿著一把剪刀玩,「太后這般興師動眾,許文庸必定知道了。」

冰露幾個在姑爺剛進來的時候,就以泡茶的借口,出去了。

安芷倒是不意外太後會有此舉,「許文庸知道也來不及了,他可以攔著其他臣子,卻沒理由去攔宗室。若是他敢出手干預,太后一道大不敬的罪名扣下來,許文庸就得遺臭萬年。」

想要上位,就得讓四海信服。

安芷笑了笑,「只不過,我比較好奇的是,那些宗室願不願意蹚這次的渾水,你覺得呢?」

裴闕放下手中的剪子,黑亮的眸子望向安芷,「李紀已經去了京都,剩下的藩王,有兩個也去京都,還有幾個在觀望。七王爺就還沒動身去京都。」

特意把李紀拎出來說,是因為李紀和他們有些交情。

「李紀怎麼會去京都?」安芷原以為李紀是最不會去京都的一個,沒想到響應得那麼快,「他不是不喜歡這些么,怎麼還去京都?」

裴闕也不太懂,「可能他祖父的死,讓他變了性子吧。」

頓了下,裴闕放慢道,「七王爺……他給我送了一封信,請我幫忙分析眼下局勢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眉毛微抬,「所有的宗室里,若是按資排輩,最有資格繼承皇位的就是七王爺。可以我對太后的了解,她肯定想要一個比較好掌控的人。七王爺若是去了京都,不管許文庸在不在,都是所有人的靶子。因為皇上還沒駕崩,下一任君主也沒定,這一次的爭鬥比先帝在位時還要混亂了。」

裴闕點頭說是。

七王爺的求教信,就是一個示好的意思。

若是裴闕願意在此時搭上七王爺的船,日後七王爺登基,就有從龍之功。

正好裴闕這會落難,七王爺處境又艱難,兩個都是很難前行的人,若是可以在這會互相扶持,確實還不錯。

但裴闕回京都的計劃中,從沒和奪嫡聯想過。

而且七王爺,於裴闕和安芷而言,並不是最好的選擇。

安芷看裴闕不說話,就知道裴闕在猶豫,「你救過七王爺一次,他心中記掛這份情義。但眼下咱們都自身難保,更別提幫他了。在我看來,適當地給點分析便行了。」

「我也是這樣想的。」裴闕不想得罪七王爺,也沒想法去奪嫡。

上一次的奪嫡,就讓裴闕差點沒命,這一次,他可不想參與進去。

「以七王爺的處境,若是不去京都就是抗旨不尊,去了京都便會被群狼虎視。兩相對比下,還是去京都有盼頭一點,而且他也算有些本事,不一定會輸。」裴闕想了想,看到冰露端著茶進來,目光落到安芷裁剪的青灰色布料上,移開話題道,「夫人是為我在準備新衣裳嗎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重新拿了剪子,「在莊子一年,你的肩膀厚了一些,我得給你做兩件新的才是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86章 春衣

79.5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