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7章 春來

第687章 春來

二月,春意正濃的時候,七王爺李興往京都去了。

裴闕收到李興的再次來信,信中沒什麼內容,就是簡單的答謝。

看得出,李興是個懂進退的人。

看完李興的信,張槐安帶來了京都送來的密報。

書房裏,只有張槐安和裴闕兩個人。

張槐安已經打量了裴闕許久,他知道裴闕有自己的想法,但這個想法具體是什麼,他有點猜不到,「口信是皇上身邊人送來的,你怎麼想呢?」

皇上身邊來了個親信,希望裴闕能回京都,說當初有誤會,皇上被許文庸蒙蔽了雙眼。

裴闕薄薄的唇瓣冷冷道,「皇上的這口信,我可不敢認同,誰知道是真是假。」

皇上自個都病在床上起不來,有心人假傳聖旨,等裴闕回京都后,再說裴闕是擅自回京,那也不是不可能。

畢竟口信這東西,皇上說有就是有,說沒有,那也可以沒有。

再者,一句誤會就想讓他回京都,他可沒那麼卑微。

張槐安明白裴闕的意思了,世家有着與生俱來的傲氣,當初同意抄家的是皇上,現在後悔了的也是皇上,是個人都不會那麼沒骨氣,不在提口信的事,轉而說到了宗室進京都后的話題,「永寧王李紀到了京都后,立馬到禁衛軍擔職,他一個繞了一圈的宗室,誰都想不到他會如此積極。但許文庸也不是吃素的,沒兩天,李紀就出事,差點斷了一條腿,躺在家中起不來了。」

京都里的消息,裴闕知道得比張槐安要快一點,他也想不通李紀是為了什麼,「李紀是個烈性子的人,事出意外,必定是有什麼原因。」

「但李紀到底年紀小,沒那麼多的城府算計,奈何不了許文庸。」張槐安的眼神往裴闕身上瞥,「這對你來說,倒是一件好事,只要許文庸還蹦躂著,皇上和太后才會再想到你。」

裴闕笑了下,沒有接這個話。

他蟄伏一年多,摸清楚許文庸手下有多少人了,但他一直沒有動手,就是想讓許文庸多消磨一下雲家和太后。

當初抄家的事,許文庸主謀,但云家也沒少出力。

但這樣的作法是大逆不道的,不好和張槐安多說。

與此同時的京都,李紀躺在床上,還是早春的季節,額頂卻是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一旁的小廝春來哭得眼睛都腫了,蹲在床沿,小聲道,「您這又是何必呢,許家那兩個子弟擺明了是要找您的麻煩,帶了那麼多人找上門,您大可以先跑的呀。」

李紀聽春來絮絮叨叨好一會兒,腿疼沒緩解,情緒更暴躁了,凶凶地道,「哭什麼哭,我又不是真斷了腿,我不被他們打兩下,太后怎麼下旨收拾他們?」

而且想要在禁衛軍掌控實權,就得把原先的人給拉下幾個,這樣才會有空位。

打架這事,是李紀故意相讓。

春來還是心疼,「當初小的就勸您別來京都,您偏偏不聽。現在來是來了,還要受此磨難,倒不如咱們自個的封地,比京都要好千萬倍。」

春來是李紀祖父派到李紀身邊的人,打小一塊兒長大,心細得像姑娘,話也多。

李紀歪頭換了個方向,不去看春來,就當春來沒在身邊一樣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87章 春來

80.35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