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0章 白髮

第690章 白髮

裴闕知道許文庸還有外援,但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人。

安芷坐在裴闕對面,給裴闕倒茶,「許文庸控制了京都的大部分兵力,但好在有錦衣衛撐著,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。」

「但眼下宗室回進京,又給太后一方增添了不少實力。」裴闕接着話道,「中原內陸的人,許文庸要用來牽制白家、陶家等,他不敢輕易動。要想打破平衡,只能從外邊借兵力過來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是的,「塞北草原常年要從晉朝買鹽買礦,若是許文庸給點承諾,他們不是沒可能幫許文庸。」

若是讓許文庸多了塞北草原的助力,怕是有點麻煩。

「這事啊,咱們還不好處理。」安芷想了想,若是他們插手去干涉,費時又費力,他們自己都得忙顧著不被別人盯上,塞北草原還那麼遠,「還是把這個消息透露給雲家比較好,讓他們兩家繼續斗,咱們適時地添油加醋。」

裴闕哈哈笑兩聲,「夫人真是變壞了。」

安芷瞪了裴闕一眼,「近墨者黑,那也是和你待久了,才有現在的我。」

「嗯,夫人說得對。」裴闕出去找朔風安排,

裴闕這邊吩咐了下去,消息傳到京都后,太后坐了一晚上不會睡,天還沒亮就派人去查了。

日子到了三月時,太后總算是抓到了一個和許文庸有來往的人,但太后聰明了點,沒有直接把許文庸給帶出來,而是只殺抓出來的人,從許文庸手中奪了一部分權力回來。

自此,太后在局勢上,快要變過許文庸了。

但許文庸也不是吃素的,安靜了一個月多月,四月中的時候,直接把蕭正給弄死了。

本來蕭正好不容易升到了錦衣衛指揮使的位置,結果許文庸藉著蕭正喝酒外出,把蕭正給弄死了。

蕭正一死,錦衣衛再次群龍無首,若是沒有合適的人穩住錦衣衛,太后的防禦就像一盤散沙。

沒辦法,太后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人,只能讓斷了一條胳膊的林帆上位。

林帆有手腕,也有計謀,但到底斷了一條胳膊,很難服眾。

一時間,錦衣衛里人心浮動,沒過兩天,就暴斃了好幾個,查起來就是鬥毆打架。

許文庸趁著這個機會,把人插進了錦衣衛,這漏洞一鑽,就扯出了雲興邦早年間的一樁命案,偷偷支持苦主把雲興邦告到京兆尹那裏去。

十幾年前,雲興邦睡了一姑娘,對方上弔死了。姑娘家就是一般百姓,被雲家威脅封了嘴,有苦說不出。

這事突然被扯出來,雲興邦本來做官就一般般,之前被停職兩次,現在又爆出這件事。

太後有心幫忙遮掩,奈何許文庸找足了證據,一口把雲興邦給咬住。

案子一直拖到六月,百姓們坐在宮門口請命。

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雲興邦一個國舅爺,竟然一次次犯罪,民憤被許文庸的人給煽了起來,請命處死雲興邦。

連續幾個日夜下來,太后的青絲中,出現了點點白髮,愁得幾晚沒怎麼睡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0章 白髮

79.95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