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1章 預料

第691章 預料

六月的天,還是悶熱得厲害。

安芷坐在屋中,只穿了薄薄的紗衣,悅兒已經午睡了,這會就她和裴闕在屋子裡。

她搖著蒲扇,望著窗外的翠竹,慢悠悠地道,「太后以為壓了許文庸,馬上能看到曙光,沒想到還是棋差一著,輸給了許文庸。」

說到底,雲家和太后都不是許文庸的對手,畢竟裴闕也曾輸給了許文庸。

「許文庸咬死雲興邦不放,證據確鑿的案子,太后最好是棄了雲興邦,不然連帶著也要被濺一身泥。」裴闕幸災樂禍道。

安芷也笑了,眸光流動,「但云興邦這一輩,再沒有其他能撐起雲家門楣的人,太后必定會先保雲興邦。」

裴闕點頭說是的。

他們在永寧待了一年半,京都里發生點什麼,大體都知道。也沒少刺殺的人,但好在裴闕拉起了雲家、許家的矛盾,給他減少了許多關注。

「雲家沒了雲興邦撐著,朝中的慣會見風使舵,太后得著急了。」安芷偏頭去看裴闕。

裴闕也在看窗外的翠竹,正好對上安芷盈盈目光,柔和地笑道,「咱們等聖旨到永寧,到時候再收拾也不遲。」

「在這裡住久了,我還蠻捨不得離開。」安芷感嘆道,「永寧安靜,沒有是非,若是咱們老了,也得尋這麼一處好地方。」

「只要夫人帶上我,我去哪都行。」裴闕笑道。

夫婦二人對未來的情況,已經有了大致的預料。

不過聖旨來之前,許文娟先來信了,讓安芷他們離開永寧,不要再回京都那個是非地了。

看到許文娟的信,安芷心情複雜。

就算他們願意退讓,等許文庸收拾完雲家,也不會放過他們。

再說了,她和裴闕都不是會忍氣吞聲的人。

看完許文娟的信,安芷就燒了。

七月初一,京都里來了第一道旨意,說當年的事有諸多誤會,解除裴闕身上的罪名,讓裴闕回京都。

聖旨是在葫蘆島宣的,但裴闕沒接。

雲興邦被定罪流放,太后一方沒了主要的助力,瞬間被打壓回去,喘息的機會都沒有,迫不得已才來了聖旨。

但一道聖旨,難解裴闕心頭之恨。

他以葫蘆島風景迷人,已經不想再入京都,既然罪名解除,他就繼續留在葫蘆島當個漁夫。

但憑宣旨的太監怎麼說,裴闕都不為所動,反正天高皇帝遠,有本事就讓太后再來一道賜死的聖旨。

等宣旨太監回了京都,把這話和太后一說,太后氣得臉都綠了。

「他這是在要挾哀家!」太后拍案而起,過去幾個月,蒼老了許多,面頰瘦了一圈,沒了以前的瑩潤,「若不是他之前過於囂張,皇上怎麼會對他不滿,現在要皇上和哀家給他道歉?他做夢!」

小德子站在太後下首,太后每說一句,小德子的心都忍不住抖一下,顫巍巍道,「可是老佛爺,今兒一早,宮門口的守衛已經被許侍郎給換了,若是……若是咱們……」

剩下的話,小德子不敢多說,目光望向內殿的方向,裡面躺著只剩一口氣的皇上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1章 預料

79.8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