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4章 燈盞

第694章 燈盞

宮門口的守衛看到李紀出來,一個個像看到羅剎一般,主動給李紀讓開一條路。

李紀在禁衛軍兩個月,光是他自個兒出手解決的,就是十幾人,更別人他看到其他不順眼的。

現在的這些守衛,大部分都是從錦衣衛里背叛出去的,他們看到李紀都心虛。

李紀大剌剌地從宮門走出來,環視了周圍一圈,天色漸晚,腦子裡還是小德子的話。

他往前走了一段路,很快春來就牽著馬過來,問去哪兒。

「去喝酒。」李紀瀟洒上馬,徑直去了春風樓。

春來是提心弔膽地跟著自家主子,每一樣事他都覺得不穩妥,讓主子別來京都,更別去宮裡,但主子就是不聽。

春來是為主子操碎了心。

春風樓里已經來了許多的食客,李紀上了二樓,要了兩壺酒,上酒後就開始喝起來。

酒喝得猛,人也容易醉,三壺酒下去,李紀很快就醉了。

春來抱怨地扶起主子,出了春風樓后,外頭已經大黑,只好從春風樓要了一盞燈籠,再租一輛馬車。

越往府里走,街道兩旁行人越少。

待拐過一個彎時,春來剛勒緊馬鞭,就聽到身後傳來主子的說話聲。

「不要驚慌,繼續往前走。」李紀說話有條不紊,不像是喝醉的樣子,「待會打起來,你往邊上躲,要是你受傷,我可不管你。」

春來緊張得額頭冒汗,可主子說了別慌張,他只能強裝鎮定,但勒馬繩的手已經控制不住地顫抖。

馬車駛進一條幽暗的小巷,前方看不到盡頭,像是有人刻意把四周的燈盞給熄滅了一樣。

四周有徐徐輕風吹來,春來卻覺得這是瘮人的鬼氣,心中默默祈禱能快點離開。

但偏偏事與願違。

和李紀料想到的一樣,馬車進入巷子沒多久,就有一群黑衣人突然發起攻擊,他衝出馬車,順便抓住春來的後頸,丟到一旁的角落。

春來大口喘氣地拔刀,他雖說膽子一般,但功夫還是有練,只不過對方人太多,他很快就被割破手臂,疼得眼淚直流。

另一邊的李紀,卻半點沒落下風,面色冷峻,下手利落得很。

沒過多久,李紀的救援就來了,很快解決了那些黑衣人。

他做事囂張,是許文庸的眼中刺,就算許文庸不動手,也會有許多人想他死。

去春風樓喝個酒,就是為了把這些藏在暗處的人給解決了。

擦趕緊佩劍,走到春來跟前,「你看著他們把這裡處理乾淨了,屍體丟亂葬崗去。」

「那您呢?」春來著急問,眉毛皺成彎曲的毛毛蟲。

李紀撇嘴看著春來,若是讓他自個選,一定不會選春來這個磨磨唧唧,腦子又一般的隨從,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,「你聽我的話就是,我待會再回來。」

說完,李紀飛快潛入夜色中。

春來看不到主子的背影了,心裡墜了千斤的石頭,卻又敢怒不敢言,只好默默祈求過世的老王爺能保佑主子,順便和老王爺告下狀。

而李紀,則是去了裴家三房。

雖然還是有些震驚裴闕的布局,不過讓裴闕回京都,也是他想看到的。

只有裴闕回京都,才能再次把京都攪和出驚濤駭浪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4章 燈盞

80.51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