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3章 暴動

第693章 暴動

自從裴闕收到京都來的第一道聖旨后,他就收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詢問。

七月中旬的莊子,還是綠意盎然,一點早秋的意思都沒有。

裴闕看了一封又一封的信,淡定得像什麼事都沒有。

安芷倒是有些焦慮,只不過這份焦慮是對她自己的,便不曾表現出來。

「今兒早晨,錢瑾瑜來了一趟,是和你說惠安暴動的事嗎?」安芷問。

惠安在定南東邊的一塊地方,常年霧蒙蒙,所以種不出好的糧食,故而當地百姓過得比較貧苦。前些日子,惠安發生暴動,有一伙人衝到縣衙,殺了縣令,並且掛上了別的旗幟。

裴闕嗯了一聲,轉著指環玩,「惠安是許文庸的地界,守著永寧往北的運河樞紐,這會發生暴動,我猜是許文庸的自導自演。眼下京都被許文庸把控,沒有能力派人去清剿惠安的暴民。那些暴民就可以守著惠安,攔截我們和定南的人。」

定南和永寧山高且多,水運是比較好的出行,但許文庸控制了運河,就像掐住裴闕的咽喉一樣。

若是改走山路,小隊人馬還可以,但大批人就不行了。

「所以你讓錢瑾瑜去惠安了?」安芷思索道。

「沒有,我讓他回西部了。」裴闕晶亮的黑眸露出一抹狡黠,「許文庸重在防守我和定南王,但他卡著我們的同時,也卡住了西部的經濟往來。眼下七月,正是西部船隊往外走的時候,可許文庸這麼一弄,勢必會惹怒錢家。我讓錢瑾瑜回西部提醒下他父親,現在的惠安可不是簡單的暴民,指不定派兩萬兵馬去都不能剿滅,可別輕敵了。」

安芷明白了,「你這是賣給錢家一個人情,等他們以後知道你拐走錢瑾瑜,也不敢找你麻煩了。」

「差不多是這個意思。」裴闕嘆了一口氣。

惠安於裴闕,是比較容易解決的事,他眼下最關注的,便是宮裡的來信。

按照原本安排的細作,每十天會有一封信準時送到永寧,但這會已經延遲三天了。

三天沒有來信,裴闕不會去思索是不是路上出了什麼問題,只會想宮裡應該出大事了。

事實上,正如裴闕預測的一樣,這會的太后,相當於是被軟禁在慈寧宮了,一起的還有薛夢瑤這個貴太妃。

薛夢瑤從進宮時,就被歸為太后一黨。近來她也憔悴不少,雖說不在意皇上的死活,可看著許家一天天做大,她的死期也越發接近。

慈寧宮裡外靜得像沒有喘氣的一樣,直到太後手中的念珠被丟在桌上,「一群廢物,都這麼多天了,也不見外頭有點風聲傳來。」

薛夢瑤一直站在軟榻邊上,沒有太后的吩咐她不能坐,「老佛爺,宮裡宮外都被許文庸圍成了鐵桶,外邊人可能就不懂宮裡發生了什麼。若是哪天許文庸想讓咱們暴斃,怕就是一句話的事。」

「他敢!」話剛說完,太后就沒底氣了,因為許文庸真的敢,「仁政殿那呢,有消息嗎?」

「幸好有李紀在,本來許文庸的人都圍了仁政殿,但被李紀殺了兩個,剩下的就不敢靠近了。」徐夢瑤輕聲道。

許文庸野心再大,也不想背負萬古罵名,謀朝篡位得名正言順地來,所以他要監管著皇上,按著他的需求,選擇皇上的死期。

但突然冒出一個不講道理的李紀,是許文庸和太后都沒想到的。

太后被關在慈寧宮好些日子,出不了慈寧宮,白天黑夜地思索。

不管她如何謀划,都斗不了許文庸,最後只能想到裴闕。

看著薛夢瑤,太后不太甘願地道,「你不是裴闕的老相好么,宮裡肯定有裴闕的細作,這會你要是不把聖旨傳給裴闕,咱們都得在宮裡等死。」

薛夢瑤噗通跪下,「老佛爺名查,臣妾和裴闕清清白白,什麼關係都沒有。」

太后冷哼一聲,不通道,「你別當哀家是傻子,當初你為了裴闕害哀家,這筆帳哀家可一直給你記著。現在咱們一樣被困在慈寧宮,雲家落敗了,你薛家更是一群烏合之眾。若是你不肯去找裴闕的細作,就和哀家一塊在慈寧宮等死吧。反正哀家是沒轍了。」

頓了下,太后皺眉打量薛夢瑤,「如果裴闕不趁這會回京,再過兩個月,等真的改朝換代后,你覺得許文庸還要放裴闕回京都嗎?」

自然是不會。到時候不管天南地北,許文庸都會派人追殺裴闕,至死方休。

薛夢瑤抿唇低頭,無神的眼珠死死盯著冰冷的地板,她還是那句話,「太后明察,臣妾與裴闕從無私情,不管是從前,還是現在。若是當初真有情誼,他就不會讓臣妾進宮了。」

最後一句話,薛夢瑤下意思地用了點力。

太後知道薛夢瑤不願意進宮,這話倒是有點可信度,裴闕都能娶安芷那個棄婦,如果真喜歡薛夢瑤,確實不會讓薛夢瑤進宮。

「裴闕倒是無情得很。」太后冷冷地說了一句,聽到殿外有鳥叫聲,轉頭往外看去,卻什麼都沒看到。

這慈寧宮,涼得就像冷宮一樣。

薛夢瑤看太后閉眼休息,慢慢起身,退出內殿。

她站在正殿里,遠遠地望著殿門外,天被分成一個四方形,雲朵兒一團簇著一團,自由自在地飄著。

與此同時的仁政殿中,小德子跪在龍床邊上,剛給皇上餵了湯藥。

他替皇上擦嘴時,看到皇上動了動嘴唇,附身去聽。

「小德子,你讓李紀去......去找裴闕。許文庸不死,朕死不瞑目!」皇上拖了好長一口氣,才說完這句話。

小德子從內殿出來,正好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李紀,上前輕聲喚了道王爺,說明皇上的意思。

「我不去,若是我出京都,宮裡就沒人了。」李紀板著臉道。

小德子搖搖頭,「這點您可以放心,裴四爺不讓皇上死,皇上是不會死的。讓您從京都往永寧走,確實拖累您了,那麻煩您去裴家三房送個口信,就說秋日是摘果子的好時候了。」

一時半會,李紀沒聽懂小德子的意思,等他反應過來時,瞳孔控制不住地放大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3章 暴動

79.9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