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8章 爛腸

第698章 爛腸

雞湯灑了,安芷聽得一清二楚。

等裴闕回來后,擔憂道,「咱們是不是要打草驚蛇了?」

裴闕攤手,「我本來是想低調的,但他們要鬧事,總不能由着他們欺負吧。若是他們要鬧,那就看看他們鬧不鬧得起來吧。」

人要是不乖,可以滅口。暗樁出了事,也可以撤。不過是麻煩點而已。

另一邊,方才跑走的男子,已經在打小報告了、

他的主子叫肖明業,地主家庭出身,書沒讀兩本,本事也沒多少。自從妹妹給冀州太守當了姨娘后,他在冀州一帶就橫著走了。

肖明業想喝雞湯是一時興起,為非作歹慣了,沒想到還有人那麼不給他面子。

「爺,那男的可凶了,不僅打了小的,還罵您別喝雞湯,喝尿去吧。」旺財捂著肚子,憤憤道。

聽到這話,肖明業哪裏還忍得住,起身就去找劍,「不過是個山野村夫,竟然敢這般羞辱我,他是想死差不多!」

「爺,您別衝動。」旺財張開手攔住主子,「那男子出手利落,咱們不是對手,姑爺不是讓我們駐守在這裏么,附近肯定有姑爺的人,讓他們來處理吧。小的瞧同行的兩位婦人都很是貌美,若是解決了男子,留下那兩位婦人,咱們在這偏僻地方,不也有得消遣么。」

旺財口中的姑爺,就是冀州太守。

按照禮法來說,肖明業妹妹只是一個姨娘,肖明業家不能和冀州太守攀附親戚,但肖家臉皮夠厚,對外都是一口一句姑爺,不知道的還以為肖家姑娘是去當正房夫人。

「你說的有道理,那你還不快去!」肖明業摸著下巴,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。

房門口的店小二把裏面的對話聽了個清楚,下了樓梯后,轉到廚房,和伙夫說了兩句,幾個伙夫就脫下外邊的衣裳去了。

入夜後的四海客棧,靜得連犬吠都聽不到。

安芷累了許多日,早早就歇下,裴闕沒有睡意,躡手躡腳地出了屋子。

等他下樓的時候,店小二和掌柜的,已經把旺財給綁在柴房了。

「嗚嗚」旺財看到裴闕進來,才意識到這裏不僅僅是黑店,還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了。他們都以為裴闕不會從這裏過,可沒想到眼前的人真有可能是裴闕。

裴闕走到旺財跟前,看旺財緊張得暴起青筋,拿下旺財嘴裏的破布,「知道我是誰嗎?」

「你是裴……」旺財脫口說出三個字,又馬上搖頭,「我不知道,咱們又不認識,我怎麼知道你是誰。今兒的雞湯是我不對,求求你們放過我吧,我給你們銀子,賠錢給你們好不好?」

裴闕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布衣,粗糙難摸,確實容易被人忽略,「不好意思,我不需要錢。你不敢回答,我幫你回答,我就是你們要找的裴闕。怎麼樣,是不是很驚喜?」

店小二和掌柜的已經打聽清楚了,冀州太守收到了裴闕要回京都的消息,派人在各大路口把守。

作為和冀州太守有那麼一點關係的肖明業被派來四海客棧,因為這裏不好走,而且離冀州近,是裴闕最不可能選擇的路線。

可冀州太守和肖明業都想不到,裴闕偏偏走了四海客棧這條路。

旺財額頭往下,大顆的汗珠往下流。

他聽到裴闕兩個字,就彷彿看到了閻王爺在等他,肯定要被殺人滅口了。

「裴……裴爺,小的真不懂您是誰。」旺財快哭了,稱呼都變了。

但裴闕不給他裝傻的機會,掏出一個瓷瓶,倒出一顆黑色的藥丸塞進旺財的嘴裏,「別亂動,這可是烈性毒藥,三日內不吃解藥,就會爛腸而死。再過半個時辰左右,你應該會感受到腹痛如絞,恨不得立馬去死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8章 爛腸

80.8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