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 面聖

第718章 面聖

損壞聖旨,這是大不敬殺頭的罪名。

許競才愣了好一會兒,直到屬下提醒了他幾回,才錯愕回神。

不等許競才的人反應過來,裴闕先恭恭敬敬地撿起地上的兩截聖旨,擺在許競才的面前,「許大人一心一意想找我麻煩,我已經再三提醒了,可你的下屬卻這般搜查。知道的人會說你是拿著雞毛當令箭,不知道的可能會覺得你是公報私仇。」

頓了下,裴闕連連嘆息搖頭,「不管你是什麼目的,聖旨被毀,我也不得不去宮門口跪著,請求聖上的原諒了。至於許大人你,最好是跟著我一起,不然就不是你的烏紗帽了,人頭都要落地哦。」

裴闕一副很關心的模樣,在許競才看來就都是諷刺。

馬車上的小廝也知道犯了殺頭大罪,顫巍巍地從馬車上下來,遲疑地瞅了主子一眼,快速拔刀自刎。

人一死,也就帶著罪名走了大半。

許競才好歹是許家嫡長子,慢慢鎮定下來,是他粗心大意被裴闕擺了一道,既然輸了,那就要有服輸的法子,總不能真的丟了烏紗帽,和雲興邦一樣蠢到家。

「來人啊,替本官好好查查這個小廝,他根本就不是本官的人,他是要嫁禍本官。」一招禍水東引,許競才把自個身上的罪名摘了大部分,但監管不當的罪名還是在,看著裴闕,「不用你陪,我自個兒會進宮請罪。」

皇上重病在床,根本說不上話,許競才不過是去走個過場,只要先得了皇上的赦免,御史們說啥也沒用了。

裴闕沒再多說什麼,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兩截聖旨給卷好,等下人們重新整理好馬車,再上馬車。

馬車沒有回裴府,而是去了宮門口。

等裴闕到的時候,就看到李紀把許競才給攔了下來。

許競才嚷嚷著要進宮,李紀直接拔劍對著許競才,就算許家再如何,李紀卻是個軟硬不吃的主兒。

到最後,反而是裴闕先進了宮,許競才只能跪在宮門口,灰溜溜地派人回許家傳話。

重新踏上熟悉的道路,裴闕卻沒有溫暖的感覺,反而覺得這宮中的長巷更冷了。

一步步走到仁政殿門口,聽到裡頭的傳喚,再次踏進仁政殿的朱門。

一時間,歲月恍惚,過往畫面猶如斗轉星移般飛馳而過。

裴闕的每一步,都走得格外地認真。

小德子在邊上引路,唇瓣張了好幾次,快到內殿的時候,才低聲道,「裴……裴老爺,皇上等您多時了。」以往都是喊大人,現在裴闕沒了官職,一句大人卡在喉嚨里,小德子想了又想,才找到一個詞來代替。

內殿的門被緩緩推開,迎面而來是厚重的藥材味,裴闕不舒服地掩鼻進去。

龍床上的皇上,聽到裴闕要進宮,就一直睜著眼,他等這一刻太久了。

病魔纏身的時間裡,皇上沒有一天不想殺了許文庸,可他就像一個沒有用的擺設,沒有人願意聽他的指令。

「草民恭請皇上聖安。」裴闕依禮跪下,給皇上磕頭。

草民兩個字,深深扎進皇上的心裡,連咳幾聲后,皇上緩過來后,才慢慢開口,「你怎麼……來得這般遲,可是一直怨朕?」

裴闕沒動,盯著地板的眼睛毫無波瀾,沒有直接回答,「永寧山好水美,是個不錯的去處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18章 面聖

83.9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