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0章 安分

第730章 安分

安芷聽到「老樣子」三個字,就不再多問了。自個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,她心中清楚。

今兒過來,無非就是走個過場,和孟潔客套了一會兒,就和張姨娘往自個兒以前住的院子走。

張姨娘看到安芷,有許多話想說,「從你出嫁后,府上的屋子就一直空著,太太也沒讓人住進去,我隔段時間就讓人去打掃。」

「有勞姨娘了。」安芷知道孟潔是忌憚自己,所以一直空著屋子,「不過屋子長時間沒人住,也不太行。等妹妹再大一點,就讓她住這邊吧,安府就這處院子最好。」

「不可不可。」張姨娘可沒這個心思。

「姨娘就別推拒了,太太沒有女兒,這間院子又不能給男子住,還不如給妹妹住。我是喜歡這裡,也有感情,所以更想看這裡熱鬧下去。」安芷笑著上了台階,屋子裡的丫鬟已經備好了茶水。

張姨娘感激道,「多謝芷兒了。」

兩個人一起坐下,小孩兒都被抱去玩了,屋子裡只有貼身伺候的丫鬟在。

面對張姨娘,安芷放鬆多了,「方才在太太跟前,我不太好問,安府這段日子可還好?」

「我是姨娘,不能外出見客,光是府里的日子,有大哥兒媳婦在,日子倒是沒多大差別。」張姨娘慢慢道,「太太就不一樣了,她是正室夫人,需要出門會客。外人拜高踩低,說了不少難聽話,太太漸漸地就不愛出門了,一心在府里教養幾個孩子。」

孟潔沒把張姨娘的女兒接到膝下帶,不過還是會時常把小姑娘叫到跟前說話,讓兩小孩兒一塊玩。

張姨娘是妾室,年紀又大了,不太可能再有孕,膝下又只有一個女兒,對孟潔沒有任何威脅。日子久了,難免需要有人說說話,所以對張姨娘沒什麼壞心。

「父親呢?他還是老樣子嗎?」安芷問。

「是的。」說到這個,張姨娘音量小了一點,「老爺年紀大了,加上一直擔驚受怕,身體不如以前好了。雖說還是會去花樓里,但已經很少了。只不過,他在府里時,也比較少來我們幾個屋裡,更多時候自個兒睡的側卧。」

張姨娘說得有點隱晦,但安芷自個兒做的事,她心中清楚。

她曾經讓人給父親下藥,眼下父親怕是有心,卻沒什麼力氣去睡姑娘了。

不過這事她不好和別人說,就讓大家都覺得父親是年紀大了吧。

「還有其他事嗎?」

張姨娘想了想,她在太太跟前多,偶爾有聽太太提過幾次,「大事倒是沒什麼,就是老爺最近花銷有點大。按理來說,以前逛花樓要更多錢才是,可太太說,老爺的開銷比之前還要多。至於怎麼用了,我就不知道,太太也不太清楚,她現在都不怎麼管老爺了。」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安芷把這事記下了。

在安府用了午飯,安芷一家就回去了,悅兒挺捨不得離開的,因為裴家沒有跟她一樣大的小孩兒,所以在安府玩得很開心。

回去的時候,悅兒就累得睡著了。

安芷讓裴闕找個人去盯下父親,她這個父親,貪生怕死不錯,可也不是個安分的,小動作特別多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30章 安分

84.2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