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9章 回府

第729章 回府

「九夷剛定,即使我出手,我也幫不了太多。」賀荀底氣有點不夠,語氣弱弱的。

許文娟掌心攥緊,她才是最難的一個。

父親要造反,她攔不住。

裴家要報仇,這是理所應當。

她站哪一邊,都要虧了另一邊。

可以說父親虧待了很多人,可於她而言,父親從無苛待,並且寵愛有加。

雖說許文娟出身世家,對朝政也有些耳濡目染,可她並不是個擅長權術的人。

如果沒有裴家的事,也沒有冀州礦區的那些白骨,許家的野心,許文娟不說理解,她也可以表示支持。

可事實卻是父親為了上位,而不擇手段。

許文娟有點難以接受,她知道父親做得不對,大是大非面前,她也不是可以割捨親情的偉人。

裴闕被流放,許文娟就徹夜難眠。

安芷幫了她,她卻無意中害了安芷。雖說她不知情,可到底是經她之手。

事情過於複雜,許文娟想不到一個好的解決辦法,因為她勸不了父親回頭是岸,也沒理由讓裴闕手下留情。

賀荀看到許文娟無聲地哭了,過去抱住許文娟,寬厚的胸膛緊緊裹着許文娟,「我知道你很為難,不管你怎麼做,都會違心。那就什麼都不要做,也不要聽,既然兩邊都不好幫,就誰都不要幫,聽天由命吧。」

許文娟抱住賀荀,沒有再開口。

她不懂怎麼說,也不懂怎麼做到不去關注。

但賀荀說得又有道理,既然什麼都是錯,還不如什麼都不做。

~

安芷一家三口回了安府,馬車停在安府門口時,孟潔從門后出來,身後跟了兩位姨娘。

張姨娘的眼眶紅紅的,她心中一直記掛着安芷,可她只是一個姨娘,人微言輕,過去的快兩年時間裏,只有一次找到惠平打聽了一些安芷的消息。

孟潔比過去更沉穩了一點,她看到安芷是心情複雜,「快進府,咱們進去說。」

安府和以前沒什麼變化,還是以前的模樣,只是家中幾個小孩漸漸長大,比以前熱鬧了一點。

孟潔的兒子和張姨娘的女兒年歲都小,他們都不認識安芷,對安芷這個長姐都有些害怕,直到悅兒主動拿吃的找他們玩,三個差不多年紀的小孩才一塊玩了起來。

安靖長高不少,他是記得長姐的。

安芷問了問安靖的功課,就和孟潔去了內院,幾個女眷坐到了一起。

從見面起,孟潔不時打量安芷,瞧著安芷狀態比以前還要好,心裏有點兒落差,「本來早該請你們過來的,不過老爺說裴府家大業大,肯定有許多事要忙,若是你們有空了,自然會送帖子過來。」

一聽這話,安芷就知道是孟潔想把壞事都推到父親身上。

不過孟潔一個繼母,安芷本就沒指望孟潔對她能有多大的好心,所以淡淡地笑了下,「父親說得對,前些日子我們忙得像陀螺,確實沒有空上門。太太瞧著比以往穩重不少,這一年多可好?」

「還行,老樣子。」

安成鄴低調了許多,不敢明目張膽逛花樓,但風流的本性在,所以還是會偷偷去。

孟潔生了兒子后,看清了安成鄴的本性,只要安成鄴不往家中帶女人,她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大家日子都清靜一些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29章 回府

84.5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