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5章 風寒

第735章 風寒

入冬后的京都,一天天地涼了起來。

園子裏的許多樹木,落葉飄零,只剩下孤零零的鳥巢卡在樹枝上。

日子到了十月份,院子裏的水缸結了一層薄冰,悅兒玩了一次后,就不小心得了風寒。

裴府里的大夫守了一晚上,悅兒的咳嗽才好一點。

安芷是急得一晚沒睡,確認悅兒沒大事後,她把奶娘叫到了跟前。

奶娘是到了永寧后新找的,原本從嫂嫂那借來的奶娘,因為流放的事,又還了回去。

眼下的奶娘,是個踏實人,就是不太適合京都里的深宅大院。

「是小的照顧不周,還請夫人責罰。」奶娘跪在地上,脊背一抖一抖的,害怕極了。

「起來吧。」安芷沒有要責罰的意思,自個的女兒貪玩,安芷心裏清楚,而且她自己也有疏忽,「當初帶你來京都,是怕悅兒來了京都不習慣,所以和你簽了兩年的契約。這段日子,你也不錯,只不過高門大戶,確實規矩多了一點,這是我沒想到的問題。」

前幾日與三嫂見面的時候,三嫂就有提醒過安芷,悅兒可以開始啟蒙了。

從安芷有記憶起,母親就在教授她各種各樣的東西。當然,以前的她並不覺得那樣很累,因為一心一意想着會嫁人後都需要用到這些東西。

不過重活一次,安芷覺得很多禮儀規矩,都是包袱。

她掙脫了許多禁錮,所以希望悅兒也不活在禁錮里。

不過他們生活在京都里,有些舊俗可以放下,但基本的禮儀還是要學。

奶娘不是世家的人,不懂得京都世家裏的條條框框,安芷需要一個更會教養的人來協助她。

奶娘聽到主子不用她了,慌張得說不出話來。

「你不用怕,該給你的錢都會給你,我也會派人送你回去。」安芷輕聲道,「京都里的情況太複雜,你回去好好過日子吧。」

「是小的不好。」奶娘哭了,她很愧疚,但她也確實不太適應京都里的情況,這裏的院子大得讓人迷路。

安芷寬慰了奶娘幾句,回屋裏看悅兒。

悅兒還在睡,安芷坐在床沿,看着悅兒紅撲撲的小臉,心情複雜。

三嫂是好意提醒她,悅兒是裴家嫡長女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,會帶着裴家的無數榮耀成長。這樣的高門貴女,會吸引無數目光的關注,若是出了任何差錯,都會被放大是非。

這些道理,安芷不僅知道,她從小因為娃娃親,也受到了同樣大的關注。

安芷希望悅兒能活得快樂,可三綱五常那些,都在束縛住女子的成長。

安芷不知坐了多久,知道冰露從外頭進來,手中拿了一封拜帖。

「成家送來帖子,說這個月初六是成國公夫人的壽辰,邀請您和老爺過去。」

安芷到了京都后,還沒參加過宴會。現在都安頓好了,是時候出門交際了。

她看向冰露,「你派人去隔壁問一下,初六那日,我們和張夫人一塊兒去。等等,你親自去吧,帶上咱家的蜜糖,謝謝張夫人昨兒送來的葯。」

「好的,奴婢這就去。」冰露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35章 風寒

85.1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