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4章 顧念

第734章 顧念

聽到裴鈺兩個字,安芷的心情頓時不好了。

裴雪聽到哥哥來了,眼神閃爍,下意識地想要躲閃,但已經來不及了,裴鈺從巨石屏風後走了出來。

「哥。」裴雪弱弱地喊了一聲。

安芷則是看向裴鈺邊上的小廝,小廝立馬道,「其他人攔了的,但被裴老爺給撂開了,已經有人去喊侍衛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眸光淡淡一瞥,「好大的威風啊。」

「四嬸言重了。」裴鈺躬身行禮,深邃的眼眸下,是高挺的鼻樑,「舍妹年紀小,有些話是氣頭上,還請四嬸不要介懷,我會帶她回去好好責罰。」

「你要怎麼罰裴雪,我並不關心。」安芷聽裴鈺喊四嬸,哪哪兒都不舒服,也不想和裴鈺多說話,「我也不需要她的賠罪,我要提醒你們一句,因果循環,不要自掘墳墓。」

說完,安芷一眼都不想多看,轉身要走。

裴鈺抬頭看安芷上了台階,低沉的嗓音大了一點,「四嬸對裴鈺有心結,裴鈺能理解。不過舍妹無辜,希望四嬸和四叔不要牽連到她,一切罪罰,裴鈺都願意承擔。」

聽聽,這是什麼白蓮口吻?

安芷從回到京都起,今兒還是第一次見裴鈺,他們是註定了的對頭,就算裴雪,也不算是被牽連。

多說無益,安芷懶得和裴鈺廢話,繼續往前走時,卻聽到了裴闕的聲音。

裴闕鳳眼半眯,進來的時候,就聽到裴鈺的話,「裴鈺,你管不好妹妹,往後自會有人替你管教。假惺惺的話,你不膈應,我們聽著都難受。眼下我的父親,也就是你的祖父已逝,你要是再耍點小心眼,我可不會留情面。」

「噌」的一聲,裴闕不客氣地拔出邊上侍衛的佩劍,挑釁地對準裴鈺。

「裴鈺,要不要比比?」

裴雪馬上往前走,但被裴鈺給攔住。

「侄兒不敢。」對裴闕虛虛行禮,裴鈺就轉身要走,身後的裴雪不甘願地跟上。

裴闕可不是個好惹的,丟出手中的劍,正中裴鈺身前的門柱。

「裴家的大門,不是你們說闖就能闖的,自個兒有多大的本事,心中掂量掂量。下一回別讓我再在裴家看到你們。」裴闕說完,接過福生手中的蹄膀,笑眯眯地朝安芷走去,「夫人,我給你買了春風樓的蹄膀,還熱乎著呢。」

這話語氣肉麻,裴闕故意說給裴鈺聽的。

裴鈺的餘光一直盯著門柱上的劍,直到聽不見身後的腳步聲,才抬腳往外走。

裴雪被嚇得走不動,直到身邊丫鬟過來攙扶,才艱難地走出裴家。

一直到自個府上,裴鈺都沒和裴雪說一句話。

裴雪自知犯錯,低著頭跟在哥哥身後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裴鈺原地轉了幾圈,看到妹妹低著頭,重話到了嘴邊,又忍住了。

「裴雪,你能不能機靈一點啊?」裴鈺憋了半天,只憋出這一句話。

裴雪哭了,「我......我就是氣不過嘛。」

「就算你再生氣,去隔壁又有什麼用?」裴鈺不自覺地抬高音量,「你以為你罵兩句,安芷和裴闕就會怕你?」

一而再地,裴鈺感到心累。很早之前,他就懂祖父為什麼不讓父親接替裴家,而是讓裴闕當家主了。因為和父親比起來,裴闕實在是優秀太多。若不是父親突然自縊,他也不用丁憂那麼久。

後來的母親和妹妹,都讓裴鈺感到很心累。有些時候,他甚至會想,如果沒有家人的拖累,他現在肯定在高位上了。

這段日子,裴鈺接近了不少人。他也試著想解決妹妹要進宮的事,但他心裡也清楚,聖旨都到了家中,哪裡有反悔的機會。就算皇上親自說不用妹妹進宮了,那妹妹也沒人敢娶。

所以他的以後,只有他自個了。

聽妹妹還在哭,裴鈺深吸一口氣,「到過年前,你都別出門了,在家中多看一點書。」

「那我的事......」裴雪不想待家裡。

「我會替你想辦法,不過你別抱太大希望,當初是你和母親算計來的婚事,就算結果不好,也要咬牙過下去。」裴鈺冷冷說完,立即離開屋子。

~

安芷回屋吃蹄膀,裴闕一直坐在邊上。

「你今兒去找李紀了?」安芷問。

裴闕嗯了一聲,「讓他幫忙把順子安排進護城軍,他也答應了。」頓了頓,裴闕小心翼翼道,「夫人,你說我......是不是該直接解決掉裴鈺這個後患?」

留著裴鈺沒解決,一個是裴鈺謹慎多了,裴闕動手的話,難免要落下一些罵名。外邊人的罵聲,裴闕向來不在意,可他是家主,要想撐起一個世家,不僅僅是要有手腕,也得收服人心。

還一個是他還顧忌著父親的意思,老爺子生前沒要求過他什麼,只在大房這事上,對他用了威壓。

其實裴闕也能理解老爺子的心情,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,可家主的位置只有一個,老爺子最終還是選擇了他。

若是裴鈺兄妹老老實實做人,裴闕還是可以放他們一條生路,可諸如今兒的事情多了,裴闕就有了殺心,他可不是會顧念親情的好人。

安芷慢條斯理地擦手,慢慢朝裴闕瞥過去,「如果不是念著已故的老爺子,我早就想看裴鈺死了。裴闕,你這麼問我,心裡在想什麼啊?」

「哪有想什麼呢。」裴闕訕訕笑了下,想轉頭躲開安芷的眼神,卻被安芷給捏住臉頰,「疼!夫人,我真沒想什麼,不過是我自個拿不定主意,所以想讓夫人幫忙參考下。」

「你就騙鬼去吧。」安芷哼了一聲,「下回再拿這種問題問我,夜裡就睡書房去。」

她知道裴闕在想什麼,日子都過去那麼久,還把陳年老醋拿出來吃,也不嫌酸。

「不會了,絕對不會了!」裴闕保證道,「裴鈺心思深沉,若不是大哥大嫂,他早有成就了。好在他現在也要丁憂,不能讓他回朝堂上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是,「我們之前的有些事,很可能有裴鈺的參與,既然放不下心,就徹底解決他吧。」既然裴闕都有了決定,她就順勢去推。

安芷也希望,往後不用再看到裴鈺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34章 顧念

85.15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