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9章 高明

第739章 高明

或許是什麼感應在,冰露剛說完的時候,林書瑤就轉頭過來。

安芷只開了一條縫隙,林書瑤不可能看到她,但如果稍微打聽一下,就知道馬車是裴家的。

冰露有點緊張,「夫人,咱們還下去買胭脂嗎?」

「先不買了。」倒不是安芷怕林書瑤,而是她這會不想見到林書瑤,因為身上實在是疲乏。

馬車繼續往前走,餘姚在快到張府門口時才醒來,她用力掐了下大腿,大咧咧地道,「我竟然睡過去了,安妹妹,到了嗎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「已經到張府門口了,余姐姐先回去歇息吧,咱們下次再聚。」

餘姚拉住安芷的手,「等明兒有空了,我一定要多聽你說說京都里的事,今兒我是真的被嚇到了。」

安芷點頭說好,目送餘姚進了張府的大門后,再讓馬車前行去裴府。

裴闕還留在國公府,回來的只有安芷一個。

她進了府里,剛進內院,就聽到甜甜的一聲「娘親」。

悅兒大半天沒瞧見娘親,很是想念,搖晃著小跑過來。

安芷蹲下抱住悅兒,在悅兒胖乎乎的臉頰親了一口,「悅兒今天乖不乖,可曾聽話吃飯了?」

「乖哦。」悅兒抱住娘親的脖頸,用軟軟的頭髮在娘親肩上蹭了蹭,撒嬌道,「悅兒想娘親。」

「娘親也想悅兒。」安芷抱著悅兒往裡走。

到底還是回了自個的府上好。可能是在永寧的日子給她帶來了影響,安芷現在,更喜歡清靜一點的日子。

回到自個的屋子后,安芷哄著悅兒玩了一會。

直到入夜後,裴闕才帶著一身酒味回來。

裴闕沒有醉,雖然敬酒的人多,但他喝得少。先去側卧洗漱乾淨,才進了主卧。

他剛進屋,就看到燈盞下正在繡花的安芷,心疼道,「夫人怎麼還在繡花,仔細眼睛。」

安芷放下綉布,轉頭看到裴闕臉頰微紅,知道他喝了酒,起身拿了醒酒湯給他,「我剛綉沒多久,你先喝了醒酒湯,緩一緩再歇下。」

裴闕誒了一聲好,卻賴皮地不去接醒酒湯,而是粘著安芷坐下,「夫人喂我喝可好?」

「多大的人了,怎麼還和悅兒一樣小孩子氣,莫不是真醉了吧?」安芷用手背摸了下裴闕的臉頰,有點熱。

裴闕搖搖頭,說沒醉,「就是想要夫人喂我。而且我今兒做了件好事,夫人得好好獎勵我。」

安芷不解問,「什麼事?」

裴闕神秘一笑,「你先喂我,我再與你說。」

沒辦法,安芷只好先喂裴闕喝醒酒湯,末了還得替裴闕擦嘴。

裴闕心滿意足地用手環抱住安芷,像小孩兒做了一點好事,要討賞的樣子,「正午時,梁夫人不是找你麻煩么,下午我就找梁友亮喝酒,把他灌得差不多后,就和他對賭,贏光他身上所有的錢不說,還讓他當眾輸了褲衩,把祖宗的臉面都丟光了呢。」

安芷聽了好笑,「你在男賓區,怎麼知道梁夫人找我麻煩?」

「我聽說梁夫人和你一塊喝茶時,不小心燙傷了臉,不用猜我就知道,她找你不痛快了。」裴闕很確定地道。

「哈哈,你說得對,是我故意潑她的。」安芷想到梁大人丟人的樣子,忍不住又笑了兩下,「咱們今兒個啊,是把梁家給得罪透了。」

梁家只是一般小嘍嘍,不需要費多大力氣去對付。但梁家夫婦的背後是許家,都說打狗要看主人,安芷他們是完全沒給許家面子,讓梁家在國公夫人壽宴大出醜,許家的臉上也不好看。

「得罪就得罪了,咱們現在是光腳不怕穿鞋的,就算我們忍氣吞聲,許家也不會對我們好。而且許家自在那麼久,是時候讓許家有點危機了,不然他們真以為咱們要在家裡修身養性。」裴闕哼了一聲,想到許家,心中就有氣。

與此同時的許家,許文庸夫婦確實被氣到了。

「梁友亮那個蠢貨,竟然當眾丟了那麼大的人!」許文庸沒親自去宴席,但他聽人說了。

許夫人不懂男賓那邊如何,但梁夫人的事就夠打她的臉,事後國公夫人半句追究的話都沒說,反而說了兩句風涼話,讓她更下不來台,「老爺,裴闕和安芷,是擺明了殺雞儆猴,要和咱們宣戰來著,咱們可不能坐以待斃啊。」

許文庸站在窗沿邊上,胸口的怒火需要外邊的冷風來澆滅,「裴闕想要對付我們,是肯定的事。讓我沒想到的是,梁友亮夫婦會那麼不中用,外邊的人誰不知道梁家是我們的人。你等著看吧,等明兒個,就會有人彈劾梁友亮。」

許文庸在意的不僅僅是面子上的事,「你先歇著吧,讓人把大哥兒喊到書房,我有話要和他說。」

關於朝政的事,許文庸從不和許夫人多說,許夫人一聽這話,就知道自家老爺要做什麼,便讓屋裡伺候的丫鬟去喊人。

許競才一直沒歇下,因為他知道父親會找他,所以很快就到書房。

「不用行禮,你過來吧。」許文庸抬頭看了兒子一眼,「梁家依附我們多年,梁友亮的手並不幹凈,裴闕敢在今兒挑事,肯定另有準備。梁友亮這個人不能用了,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」

梁友亮被抓是小事,許文庸並不在意這個小嘍嘍,因為這樣的人,他還有特別多。許文庸不想看到的,是許家被梁友亮牽連到。

許競才馬上明白,壓低嗓音道,「孩兒明白,保管梁友亮看不到明兒的太陽。」

「這還不夠,若是讓梁友亮畏罪自殺,顯得有點突然。」許文庸老謀深算的眼睛,突然露出一抹狡黠,「你得嫁禍成有人刻意上門搜查,不小心錯殺了他才好。天子腳下,卻有人如此大膽,想來會震撼朝野。」

「有人」,不許多想,許競才就聽懂父親的意思。

白日里裴闕才刁難了梁友亮,若是梁友亮夜裡出事,京兆尹的人肯定能聯想到裴闕。

許競才笑道,「還是父親高明,孩兒這就去辦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39章 高明

85.2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