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1章 永州

第751章 永州

安芷方才還在說笑的臉,立馬放了下來。

雖然心中早有預料,但真的到了這麼一天,還是忍不住提心弔膽。

餘姚一聽這話,立馬想到了安芷的娘家,忙問,「西北怎麼會突然和北漠打起來呢?你先別激動,我回去問問我家老爺,他肯定知道一些。」

「余姐姐,我早就知道會打起來的。」安芷兩手緊握,「北漠得了許文庸的助力,所以對西北發起進攻。你可以回去和張大人說,許文庸的想法就是等西北一破,到時候起勢。你可以讓張大人去問問成國公,如果西北被攻破,對晉朝有什麼影響。」

餘姚不懂西北的事,但看安芷說得那麼認真,想來肯定很嚴重,「那我就不多待了,現在就回去。」

從裴家到張家,就是出個門的事。

餘姚很快就回到了自個的府上,她家老爺正拿著書教女兒認字,她剛進屋,就把老爺給拉進屋裡了。

「我有急事與你說。」餘姚慌張道。

張槐安上下看了餘姚一眼,「可是裴家出了什麼急事?」

「不是裴家,是西北和北漠打起來了。」餘姚語速很快,「安芷說你聽到這個事肯定坐不住,讓我快點來和你說。安芷還說北漠會攻打西北,是因為許文庸給北漠送了火藥,她還讓我問問你,如果西北被攻破,對晉朝會有什麼影響?」

張槐安愣了好一會兒,才聽明白餘姚說了什麼。

「你快點把我的靴子拿來,我要去成家。」張槐安著急道。

餘姚一邊拿靴子,一邊問,「你還沒說會有什麼影響呢?」

「來不及和你說這些了。」張槐安接過靴子,穿上去一隻后,才發現穿反了,又氣得脫下,「西北就像咱們晉朝的葫蘆口,若是葫蘆口被人佔領,我們整個晉朝內部都處在危險之地。你當白家為什麼每次回京都會受到皇帝的接待?那是因為白家人是拿命在保晉朝的安定。」

話說到這裡,張槐安的靴子也穿好了,隨便拿了一件披風,嘴裡罵咧咧,「許文庸真是豬油蒙了心,為了一己之利,竟將晉朝江山和百姓置於危險之地,就該遭雷劈!你且在家待著,不要輕易出門,這會子外面肯定亂。」

放下話,張槐安就出門了。

叫上馬車,張槐安以最快的速度到國公府。

等他到的時候,成國公也才剛收到消息。

成國公得知張槐安是從裴家得知的消息,也就不奇怪了,「就算我們不願參與他們的爭鬥,但西北絕對不能亂。」

「是啊。」張槐安點頭道,「許文庸必定是許諾北漠,把西北的土地送給北漠。雖說西北土地貧瘠,年年還需要國庫里送錢糧去,但西北就是我們最要緊的邊境線。若是西北一破,到時候不僅是北漠可以騎兵南下,還有一直虎視眈眈的西涼等國。大人,這個事,咱們不能再袖手旁觀了。」

成國公長聲嘆氣,「西北的事,不好管啊。」

西北的白家已經在西北駐守上百年,到了白騁這一代,更是驍勇善戰。

如果單單是一個白家,成國公不會有顧慮。

可白家和裴家又是姻親,裴家和許家又是死對頭。

一個又一個的關係套著,加上現在複雜的局勢,讓人很難入手。一旦多走一步,就容易被人拿出來說事。

但是又不能不幫白家。

成國公是越想越氣,本來這兩年國庫就空,許文庸又偏偏挑起戰事,雖說白家有實力,可萬一呢?

「去他么的許文庸!」成國公忍不住罵道,罵了許文庸,也忍不住罵下裴闕,「當初你住到裴家隔壁,我就知道裴闕那個小王八蛋要算計你和我。他也知道他一個人力量有限,需要拖我們下水才行!」

明知被人算計了,還不得不照著別人的想法做。

成國公的心裡極少數地感到憋屈。

「罷了,咱們一同進宮面見太后吧,路上詳細說。」成國公道。

成家的馬車隨時備著,他們出了成家大門,就上了馬車。

北漠來勢洶洶,就算西北兵強馬壯,那也要有支援才行,不然西涼等國兩面夾擊,西北很可能就敗了。

成國公進宮見到了太后,皇上病重,要想調兵,就得從太後手中拿虎符。

太后一聽西北和北漠打起來,差點沒坐穩。

「此事當真?」太后確認道。

「千真萬確。」成國公憤憤道,「北漠突然挑起戰事,必定是有人從中作梗,不然相安無事這麼多年,北漠不可能平白無故進攻西北。還請太後娘娘快些下決斷,若是西北失守,咱們的晉朝就要被北漠騎兵長驅而入了。」

太後有掌權的野心,但這個野心是對晉朝內部,她並不想去擴張土地,也不想被別國給吞滅。

「國公大人嚴重了,白家鎮守西北多年,一直處於不敗之地,就算北漠發起進攻,哀家也相信白家的實力。」太后這麼說,是想安撫下自己的情緒,而且這也是事實。

成國公卻搖頭道,「若是平常,北漠騎兵不擅長攻城,我們確實可以不用太擔心。但老臣得知,北漠得到一批火藥,若是用火藥攻城,西北的黃土城牆再厚,怕是也會有被炸開的時候啊。」

張槐安在一旁點頭說是,「太後娘娘,這件事來得太突然,咱們眼下還不知道戰況如何,若是西北邊境已經被攻下,京都里的某些人,怕是要坐不住了。」

從成國公的話,再到張槐安,太后聽得出他們在暗指許文庸賣國。

這事本來挺可怕,但扯上許文庸,就非常讓人害怕了。

雖然太后不喜歡成國公的刻板,但朝堂上,真正能讓太后信任的,只有成家和雲家的人。

所以這會成國公都這麼說了,她只能點頭答應,「錢家離西北最近,讓錢家先北上支援,再從冀州調錢糧去西北。」

「等等。」太后突然想到一個事,「冀州太守是不是許家門生?」

「是的。」張槐安忍不住先點頭。

「那就更要讓冀州出錢了。」太后眼裡露出一抹狠色。

成國公補充道,「戰事每天都要消耗錢糧,一天都耽誤不得,是要冀州往西北送錢糧,但也要做兩手準備才好。在西北的東邊是永州,可以先從永州調糧過去。」

「成,就按國公說的辦。」太后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51章 永州

87.1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