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5章 教養

第755章 教養

許家安排了什麼事,若是重要的,裴闕會和安芷說。如果裴闕沒說,她也不怎麼打聽,因為馬上要過年了,府里的事讓她忙得像陀螺。

臨近年關,府里的買辦們早就忙活了起來。

在永寧的時候,沒有人看著,也沒用親戚往來,自個兒保持個開心就行。但現在回了京都,就不能夠了。

前些日子惠平來的時候,和悅兒說外面可熱鬧了,悅兒不能出屋子玩,就念叨著要去外面。

安芷聽女兒吵了兩日,等天晴這日,就帶著悅兒出來了,順便邀了餘姚。

馬車裡,安芷問餘姚,「這麼好的天氣,你家的三位姑娘怎麼不帶出來?」

「她們啊?」餘姚悠長地嘆氣道,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,以前呢,我是想著張槐安官再大,也是在各地外放,沒想過來京都的事。而我自己,是琴棋書畫樣樣不通,教養孩子嘛,最重要的是品行端正,剩下的就是我會什麼就教什麼。」

說到這裡,餘姚又忍不住嘆氣,「但是到了京都,看了富貴人家的小姐,才發現什麼是金枝玉葉。我家老爺……算了,就叫他張槐安了,他是個讀書人,講究什麼斯文。昨兒個發現家裡三個姑娘偷偷跑出去玩,把人關家裡罰抄書了。」

「為何要偷偷地出門啊?」安芷覺得餘姚不是那種死板的人。

「因為如果和我說了,會有丫鬟婆子跟著,不方便我家大姑娘去春風樓喝酒聽曲。」餘姚說到這裡,她忍不住笑了,「說到這個,我早就聽說春風樓的菜肴一絕,更有唱小曲的姑娘,比秦淮河的還要好聽,是嗎?」

張家大姑娘和餘姚最像,倒不是長相多像,而是性格。

「我沒聽過秦淮河的姑娘唱曲如何,不過春風樓里的確實不錯,咱們待會可以去。」安芷道。

「那就一起去吧。」餘姚笑眯眯地開始想象春風樓是什麼樣,「要我說啊,京都里的那些小姐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,也不太好。我看著好些個,風一吹就會倒,身體一看就不行。哎,不過我家的也是太皮實了一點,要是能中合一下就好了。」

安芷笑了下,「我倒是覺得你家三個姑娘不錯,真實,率性,也不矯情。」

「你就誇她們吧,她們也說你溫柔體貼呢。」餘姚說到這裡突然拍了下自個兒的腦門,「哎呀,瞧我這腦袋,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。」

安芷聽餘姚驚呼,忙問怎麼了。

「張槐安讓我來求你,說三個姑娘大了,我又對京都的規矩不甚懂。讓我問問你,等年節過後,可不可以讓她們過來跟你學點規矩。」餘姚熱切地看著安芷,「安妹妹,真的拜託你了,那三個丫頭,是一點都不怕我。」

安芷有見過張家的三個姑娘,除了最小的膽子還小一點,其他兩個說是山野里的小猴兒也不為過。

她想了想開春后的情況,有點為難,「余姐姐,要是現在這種安定的時候,我肯定可以。但如果年後京都太亂,我怕是沒有這個時間。」

「這倒也是。」餘姚有聽張槐安說過兩句,京都怕是要變天了。

春風樓根據就到了。

餘姚剛下馬車,就被春風樓給驚住了。

等上樓進了雅間,餘姚就和悅兒一樣,看什麼都稀奇。

安芷拉著餘姚點完了吃的,餘姚就靠在欄杆上聽下邊人唱曲。

每個雅間靠天井的一面,都是空的,座位的後邊就是欄杆,這樣雅間的人,就能一邊吃東西,一邊看戲聽曲。

餘姚看得認真,從欄杆后探出頭,被隔壁的許家人給看到了。

不一會兒,許夫人的丫鬟就來敲門。

餘姚錯愕地看著安芷,「她來做什麼?」

安芷正在喂悅兒吃桂花糕,聽到許家人敲門,也是一臉詫異。

她們現在是死敵,就算看到,也應該當作沒看到吧?

安芷剛和餘姚搖頭,就聽到外邊守門的婆子和許家人有了點衝突,忙把悅兒報給餘姚,「余姐姐,你在雅間里坐,我出去會會她。」

在春風樓這種地方,可別吵架,不然人來人往地看著,被人看熱鬧了去,馬上就會有流言蜚語。

安芷出了雅間,就看到許家的一個丫鬟,正板著臉。

「張嬤嬤,這是什麼人?」安芷問。

「回夫人,是許侍郎夫人家的丫鬟,叫綠鶯。」張嬤嬤語速很快,「她說許夫人請您過去說說話。」

綠鶯虛虛地和安芷行禮,「裴夫人,我們家夫人得知您和張夫人在隔壁,她說咱們兩家許久沒見,她想和您說說話,還請您過去一下。」

安芷笑了,直接道,「你回去和許夫人說,我們沒有說話的必要。大家來春風樓,都是散心聽曲的,各自安好吧。」轉頭看向張嬤嬤,「張嬤嬤,待會要是還有人來鬧事,一耳刮子抽過去就是,出了什麼事,有我在呢。」

「你!」綠鶯不敢置信地看著安芷,但安芷不給她再說話的機會,已經轉身進雅間去了。

餘姚看到安芷回來,猶豫道,「要不咱們換一個地方?」

「不用。」安芷看著隔壁雅間的方向,「咱們花了錢,心安理得地坐這裡就好了。要換地方,讓她們換,我們就當著沒有她們。」

「安妹妹,你的內心真強大。」餘姚給安芷豎起大拇指。

安芷哈哈笑了下,抱住悅兒,繼續喂她吃桂花糕。

隔壁的許夫人聽到安芷不過來,拿筷子的手頓了下,「她倒是好大的架子。」放下筷子,哼了一聲,眉眼犀利地往隔壁瞥去,「這會子請她來,卻不來,哼,往後可沒那麼好的時候了。」

許夫人對綠鶯招招手,等綠鶯湊近后,低聲道,「你去廚房問一下,若是裴家的吃食還沒送上去,讓廚子把這個放進去。」

綠鶯問,「夫人,這是?」

「讓你去就去,問什麼。」許夫人催道。

在綠鶯剛雅間,去了廚房時,殊不知臨風也跟著去了。

等綠鶯下完葯回來,她更不知道,被下了葯的吃食,換成了她們待會要吃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55章 教養

88.3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