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4章 退兵

第754章 退兵

越近除夕,天就越冷。

今年的雪格外地大,外頭院子裏,堆了比安芷膝蓋還要高的雪。丫鬟們早上剛掃過的石子路,這會子砌了有一指厚了。

再有十來日,就是除夕。

安芷把悅兒拘在屋子裏,不讓她出去玩雪了。

小丫頭不是很高興地坐在軟榻上,眼巴巴地望着紙窗外的院子。

「悅兒,來娘這邊。」安芷扎了只小老虎,伸手想去抱悅兒,但小姑娘氣性大,揮着小胖手不肯讓她抱,「你這小姑娘脾氣一天天大了,別喪著一張臉嘛,外頭天兒冷,就你這麼小的姑娘跑出去玩,丟雪堆了都找不到。」

悅兒小嘴翹得老高,麻花辮兒一搖一搖的,像風吹起來的狗尾巴草,她靠在娘親的懷裏,「屋裏不好玩。」

「屋裏怎麼就不好玩了,有泥人,還能畫畫,你是平日裏玩太多了,日後大了去上女學,可怎麼辦啊。」安芷微笑着說完,心裏倒是沒有真的發愁。

裴家的姑娘,特別是嫡長女,自有嫡長女的尊榮。

悅兒搖搖頭,奶聲奶氣道,「那就不要去啦。」

「也行,不去上女學,請個女夫子來府上,也是可以。」安芷不求女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但該懂的禮儀和基本的詩書還是要懂的。

悅兒一聽這話,小嘴癟得緊緊的,蹬著小胖腿掙扎着想從軟榻上下去,「我要去找爹爹!」

安芷喊來春蘭,讓春蘭帶悅兒去書房找裴闕。

等悅兒走後,屋子裏立馬安靜下來。

冰露給主子倒來熱茶,「聽下邊的人說,今年城外的雪更大,莊子裏有些屋子被雪壓塌了。馬上就要到除夕了,卻出了這樣的事,管家來問怎麼辦?」

「幫他們出錢修繕屋子,過年的封包也厚一些。」安芷管理家務,算是信手拈來了,「今年天冷,讓獵戶們也不用再進山打獵了,現有什麼就吃什麼。等明年開春后,雪總是要化的。」

交代完莊子的事,安芷又問冰露,「前兩天順子來找了你,他在護城軍怎麼樣了?」

「他還好,就是前段時間惹上一場官司,不過已經解決了。」冰露往主子身邊湊近了一點,壓低嗓音道,「奴婢聽順子說,護城軍和禁衛軍都換了好多人,有好多都是面生的人,許家的人,很可能快要坐不住了。」

說到許家,冰露面色凝重。

安芷也不大好看,「王家的人去冀州一個多月,到現在還沒回來,怕是凶多吉少。許文庸到底有些本事,哎。」

一聲嘆氣,門也被推開了。

裴闕從外頭進來,把披風遞給冰露,「夫人怎麼嘆氣呢?」他做到了軟榻上,拿了一顆花生,捏碎了吃。

「嘆氣許文庸怎麼還在。」安芷無奈地笑了下,「李興從太後手中,漸漸攬了一些實權,李紀看着沒什麼作為,實際上把禁衛軍弄得一團亂。冀州那裏,成家、王家都派了人,一查就是查了那麼久,什麼有用的都沒查到。只有朔風去臨山找到一些東西,卻被重傷。」

上個月裴闕派朔風去查臨山,查是查到了,但是朔風也被機關重傷,到現在還躺在床上起不來。

裴闕壓住了臨山的事,並不急着揭發,就等西北的戰事有個結果。

「朔風的傷已無大礙,臨山那裏......」裴闕眯起眼睛,「許文庸在臨山偷偷造火藥,把流放到北方的人全帶到了臨山。那裏的人,按朔風說的,就是待在人間煉獄,還不如去流放。」

「流放還有可能遇到大赦,但去了臨山,死了連收屍的都沒有。」安芷想到裴闕的描述,一陣哀涼,「昨兒嫂嫂過來了一趟,說哥哥來信了,西北的戰事在除夕前後就會有結果,讓我們別太擔心,並讓我謝謝你送去西北的火藥。」

裴闕微微笑着,「嫂嫂客氣了,都是我應該做的。」

這邊裴闕和安芷談論著西北,西北那的白騁夫婦也在說着他們。

西北的雪花,比京都的更厚,但堆得沒京都高。

白騁夫婦站在城牆上,錢氏的手裏抱了一個手爐,「連着幾次進攻,北漠的攻勢是越來越弱了。」

白騁得意道,「有我在,他們下輩子都別想攻下城來。」

錢氏哈哈笑了下,指著遠處的北漠營帳,「他們圍了我們快兩個月,軍糧應該吃得差不多了,最多再發起一次進攻,就會退兵。據我們收到的消息,許文庸又給北漠送了不少錢糧,還派了人去西涼。」

「西涼和我們對陣多年,他們清楚我們的實力,沒確認我們被北漠重傷之前,西涼是不會輕易出兵的。」白騁對此很有自信,「北漠肯定會退兵,但北漠此番進攻,什麼好處都沒有撈到,和許文庸會有些嫌隙。裴闕讓我們去挑撥離間。」

「怎麼挑?」錢氏問。

「之前我們不是靠裴闕送來的火藥,炸毀了北漠的大部分火藥么。裴闕讓我們放出消息去,說我們的火藥也是許文庸送的。」白騁道。

淺笑瞪大了眼睛,慢慢笑了,「裴闕真是有夠壞的,這樣算計許文庸,若是許文庸知道,得扒了他的皮。」

「這也是許文庸應得的報應。」白騁想到裴老爺子的死,還有安芷和裴闕被流放的一年多,這些都是仇,裴闕要許文庸拿命來還的,現在這些都只是開始。

~

被說遭到報應的許文庸,他已經收到了北漠要退兵的密函,還有來自北漠的譴責。

這會的北漠還沒被挑撥關係,但因為遲遲攻不下西北,對許文庸的怨氣非常大,因為是許文庸保證說西北庫房空虛,正是進攻的好時候。

「他們才是一群廢物!」許文庸在屋裏大罵北漠軍,「老子給了他們多少火藥,還有數不清的錢糧,結果呢,到現在一點用都沒有,還好意思說要退兵。真是一群廢物!」

許夫人站在一旁,憂心忡忡道,「若是北漠退兵,咱們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啊。而且王家一直咬着我們不放,前段時間臨山又出了點意外。老爺,我心裏好不安。」

許文庸也不安心。

雖說臨山守衛發現是野獸觸發機關,但這樣的事,過去很少發生。在這麼特殊的時候,任何事情都會讓他變得像驚弓之鳥。

許文庸在屋子裏轉了又轉,停下的時候,高高舉起手,「宮裏有沒有說,皇上還能撐多久?」

「皇上還是老樣子,全靠湯藥吊著,若是斷了湯藥,或者受點刺激,隨時就能駕崩去見先帝。」許夫人一邊說,一邊意識到自家老爺的意思,「老爺,您該不會......」

「裴闕要我死,那我就看看誰能笑到最後。」許文庸露出警告的眼神,「剛才你想說的話,不要隨便說出口。這個時候,除了最親近的人,其他人都不能相信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54章 退兵

87.17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