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5章 償命

第765章 償命

怎麼做選擇?

許文庸邊上的人都屏住呼吸,好一會兒沒人敢說話。

城牆上的許競才叫得嗓子都啞了,許文庸再抬頭看去時,心中已經有了答案。

若是為了一個兒子就此放棄,他必定要從京都逃離,日後過上流離失所的日子,還要被人給追殺。

要想再起兵,就不容易了。

「為了皇上,都給我舉起手中的武器!」許文庸對着眾人大喊一聲。

城樓上的李紀聽不到許文庸的話,但是大概可以猜到許文庸的態度。

他剛要讓人把許競才給挪下來時,不知從哪突然飛來一支箭,正中許競才的咽喉。

熱血從城牆上「滴答」落下,砸了下面人一臉都是。

「艹!」李紀看許競才死了,只好把許競才給推下城牆。

這時李興回來了,看到許競才死了,預感不妙,急忙道,「紀兒,太后不肯撤退,她還想等著支援。但我們撐不到半個時辰,若是我們再逗留,也會因此而喪命。你得拿個主意了!」

他們兩人都有封地,若是從京都逃亡,回到封地后,說不定還有喘息的機會。

但就在這裏堅守,如果沒有支援來,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
聽着護城軍攻城時震天的響聲,李紀濃濃的長眉皺到一塊兒,他搖搖頭,「不能退,七叔,你我若是在這會退了,就要成千古罪人。就算要退,也要帶着太后他們一起。」

李興看到爬上雲梯的敵人,廝殺聲就在耳邊,隨時都會有刀砍向他。他好不容易來到京都,實在不想死,可李紀說得對,這個時候不能自己撤退,「我們再撐一會,若是還沒有支援,就帶着太后他們一起撤退!」

京都里的兵力主要就是護城軍和禁衛軍,禁衛軍遠不如護城軍多人,所以對戰起來,肯定吃不消。

不過在京都外圍,還有其餘駐軍,只不過有些也被許文庸控制了。剩下的,怕是到不了京都城裏。再遠的支援,也得是上百公裏外的城鎮了,等他們到京都,黃花菜都涼了。

但京都外,還有世家圈養的家臣,若是世家發起支援,能從城外和李紀他們來個包抄,雖說兵力不多,但也能拖上一陣子。

李紀手中的劍已經染上敵人的鮮血,他能做的,就是多撐一會。

在宮門口打得正激烈的時候,許文庸的人,也去了其他世家拍門。

許文庸出身世家,他知道想要上位,不僅僅是要控制太后他們,更需要掌控世家。

如果有不開門的,許家的人就直接撞門進去,有反抗者,格殺勿論。

不過,這是對小世家而言。

像成家、王家這種大家族,他們府上養的侍衛都不是吃素的。許文庸忙着攻城,一邊又要對付世家,一時半會還撞不開世家大族的府門。

與此同時,裴家的門口,也出現了許文庸的人。

而帶隊的不是別人,正是多年前帶着錦衣衛抄裴家的林帆。

林帆斷了一隻胳膊,在錦衣衛里過得艱難,裴闕看到林帆時,很是意外。

林帆單手抱劍,邊上的人提着燈籠,他裴家緊閉的大門,再看向邊上塔樓里的裴闕,「裴闕,時至今日,我勸你還是開個門吧。咱們也算是老相識,只要你老實開門,我能放你妻女一馬。」

裴闕微微抬眉,「要是我不呢?」

林帆指了指他帶來的錦衣衛,「你覺得你還有反抗的機會嗎?」

許文庸是一定要殺裴闕的,所以林帆帶來了幾乎所有的錦衣衛,就是為了清剿裴家。

裴闕冷笑道,「就你帶來的這些人,還是算了吧。林帆,我是真沒想到,你是個那麼沒骨氣的人,竟然會成了許文庸的走狗。」

「跟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誰能讓我活下去。」林帆並沒有被裴闕的話激怒,他舉起了手中的劍,身後的隨從們立馬舉起弓箭,「你看到了嗎,只要我一聲令下,整個裴家都會陷入火海之中。我知道你有能耐,可再有能耐又怎麼樣,你就裴家那麼點大的地方,能藏多少人?」

頓了下,林帆猥瑣地笑了下,「你若是願意自縊了結,我說了,能讓你的妻女平安活下去。如若不然,等你死後,你的妻子就會充當軍妓,畢竟那麼美的一個人,我們是不會讓她就這麼死的。至於你的女兒,以後應該也不錯,但就要去青樓長大了。裴闕,你仔細想一想,你還有能力反抗嗎?」

裴闕站在塔樓上,沒有回答林帆的這番話。

在林帆話音剛落,裴家院牆后,突然射出數十支火箭。

「裴闕,你使炸!」林帆大喊一聲,趕忙帶着人往後退。

但是已經來不及了,因為裴闕準備的火箭還帶了火藥,剛落地就炸了起來。

一瞬間的功夫,裴家門口的街道就被炸飛一片。

方才裴闕和林帆說話,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,讓家中的侍衛能有所準備。

他可不是什麼君子,殺人前還要講幾句大道理,俗話說言多必有失,在戰場上也是,話多的人,總是浪費時間。既然要打,就打對方個出其不意。

隨着火箭被射出后,朔風帶着一個個裴家侍衛翻出院牆,沖向林帆帶來的人。

上次林帆來抄家,那是帶了皇上的旨意,所以裴闕只能忍着。可如今林帆成了和許文庸一樣的逆賊,裴闕殺光林帆等人,事後只會被讚歎說厲害。

裴闕也亮出武器,從塔樓上一躍而下,長腿着地的瞬間,他就朝林帆飛奔而去。

兩年前,裴家大難,林帆差點廢了他的一條胳膊。今兒個,過去積累下的恩怨,都要在這一刻解決。

「呲」兵器撞擊,發出刺耳的響聲。

林帆被裴闕撞得後退好幾步。

裴闕輕蔑地看着林帆,「怎麼了林帆,你是吃得太多,還是斷了一條胳膊后,成了廢人?我這才用了一分的力氣,你就那麼吃力,還如何殺我全家?」

「裴闕,你別欺人太甚!看招!」林帆斷了胳膊后,功夫確實發不如從前,後來經過苦練,好歹恢復了大半。

兩人再次交手,裴闕比之前更猛,林帆卻是慢慢落了下風。

死去的錦衣衛越來越多,有人想要逃跑,卻被守在附近的裴家人給殺了。

裴闕要報仇,就一個都不能放過。

他和林帆招招帶了殺氣,一邊進攻,一邊道,「兩年前你帶人陷害裴家,我父親跪在宮門口撞死,我差點廢了一條胳膊,我夫人也難產受苦。林帆,這一樁樁一件件,我都記在心裏。不管是你,還是許文庸,你們都要給我償命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65章 償命

89.47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