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7章 再遇

第797章 再遇

這片假山荒蕪許久,裴闕按著成嫿的轉述,在假山裡重新轉了一圈,才發現一個被遮掩過的密道口。

他點燃了火摺子,本想帶成嫿她們進去,卻被成嫿拒絕了。

「我母親說密道里就一條路,只要往前走就行,我們雖然是女人,但也不是膽小到連密道都不敢走。安芷還不懂危險如何,你還是快點去找安芷吧。」

惠平也跟著說是,「太后恨你們裴家,怕是不會讓安芷好過。」

裴闕心裡也記掛著安芷,等惠平兩個進入密道后,再把密道口用雜草遮蓋住,才轉身離開。

密道里漆黑一片,只有火摺子微弱的光亮在指著她們前行的道路。

惠平和成嫿嘴上說著不怕,但身處危險中,又是陌生環境,還是害怕的。

惠平緊緊拉住成嫿的手,低聲道,「成姐姐,你母親有沒有說要走多久啊?」

「母親說大概要兩刻鐘的時間。」成嫿一直在心裡算著時間,希望能早點離開密道。

四個人挪動得很慢,兩刻鐘后還是沒離開密道。

惠平的鬢角出了微微的細汗,大氣都不敢喘。

與此同時的安芷,她坐得難受,便起來走了走。

洞頂灑下微弱的月光,落在地面上成了一個光圈。

安芷繞著光圈走,冰露坐在永祿附近,盯著永祿。

「冰露,你說外面現在怎麼樣了?」

冰露搖搖頭,說不知道,「朔風已經出去打探消息了,天亮之前,他肯定會回來。夫人還是睡一會兒吧,就算睡不著也眯一下,明兒個還不懂是什麼情況。」

是啊,明日還不懂是什麼情況。

安芷坐在乾草上,確實很累,不僅僅是身體累,還有種緊繃感。

她閉上眼睛,準備休息時,突然聽到密道身處似乎有腳步聲,「冰露,你聽到了嗎?」

「聽到了。」冰露的汗毛都立了起來,這個時候來的,有可能是朔風,也可能是別人。

如果是朔風,自然最好。可如果不是朔風,那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了。

安芷和冰露都站了起來,密道里還是漆黑一片,但是她們貼著岩壁,就能聽到有人在往這裡走。

而且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冰露慢慢掏出了她的匕首,若是待會有什麼事嗎一定和對方拼了。

安芷也準備好了毒藥包,絕對不能被抓走。

時間慢慢過去,兩個人也越來越緊張。

隨著低低的一聲驚呼,安芷聽到來人是女的后,皺緊的眉頭動了動,侍衛可都是男的,這會怎麼會有女人來密道。

難道是碧荷?

可來的不止一個人啊。

就在安芷這麼想的時候,她先嗅到了一點燃火的味道,看到有點點光亮出現在密道里時,忙轉身躲在岩壁后。

安芷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了。

聽到對方上台階,安芷緊緊盯著密道口,等視線里出現了兩道裙擺,視線再往上看到了對方臉的大概樣子。

她不敢置信地喊了聲「嫂嫂」。

來的兩個人,也被安芷的一聲「嫂嫂」給嚇到,驚得叫了出來。

「別喊,是我!」安芷已經確認了來的是誰,連忙問,「你們怎麼找到這裡,也是薛貴太妃救了你們嗎?」

惠平還沉浸在見到安芷的喜悅中,抱著安芷說不出話來。

成嫿鎮定一點,說是她母親和裴闕幫她們到這裡,「安芷,你當才說薛貴太妃,怎麼回事?」

安芷聽完成嫿說的話,再回答道,「我本來在太后寢殿中,但太后被雲興邦所害,不甘心就這麼死了,所以想要挾我給她報仇,就把我給留了下來。等出了太后寢殿,薛貴太妃身邊的碧荷,就把我們帶到這裡了。看到你們沒事,我就放心了。」

成嫿聽了卻直皺眉,直覺告訴她,這件事越來越複雜了,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,當務之急是先離開這裡,可她聽到安芷說這裡沒有其他出路,忙在山洞找了起來,「不可能的啊,母親明明說了,從密道一直往前,可以離開西陵,這是以前修建西陵的工人,為了逃命,特意挖出來的密道,怎麼可能沒有出路呢?」

「真的沒有?」安芷確定道,「我在這裡待了好一會兒了,把整個山洞都找了一邊,確認沒有出路。成姐姐,會不會是你們找錯了密道?」

假山裡荒蕪,雜草橫生,確實有可能找錯了路。

成嫿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,找了一圈發現沒有出路后,才道,「看來是真的找錯了。那現在怎麼辦,我們在這裡等著嗎?」

安芷在聽說裴闕到了西陵后,頓時安心不少。她對裴闕的信任,就是不管什麼事情,只要有裴闕在,就一定會有轉機。

「外邊還不懂是什麼情況,成姐姐又記不清正確的密道口在哪,既然如此,還不如待在這裡。」安芷分析道,「而且裴闕和朔風都知道這裡,我們留在這裡比較安全。」

她們都不是能殺敵打戰的女人,若是遇到侍衛,到時候只會給裴闕他們拖后題,還不如不出去。

惠平靠在岩壁上,方才一路過來,她已經十分疲憊,「我都聽安芷的,那就先等等,正好我好累,大家可以休息下。」

成嫿也沒有意見。

山洞裡多了四個人之後,便顯得不大了。

惠平坐下后,就靠著岩壁睡覺。

成嫿則是和安芷一塊兒坐在另一邊,兩個人都看著密道口的方向。

「雲興邦真是瘋了。」成嫿嘆氣道,「他扣押了那麼多的命婦,此事就不可能善了,還想著排除異己后當權臣,他也想得太好了。」

安芷跟著說是,「雲家老爺子在時,就囂張得不可一世,連帶著雲家子弟也跟著覺得他們不一樣。雲興邦自幼有個皇后姐姐,又是家中嫡長子,自然自命不凡。這種人,天生就覺得他們該凌駕於別人之上,卻不懂看清自己的平庸。所以一旦被現實打壓,就會反彈得厲害。」

這話,對於很多世家嫡出孩子,都很適用。只不過雲興邦普通的能力,實在不匹配他嫡長子的身份,不然也不會接二連三地被罷官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97章 再遇

92.1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