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6章 海紅

第806章 海紅

有多久沒和許文娟見面了?

安芷自己也記不清。

當初她被流放葫蘆島,是許文娟帶著士兵一路護送到永寧,那會到現在,已經過去了三年多。

她和許文娟的關係,早已不是簡單的朋友還是敵人,複雜到她自己也理不清楚。

突然間,安芷有些怕了,她不是太敢見到許文娟。

繞過長廊,春蘭在一旁道,「九夷王妃這次是喬裝而來,她說沒有其他人知道,讓我們也別聲張。」

許家逃亡后,雖說賀荀為了許文娟特意上書晉朝,免去了許文娟作為許家人被牽連的罪責,但許文娟這會出現在京都,難免會引起各種不必要的猜想。

安芷猜不出許文娟為何而來。

匆匆到了院子,等看到廳里端坐著的婦人,五味陳雜。

倒是許文娟抬頭的時候,看到她時,笑了一下。

安芷進屋后,春蘭帶著屋子裡其他伺候的人,只留冰露在屋子裡伺候。

冰露給兩位主子倒了茶水,便退到一邊了。

安芷瞧了許文娟幾眼,三年多的時間裡,許文娟更成熟了,「咱們有許久沒見了。」

「是啊。」許文娟上身筆挺,面上淡定,實際袖中的掌心已經出了細汗,「當年分別時,誰也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,聽聞你中了毒,我想著是個機會,就來京都走一趟。賀荀讓我別來,說京都正亂著,但我總感覺,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。」

話題突然帶了些傷感,兩人的面上都流露出一些憂愁。

「看我,說這些做什麼。」許文娟起身到門口,把她帶來的毒師喊了進來,「還是先給你診脈要緊。」

許文娟帶了三位毒師來京都,三個人輪流給安芷診脈,最後得出一致結論,「裴夫人中的是北漠的海紅花毒,這種毒長期潛伏在身體里,雖然有藥物緩解,但時間久了,也撐不過三年。」

「那可有解毒的方法?」許文娟問。

「有是有,就是解藥難得,得去北漠的高原上,摘取海紅花的根莖回來熬制解藥。但是海紅花生長的高原,就在北漠都城附近。只有北漠皇室才能採摘海紅花,不然一旦發現,就會被殺死。」

聽毒師這麼一說,安芷立即皺了眉,沒想到太后還和北漠皇室有關係。

而許文娟帶來的毒師雖然精通各種毒藥,但也沒有海紅花,必須要去北漠一趟才行。但北漠剛和西北結束戰鬥,和晉朝的關係緊張中,又豈會送海紅花給安芷救命。

太后是把安芷算得死死的,不管安芷怎麼樣,她都要安芷死。

安芷握緊拳心,想到遙遠的北漠,心中一陣哀涼,不知該怎麼做好了。

許文娟張了張嘴,讓毒師們先退下,緩緩坐在了安芷邊上,「只要有法子解毒,就有機會。海紅花只有北漠皇室能採摘,但北漠戰敗后,已經元氣大傷,只要裴闕用點法子,還是有機會的。」

安芷淡淡道,「希望吧。」

一聲嘆氣,室內歸於安靜。

當兩人都不在開口后,氣氛便漸漸尷尬了。

安芷知道許文娟肯定有事來的京都,能大概猜到是為了許家,可許家和裴家,那就是水火不容的死對頭,要裴家放過許家,實在是不能夠。但許文娟出現在這裡,安芷開始害怕許文娟開口和她求情。

冰露看主子們不說話,便說時間不早了,一塊兒去用飯吧。

但被許文娟拒絕了,「我是悄悄來的京都,和主家在一塊用飯太惹眼,而且你們府上還有客人在,我還是去客房比較好。」

說著,許文娟就起身告辭了。

安芷看著許文娟離去的背影,無聲嘆息道,「她與以前比,沉穩了不少。」

冰露跟著道了句是,「許小姐遠嫁九夷,孤身一人到異國他鄉,本就需要重新適應,又加上許家的的覆滅,她在九夷,想來是要處處小心。」這會冰露也不喊王妃,而是喊小姐了,顯得更親近一些。

本來許文娟有個厲害的母家,在九夷也能安穩度日。可後來隨著許家的逃亡,安芷也曾聽過九夷人讓賀荀交出許文娟,換九夷日後的和平。若不是賀荀攔著不讓,許文娟這會已經隨著許家去了。活在那樣的環境中,又如何能沒有變化。

安芷方才發現了許文娟還有話要說,只不過她不懂怎麼回答許文娟的問題,只能暫時先拖一下。

在安芷發愁時,裴闕回來了。

聽到許文娟來了京都,裴闕有些意外,「她到底是放不下啊。」

「怎麼能放得下呢?」安芷歪坐在軟榻上,看著香爐里緩緩升起的煙霧,一邊道,「許家害了不少人,但唯獨沒有害她許文娟。從小到大,許文娟就是被許家護著長大。你想想,以前的許文娟多囂張,脾氣暴得沒人敢在她面前喘大氣,那都是依仗著許家的庇佑。可現在,她已經磨平稜角,說話也小心翼翼,不過是生活太難了。她長在許家,承了許家的恩露長大,這份情誼,她忘不掉的。沒有幾個人,真的能做到大義滅親。」

不管許耀才是多少人的仇人,但都是許文娟的親哥哥。眼看著母家瞬間衰敗,父死母喪,人間大悲全來了,不是常人能接受的重壓。

這期間,許家肯定派人送了無數的信件去九夷求救,可許文娟自己在九夷都步步艱難,又如何有能力出手相助。

來京都,已經是許文娟最後的選擇。

裴闕坐在軟榻另一邊,他把窗子推出一條縫,新鮮的空氣讓人精神一點。他這會想的倒不是許文娟的艱難,而是如何從北漠弄到海紅花。

坐了一會,安芷頭有些疼,裴闕讓安芷靠在自己的大腿上,幫安芷揉著太陽穴道,「北漠人視晉朝為仇敵,海紅花又是他們珍視的藥材,絕不願意輕易給我們海紅花。而且太后從北漠得到海紅花,想來北漠王也知道太后要做什麼,更不會給我們海紅花。」

「我們偷偷派人去摘嗎?」安芷問。

「自然不行。」裴闕劍眉緊擰,「北漠地勢複雜,不是我們想去就能去的,需要一個懂地勢的人。許文娟的那些毒師能認出海紅花毒,自然是有見過海紅花。看來,咱們還是要找許文娟聊聊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06章 海紅

92.9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