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7章 笑了

第807章 笑了

次日一早,裴闕在安芷醒來之前,就去找了許文娟。

為了不暴露身份,許文娟住在裴家最為僻靜的院子里。

裴闕到院子的時候,許文娟正坐在院子里發獃,發現到來的裴闕,並沒有意外。

福生搬來另一張凳子,裴闕坐在許文娟沒多遠的地方,「你好像並不意外我會過來。」

「是啊,你那麼聰明,自然能想到我為什麼來京都,也能看穿我的那點小心思。」許文娟訕訕地笑了下,視線依舊放在院子的盆栽上,不去看裴闕,「面對安芷,有些話,我實在說不出口。既然你來了,咱們好好聊聊吧。」

說話間,許文娟的下人端來茶盤。

「要說的比較多,咱們一邊喝一邊說吧。」許文娟道,「當年我心思簡單,被父親利用,害了你們裴家,雖不是我刻意為之,但我也有錯。我父親害了你父親,他死的時候,我沒有寫任何書信來求情,因為我知道他非死不可。」

裴闕沒動,聽許文娟語氣平靜,想來一路上都在思索這些話。

「但現在,許家只剩幾個人了。臨山的書信日日送到九夷,儘管賀荀藏了又藏,但我好歹是九夷的王妃,總能發現幾封。我哥哥怒罵我為了自己,不要家人。我嫂嫂極盡卑微地哀求我救救他們,就算救不了臨山,也幫忙照顧下我的侄兒。」說到這裡,許文娟平靜的面容上,才有了一絲波動,「我開始不停地質問自己,對許家,我真的能袖手旁觀嗎?」

「答案是不能。」

「賀荀不讓我來京都,他說許家人並不是書信那樣,說只是想利用我。」

「可我又何嘗不知道是利用。」

「裴闕,你說說,如果是你,你會怎麼選擇?」許文娟轉頭看向裴闕,杏眼蘊了薄薄一層霧水。她昨晚幾乎沒睡著,天還沒亮就搬了凳子坐在了長廊下,需要冷風讓她靜心思考。

直到現在,許文娟都不懂怎麼做才是對。

「做事不僅對錯一樣評定,你有你的立場。」裴闕沒有正面回答。

許文娟呵呵笑了下,「你還是你,我廢半天功夫,套不出一句話來。我的毒師,曾經是北漠皇室的御用毒師,他可以帶著你的人潛入北漠,作為條件,我要帶我的侄兒回九夷。你可願意?」

斬草不除根,勢必要留下禍患。

裴闕定睛瞧著許文娟,「你可知道,若是你侄兒活著,日後會怎麼樣?」

「我知道,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」許文娟自然明白許家現在的境遇都歸結於裴家,若是侄兒活著,日後還可能捲土重來,「我可以跟你發誓,在我與賀荀有生之年,絕不會讓我侄兒踏出九夷半步。他才五歲,對是非並不太懂,以後我不會對他提起許家的隻言片語。若是他敢踏出九夷一步,我第一個動手解決他。如果我違背誓言,死後永世不得超生。」

許文娟深吸一口氣,定定地看著裴闕。

她知道,她救不了許家的所有人,大人有罪,但稚子無辜。能保存許家的一點血脈,便是她最大的努力了。

看裴闕不說話,許文娟垂下眼瞼,低聲道,「裴闕,我不會拿安芷的性命和你做交換。不管你答不答應,我都會讓毒師跟你的人去西北。我願意拿我性命發誓,說到做到,絕不會讓許家和裴家的悲劇再次上演。我知道這個決定對你很難,但我不能不提,我也姓許,我做不到冷眼旁觀。」

許文娟是個血性女子,從她第一次訂婚就敢大鬧王府,到後來明知父親要殺裴闕和安芷,還護送他們去永寧。過去種種,凡是都對得起她自己的良心。到如今想要保侄子一條性命,也是為了報答許家的養育之恩。

「我答應你。」裴闕道。

許文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烏黑的眸子轉了又轉,確認道,「你同意了?」

「恩。」裴闕過來前,就做好了答應許文娟條件的準備,「我答應放過你的侄兒。你也是世家出身,應該知道世家裡很難會有人做到這樣。你還惦記著安芷的好,所以我願意答應你。不過我也勸你一句,莫要再糾結往事對錯,不然憂思過重,怕是不會有好結果。」

「多謝你了。」許文娟聽到裴闕同意了,有點釋然,又好似身上的擔子更重了,「知道你求葯心切,今日就可以讓人準備,明兒一早就出發。我也會跟著離開京都,不會讓你們為難。」

「也行。」裴闕無所謂許文娟在京都待多久,現在可沒人敢來抄家,「你要多待幾日也可以,我沒有意見。」

「不用了,山高水長,還是先走比較好。」許文娟道。

裴闕和許文娟說完,回去和安芷轉述了許文娟的話。

今兒裴闕休沐,他已經派人去準備了,這次去北漠,一點閃失都不能有。

看著抿茶的安芷,裴闕耐心道,「許文娟成長了許多,和以前未出嫁時比,性子完全變了。」

「她經歷了那麼多事,變了也是正常,就是可惜......」可惜物是人非,她們已然變不回從前的好。

裴闕聽安芷突然頓住,過去摟住安芷,「月有陰晴,人也有聚散,夫人還是看開些吧。」

「我明白的,感慨一句罷了。」安芷垂下目光,藏起心中的萬千惆悵。

當晚,許文娟來和安芷道別。

兩人都沒再提許家和裴家的事,只說她們未出閣的事。

許文娟輕笑道,「你或許還不知道,和你不熟之前,我可嫉妒你了,覺得你上輩子一定是做了感天動地的事,才會有如此美貌。那會我想著,但凡我有你一半的美麗就好了。後來相熟了,才知道你有比美貌更好的東西。」

「那你可能也不知道,我也曾羨慕過你。」安芷回憶道,「我自懂事起,就為了嫁入高門而學規矩,萬事克己復禮,樣樣都要做到最好,殊不知到後來換了一場空。等我聽說你敢上八王府大鬧時,覺得你這樣真好,有人撐腰,無所顧忌。」

四目相對,她們都笑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07章 笑了

93.51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