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8章 呼應

第808章 呼應

知道許文娟一早要走,安芷特意起了個大早,親自送許文娟出城。

馬車穿過早市,安芷讓人停下買了一屜包子,「天沒亮我就讓裴府廚子準備了乾糧,從京都回九夷,雖說官道太平,但春雨連綿,萬事都要小心才好。」

許文娟猶豫了一會,終是說實話,「此番出城,我不會馬上回九夷,我會在臨山的半路上,等接到人再回去。」

安芷聽到許文娟說要去臨山等人,有些驚訝,但很快淡定下來。畢竟許家侄兒才五歲,許文娟接在半路接回去才是正常,總不能讓一個五歲小孩自個兒去九夷。

京都說大不大,沒多久就到了城門口。

安芷不好下馬車相送,只在馬車裏做最後的道別,「有句話裴闕說得對,過去了就是過去了,莫要太沉溺於過往悲慟。等你平安到九夷,咱們來日方長。」

許文娟點點頭,眼眶微酸,心中默念了一句「來日方長」,可真的會有來日方長么?

誰都沒有答案。

「你好好保重。」許文娟道,「如今裴闕再入鎮撫司,日後必定能重振裴家,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頭。若是有再見的時候,希望我們都能平安順遂,沒有憂愁。」

「你也是。」再不舍的情誼,也到了分別的時刻。

安芷從木窗往外眺望,直到瞧不見許文娟一行的身影,才眷戀不舍地放下木窗。

冰露遞過來帕子,安芷擦了眼淚,呆坐了好一會兒,才讓車夫回去。

「夫人,你別難過了,你們還有機會再見的。」冰露安撫道。

「再見又是何時呢?」安芷往常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,只是在許文娟身上,到底有太多的意難平,「罷了,不想了,咱們回去吧。」

回到裴府後,因着陶瑞明住在府上,張家三位姑娘,暫時不過來讀書了。

太后喪期內,百姓三個月內不能婚嫁,冰露和順子的婚事也只能推遲。

安芷閑來無事,便帶着悅兒在書房玩。

另一邊,裴闕重入鎮撫司,很快就上手了。本來朝中一些針對的人,隨着太后葬入妃陵后,也沒了聲息。

這日裴闕下值準備回府時,遇到了七王爺李興,邀他去別苑喝酒。

臨山戰事還沒結束,李興是為了太后喪儀才急忙回來,現在身上還帶着傷。如今太後下葬,他也要回臨山剿滅許家餘孽。

別苑的院子裏,柳葉抽芽,嫩綠的柳枝隨風擺動,裴闕和李興就坐在湖邊的涼亭里。

「裴兄最近氣色不錯啊。」李興道。

裴闕說了句還好,心中思索著李興這次想和他說什麼。

李興往後靠在軟墊上,他身上的傷還疼著,眼下沒其他人,怎麼舒服就怎麼坐了,「本王馬上要回臨山了,不過臨山天險難攀,加上臨山是許家製造火藥的地方,數月來,本王一直沒能攻下臨山,實在是頭疼。」

以前李興在裴闕跟前,並沒有特意自稱「本王」,但這次不一樣了,可見心態的轉變。

裴闕察覺出李興的細微變化,他和李興有那麼點情誼,卻也只有那麼一點,故而他會表明自個在臨山有細作,卻不會把所有都告知李興。

「臨山確實易守難攻,過去幾個月,王爺費心了。」裴闕恭維了一句,「要想攻下臨山,最好是從內部擊破,這在微臣之前的信件中也曾提到過。」

李興自稱「本王」,裴闕就跟着改稱「微臣」,都是聰明人,誰都能明白誰的意思。

李興點點頭說是。如今冀州已破,李興只差一個臨山了,只要拿下臨山,惠帝留下的隱患都能解決,李興的功績也就無人能比。

只不過,裴闕說裏應外合,可真要做起來,並不是太容易。

李興眼瞼微眯,目光在裴闕身上轉了一圈,遇到這種煩心事,他很喜歡和裴闕交談,因為裴闕每次都會給他帶來有用的主意。

「裴兄在臨山的人,可能與我呼應?」李興問。

「自然可以,臨山長久不破,我心難安,願意為王爺儘力。」裴闕不打算說許文娟的事,他和李興都有各自的底線和秘密。他能為了安芷而答應許文娟的請求,但李興不可以。

李興見裴闕同意了,也沒意外,許家是裴家的心頭大患,裴闕自然也想早點解決許家。他會叫裴闕過來,是另有要事相商。

「有裴兄這句話,攻破臨山就不是問題了。」李興側身動了動,還是不太舒服,乾脆坐直了說話,「不過解決臨山後,本王還有一個問題,眼下皇上年幼,京都里的朝政太不穩定,本王實在不放心就這麼回封地。可按理來說,本王應該要回去的,不然百姓說起來,就要猜測本王是不是有什麼不軌之心。」

在裴闕跟前,李興就是擺明了說有當皇弟的想法都可以,但是不能讓百姓這樣認為。

皇上雖然年幼,但登基后,並不像惠帝一樣驕橫無度。百姓和朝臣們沒有不滿,也沒什麼稱讚的地方。皇上雖然平庸,卻也因為平庸到沒有差錯,讓人沒有理由去廢了他。

李興不想離開京都,他覺得待在京都,才有希望上位。若是回了偏遠的封地,便是山高水遠,鞭長莫及。

但裴闕並不這麼認為,「太後下葬后,進京奔喪的宗室,一月之內都會返回封地。若是只有王爺留下來,就算借口再好,也會被人懷疑。要麼所有人都不回封地,要麼所有人都要回去。」

可李興還要去臨山,這裏就不止一個月的時間,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留下來。

「裴兄是覺得,我回封地比較好?」李興微不可見地皺了下眉頭。

「只要京都里有人,回封地並不是壞事。」裴闕分析道,「皇上年幼,不不僅王爺不放心,也會有其他人不放心。不管別人怎麼想,總之您絕不能做第一個出來說話的。」

第一個出來,就代表最不信任京都的世家,也顯得最沒有耐心,到時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更別提以後的事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08章 呼應

93.19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