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2章 透風

第832章 透風

京都的牆,都是透風的。

裴府雖然沒有大操大辦喜事,但門口的紅燈籠一掛上,別人就知道裴家要辦喜事。

次日上朝時,裴闕就被參了一本,說在太后熱孝期間就敢相看人家,實在是大不敬。

不過裴闕卻很淡定,因為冰露和順子的婚事早就定下,且有文書作證,他行得端、做得正,拿出證據后,對方也就啞口無言。

下朝後,裴闕特意在薛臨珅回家的路上等著了。

「誰他么不長眼睛,敢攔薛府的馬車?」薛家車夫對著前面的人大吼。

福生不卑不亢地走到薛府馬車邊上,「薛大人,我們老爺想請您喝杯酒。」

「不必了,我剛參過他,這會就來找我喝酒,當我不知是鴻門宴嗎?」薛臨珅捋著鬍鬚,氣憤道。

「既然知道是鴻門宴,那您更要來了,若是沒事,也不會給您擺鴻門宴啊。」福生面帶笑容,「老爺說了,您要是不去,就多想想您在府衙的兒子。聽聞薛公子可是當街打傷了人,對方沒死,也就不需要償命,可薛公子手裡不止這一件事吧?」

京兆尹是裴闕的人,這是朝堂上大家都知道的的事。只要裴闕找京兆尹通個氣,薛家公子必死無疑。

薛臨珅一把年紀了,自個兒又沒什麼出息,大半截身子埋黃土,也就是個從三品的官,這還是他女兒當了貴太妃后,別人抬舉他的。

裴闕是多記仇的一個人,薛臨珅是知道的。

他猛地推開木窗,皺眉瞪福生,「你們真當天底下沒有王法了嗎?裴闕這廝如此欺人太甚,是不把我們薛家放眼裡,還是忘了現在宮裡掌權的是誰?」

「既然您提到薛貴太妃娘娘,您不就是為了我們老爺在娘娘跟前說的幾句話,才記仇今兒參我們老爺么。薛大人,若是貴太妃娘娘真站在您這邊,那薛公子也就不會有現在的事了。這麼多人看著呢,您還是下來走一趟吧。」福生指著邊上人道,「而且有百姓們盯著,不會拿您怎麼樣的。但您若是執意不下馬車,我們只好薛府見了。」

「你們!」薛臨珅怕了,氣憤下了馬車,帶著隨從跟著福生往酒樓里走。

酒樓的二樓,全被裴闕包了。

等薛臨珅到的時候,裴闕已經給薛臨珅準備好了酒杯。

「裴闕,你不要欺人太甚了!」薛臨珅剛上樓,就指著裴闕罵道,「朝堂上那麼多人蔘過你,難不成你還能一個個地去對付嗎?」

「自然是不能。」裴闕也沒那麼功夫,「特意找薛大人來一趟,是有些事不明白,到底是誰在慫恿你參我的呢?」

薛臨珅以前是非常划水的一人,只要能保住他的官銜就行,其他的事都不願意多管。

雖說裴闕是給薛夢瑤提點了幾句,但是那話只有薛夢瑤身邊的人知道,現在薛臨珅卻還知道了。而且在以前,就算薛臨珅知道是裴闕做的,也不敢在朝堂上直接參裴闕,他沒這個膽子。

裴闕也不在意薛臨珅這個人,但他想知道是誰指使薛臨珅。

「沒有人慫恿,我不過是盡我的職責。」薛臨珅咬口不說。

「哈哈。」裴闕像是聽到天大的笑話,哈哈大笑起來,「薛大人,你該不會是活到這會,才想起來做個好官吧?」

「你!」薛臨珅被噎住。

都說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,薛臨珅也是一樣。沒有個人在後面推著薛臨珅,他頂多暗地裡給裴闕使絆子,絕不敢在朝堂上參裴闕,他沒這個膽子!

「還是那句話,多想想你在府衙的兒子。」裴闕直截了當道,「雖說你不止那一個兒子,但能抓你一個兒子,就能抓你其他兒子。你自個兒的幾個兒子什麼樣,你心裡也清楚,不需要我給你舉例吧?」

看薛臨珅不說話,裴闕繼續道,「薛大人,你幫人做事,為的就是一個好處,可如果這個好處你拿不到,那你還有什麼好遮掩的?誰人不知我裴闕是個記仇的人,讓你在朝堂上參我,不就是推你出來當靶子。還這麼護著對方,看來薛大人也有講義氣的時候啊。」

薛臨珅心頭猛地一顫,眼神飄忽,他覺得裴闕說得有道理,可又怕是裴闕在坑他。

這會兒,薛臨珅心裡已經沒了主意。

福生給薛臨珅比了個請的手勢,「既然薛大人不願意說,就請吧,最近府里有什麼事,多想想今日您的話。」

「不,我不走!」薛臨珅慌了,他本來就是個沒主意的人,不然也不會那麼多年碌碌無為,「是徐大人讓我這麼做的,他說你勾結七王爺意圖不軌,等皇上親政后,一定會讓你們都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
徐家是當今皇上的母家,本來不算顯眼的一個世家,但因為一直沒希望的皇子登基,開始湧現出來。

一聽是徐家,裴闕心中就有數了。

「徐大人許你什麼好處了?」裴闕問。

「徐大人說……說日後會選薛家女為皇后。」薛臨珅低頭道。

若是能有個當皇后的女兒,自然比離了心的貴太妃好萬倍,一開始薛臨珅也猶豫,可這個誘惑太大了。徐家又給他金銀財寶,一次又一次地慫恿,他就不小心答應了。

「這你也信嗎?」裴闕起身走到薛臨珅面前,「徐家恨不得送徐家女進宮,又怎麼會讓薛家女進宮當皇后,薛大人這是明顯被人騙了啊。行了,你回去吧。」

「那……那我兒呢?」薛臨珅猶豫問。

「你兒子是貴太妃娘娘親自下令抓的,該怎麼判就怎麼判,人還是會活著的。至於你其他的兒子,那是你們薛家的事,你還是自個兒去管吧。」裴闕沒那麼多閑工夫去管。

薛臨珅在心裡鬆了一口氣,逃也似地跑了,可等他到薛家門口時,又想到自個兒為了裴家又賣了徐家,豈不是得罪了徐家,趕忙回酒樓。

可等他到酒樓的時候,哪裡還有裴闕的蹤影。

一時間,薛臨珅如坐針氈,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2章 透風

96.1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