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6章 渾水

第836章 渾水

「天殺的王八羔子!」徐榮對着地上樑晨的屍體,破口大罵。

沒過多久,就有下人來傳話,說梁晨今兒一早把順子給抓走了。

徐榮一聽這話,再聯想到梁晨臨死前說的話,頭皮發麻了。

梁晨抓了順子,就是擺明了和裴闕過不去。徐榮是看不慣裴闕,特別是知道裴闕和李興來往密切后,他就更提防裴闕。

可裴家的底蘊在那裏,徐榮就算不喜歡裴闕,也沒那麼猖狂敢正面和裴闕作對。他會去指使薛臨珅,也不過是想敲山震虎,讓裴闕能收斂一點。

這會梁晨卻死在了徐家,還是和他見面的時候,徐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。

「是誰放梁晨這個狗東西進來的?氣死老子了,自個兒要死就滾遠點,竟然在徐家如此放肆!」徐榮一肚子火沒地方發泄。

這時徐家的幾個兒子聞訊趕來,大兒子徐志鈞進屋看到梁晨的屍體,立即頓住。

「父親,這是……怎麼回事?」

徐榮斥聲道,「我怎麼知道!這個短命鬼一進屋就拔劍自刎,你們幾個給我看看,最近誰和他有來往?」

徐榮一共三個兒子只有大兒子是嫡出,剩下兩個都是庶出。其中大二徐志鈞已過而立,是三個兒子中比較有出息的一個,但放在朝堂上也就是一般的才幹。剩下的兩個庶子,一個天生不是讀書的料,落榜四次后徹底放棄科舉。最小的庶子徐志傑倒是好一點,去年中的進士,平日裏也比較圓滑,說話最討徐榮喜歡。

徐志鈞立馬否認,轉頭看兩個弟弟,「你們快點老實交代。」

老二頭搖得像撥浪鼓,「父親,您是知道的,我不會讀書,外面人都看不起我,平常我都不愛出門,更不可能結交護城軍的人。」

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老三徐志傑的身上。

徐榮眉頭緊皺,「志傑,你認識梁晨嗎?」

「認……認識。」徐志傑撲通跪下,「父親,我只是與他喝了幾次酒,也是在別人的宴會上遇到梁晨,是他主動來結交我。我想着梁晨好歹是護城軍的中尉,若是能和他打好關係,說不定能把護城軍給用起來。但我和梁晨真沒有其他來往,也沒到很好的關係啊。」

徐榮相信小兒子的話,但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

徐榮氣得破口大罵,「你真是個蠢貨,被人利用了,還不知道為什麼!現在梁晨死在我們家裏,明顯是要讓我們和裴家對上,許家和林家的下場你們都看到了,倒不是我現在有多怕裴闕,而是我們根基尚淺啊!」

徐志傑怕得說不出話來,徐志鈞卻不這麼認為,「可裴闕站在李興那邊,李興的野心誰都知道,咱們遲早要和裴闕對上,倒不如這會和裴闕攤牌。」

「攤牌?」徐榮看向大兒子,「你以為裴闕以前的風評是如何傳出來的嗎?徐家現在是起來了,可你也要知道,新皇的手中並沒有任何實權,成國公和裴闕的關係也不錯。你們啊,不要以為新皇有咱們徐家一半的血脈,但新皇還是姓李,和徐家還差著關係呢。」

徐榮自個兒平庸了大半輩子,總算是體驗到人上人的滋味后,一開始也翹尾巴過,但有許家的前車之鑒在,徐榮夜裏時常會驚出一身冷汗。故而吩咐幾個兒子,可以多結交權貴,但不要忘本。

嘆了一口氣,看到地上的梁晨,徐榮心裏就來氣,「梁晨是朝廷命官,他死了,是瞞不住的。志鈞你去找京兆尹來,我去找裴闕。志傑你就在家中好好反省,最好是想清楚誰在利用你,不然就算爹再疼你,也攔不住梁晨要帶你一起去地府作伴。」

聽到這話,徐志傑嚇癱了。他不過是想多拉攏一點人,好討父親歡心。庶子在府里處處受到掣肘,可如果有父親的疼愛,日子不會比嫡子差太多。可徐志傑沒想到,他會給徐家帶來那麼大的麻煩。

徐榮吩咐完后,就去了裴家。

等他到的時候,原以為裴家人會避而不見,不曾想管家笑盈盈地帶了他進去。

見到裴闕時,徐榮心中默默惋惜,若是他的兒子有一個能和裴闕一般厲害,他也不至於一把年紀還要思慮那麼多。

裴闕有想過徐榮會來找他,和徐榮打了聲招呼,裴闕就讓廳里伺候的人退了下去,「徐大人貴人多事,不知今兒登門拜訪,所為何事?」

徐榮不打算繞彎子,直接道,「裴大人知道梁晨這個人吧,他方才在我府上自刎了。」

「自刎?」裴闕被驚到了。

「對,就是自刎,當時老夫想不明白怎麼一回事,但後來明白了。」徐榮心裏不太痛快,但更不想被裴闕誤會後惹上麻煩,「今兒一早梁晨抓了順子,這個事和徐家一點關係都沒有,梁晨會到徐家,是受人指使,想要挑起我們兩家的矛盾。」

裴闕聽安芷提到裴鈺的時候,就猜到這個事可能還有裴鈺的手筆,但沒想到會是以梁晨自刎來開始。

「裴大人不信老夫的話?」徐榮看裴闕不變態,有些着急。

「不是不信,而是這個事有點離譜。」裴闕心裏是相信了的,徐榮沒必要和他撒謊,不然也不會親自上門解釋,畢竟徐榮現在的身份不一樣了,「實在讓人難以想明白啊。」

徐榮也想不明白,但他沒往裴鈺的方向去想,而是想到李興的人,「新皇登基后,不少人眼紅徐家,這個事老夫不說,你也能知道。徐家擋了別人的路,自然就會有人在暗中使絆子。至於拉上裴家,那是因為能和徐家對上的世家沒幾個,而裴家又是其中最為突出的一個。裴大人,不是老夫年紀大愛多想,但知人知面不知心,特別是站得越高的人,疑心病就越重。」

這會過來,算是徐榮和裴闕比較認真的對話。摘掉裴闕對徐家懷疑的同時,徐榮也希望裴闕能從李興的身邊離開。而且他的直覺里,覺得這個事,未必沒有李興的參與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6章 渾水

96.9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